一木禾 > 我能组合英雄联盟技能 > 第31章 前往帝都

  (接下里的一段话与正文无关,反正是免费章节,就写在这里了。
  邪恶小法的被动技能为【超凡邪力】,之前一直被我写成了【均衡】,作者在这里表示抱歉。有书友告诉了我,我还说就是叫【均衡】,羞愧ing……
  我查找技能的具体名称,是在TGP上看的,TGP上面邪恶小法师的技能叫【均衡(被动)】,我就照着抄了。
  再次抱歉,前文已经修改过了,如果有漏掉的地方,还望诸位见谅。接下来就是正文。)
  这一刻,王仙终于明白了《炼神》的真正用法,甚至王仙想起刚才那魂族人所说的几句话。
  ‘那个种族被众神联合毁灭了’。
  ‘众神绝对不会允许那个种族的传承出现’。
  通过这两句话,王仙得到了一些很重要的信息。
  众神之所以要毁灭那个种族,很大程度是与那个种族的传承有关,那个种族的传承是什么?
  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就是《炼神》和《囚神》两部功法了,至于是否还有其它的,暂时还不得而知。
  这两部功法的名字中都带有‘神’字,而且还都对‘神’不怎么友好,一个‘炼’,一个‘囚’。
  而如果说这个‘神’指的是神明的话,那么一切都将说的通了,一个可以囚禁神灵并且炼化神灵的传承,是众神绝对不允许的。
  任何的生命都不能够忍受随时有一个传承,一个种族威胁到自己,更别说那些高高在上,站在巅峰的神明了。
  总之,在没有绝对的自保实力之前,尽可能的不要让别人知道自己拥有《炼神》和《囚神》。
  但是,现在有一个很大问题,那就是无论《炼神》还是《囚神》,都有不少人知道。
  《炼神》是刘媛媛交给他的,刘媛媛还曾说过,有不少人修炼过《炼神》。《囚神》的在济城黑市的拍卖会上抢夺到的,虽然没有人知道是他抢夺的,但是也有不少人知道了《囚神》的存在。
  头疼啊!
  王仙揉了揉脑袋,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到有什么好的解决办法,唯一的一个办法就是杀人灭口,将所有知道《炼神》和《囚神》的人杀掉。
  问题是王仙不是一个杀人狂魔,根本做不到这么残忍,豪无人性的事情,而且《囚神》是谁交个拍卖行的他根本不知道。
  最重要的是,王仙根本无法对刘媛媛下的去狠手,更何况《炼神》还是刘媛媛的老师交给她的。
  上一世刘媛媛的老师只是个教授,但是王仙不信她这一世还是个普通的教授,要知道,《炼神》可是刘媛媛的老师从一个异族强者身上夺取的,鬼知道刘媛媛的老师会有多强。
  所以说,杀人灭口是绝对不现实的。
  唉!
  王仙轻叹了一口气,选择暂时性的遗忘这个问题。
  魂族人被炼化后,光点洒落在脑海之中,那些光点是魂族人的精神力,而现在那些精神力已经属于王仙了。
  心中一动,王仙出现在了一个光幕瞬间面前。
  姓名:王仙
  年龄:17
  性别:男
  境界:武者四级,念师二级
  力量:546598kg
  精神力:6352
  感知:315m
  资质:绝对废材
  技能:省略……
  组合技:【瞬斩】【不死之身(残)】
  法则:冰元素法则(之前写的是冰霜法则,以后都改为冰元素法则)
  至于后面的战斗力和评价,王仙懒得看了,他怕在被一顿吐槽。
  属性面板上唯一出现比较大变化的就是精神力了,原本王仙的精神力只有三位数,但是现在却一句突破了四位数,并且还比较接近五位数了。
  这个精神力具体的代表的什么概念,王仙还不是很清楚,但是单单从数字上,就可以看出,他现在的精神力是之前的八倍左右。也就是说,王仙念师的战斗力,足足增加了八倍左右。
  不过这只是通过数字看出来的,具体的还要等王仙实验后才能知道具体增强了多少。
  意识从新回归到外界,王仙看着别他劈成两半的陶宁,叹看一口气,然后挖了个坑,将他埋了,毕竟人死为大,而且一切都与陶宁无关。
  ……
  “你还知道回来啊?”
  王仙刚出现在酒店中,就被一只守候在大厅中的刘媛媛堵了个正着。
  “媛媛姐,你怎么在这里啊?”
  王仙脸上露出讨好的笑容,关于魂族人和陶宁的事情,他并没有打算告诉任何人,这件事情就让它烂在自己的肚子里好了。
  “哼,我什么在这里,还不因为你,所有的人都在等你啊,等你一个人,你脸咋这么大呢?”刘媛媛越说越气,然后王仙的耳朵就遭殃了。
  “疼!疼!疼!”
  王仙发出一阵鬼哭狼嚎的叫声,让酒店大厅中的人瞬间将目光都集中到了他和刘媛媛的身上。
  “臭小子!”
  刘媛媛骂了一句,松开了王仙的耳朵。
  “嘿嘿……”
  王仙十分不要脸的笑了一声。
  “别笑了,感赶紧走吧,南市的领导还等你呢。”
  “嗯。”
  ……
  面对着南市领导们又一番无聊的讲话和嘱托,王仙再次变昏昏欲睡,好不容易等到讲完了,正打算会房间休息,毕竟今天经历的事情太多了。
  一个人却突然找上了王仙。
  “渣男,我们再打一场。”
  王仙抬了下眼皮,看了一眼面前的红色身影,有气无力的说道:“没兴趣。”
  “你……”
  “你什么你?”
  “我……”
  “我什么我?”
  “……”
  一番奇怪的对话下来,南宫舞直接被王仙怼的说不出话来。
  “没事了吧?没事我就走了。”王仙问道。
  南宫舞瞪着双眼气呼呼的看着王仙,什么叫没事了吧?
  她敢继续说么?
  她怕继续说了,王仙又来一句‘什么什么什么什么’,她就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无耻的男人,一点作为男人的风度都没有。
  “我真走了?”
  或许是感觉此刻的南宫舞有些莫名的可爱,王仙再次朝着南宫舞说了一句。
  “滚!”南宫舞气道。
  王仙耸了耸肩,哼着不知名的曲调溜了。
  第二天一早,告别了王仙和刘媛媛还有一些师生踏上了前往帝都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