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能组合英雄联盟技能 > 第57章 苏家血誓

  老者捂着心脏,看着女人,露出一副痛心疾首的神情,语重心长的说道:“小羽啊,你要学会尊重老人家啊。”
  “苏老头,叫你一声苏老是给你面子,你还蹬鼻子上脸是吧?”
  女人瞪着一双美眸,一副你要再如此,我绝对会打得你怀疑人生的神情。
  “唉!亏你小时候我还抱过你,你是真的没有小时候可爱了。”老者仿佛没有将女人的话当回事,唉声叹道。
  女人懒得跟老者废话,右手浮现晶莹的光芒,朝着老者拍去。
  “咳咳,说正事!”老者看到女人真的动手了,轻咳一声,连忙说道。
  “哼!”
  女人冷哼一声,不过却也收起了即将拍在老者身上的手掌。
  一直装透明人的吴姓中年人,见老者和女人停止了‘胡闹’,立即开口说道:“苏老,姜会长,即使有着上面的警告,王仙的事情恐怖不是那么容易结束的。有些人明面上或许会顾及一下上面的警告,但是暗地里怕是会不择手段啊。”
  “不择手段,我就看看谁敢出手,只要他们敢伸手,我就将他们连根拔起,道族的计划已经提上日程了,这正是清算的最好时机。”女人身上爆发出强烈杀意,脸上也露出残酷的笑容,冷冷的说道。
  “行了,这里没有你要你杀的人,收收你的杀意。”老者感受到女人身上的杀意,皱起了眉头。
  这女人身上刚刚爆发的杀意实在太强烈了,让他都感觉到了不舒服。
  女人听到老者话,也意识到了此刻所在的地方,立即收起了自身杀意。
  “姜会长,王仙和他的家人都已经住进了天水别墅区,还请您多多照看一下他们的安全,毕竟有些人已经到穷途末路的境地,我怕他们会做出疯狂的事情。”吴姓中年人说道。
  “放心,王仙怎么说也是媛媛的学生,也算的上我的徒孙。况且他又是咱们夏国第一个得到神明传承的人,有我在,绝对不会让任何人伤到他。”
  女人的语气很平淡,但是其中的自信和自负老者和吴姓中年人都能感受到。
  至于吴姓中年人口中的那些穷途末路的人,女人也懒得问,这些人来多少,她杀多少。
  “有姜会长看着,我们自然能够放心。”吴姓中年人恭维的说道。
  “小吴啊,我发现你进入官方后,别的本事没怎么长,拍马屁的功夫到是见长啊。”
  “苏老,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我刚才完全是实话实说,有姜会长在,难道还有人能够威胁的到王仙么?”
  “你呀。”
  老者笑着摇了摇头,没有再说什么。
  “对了,苏老头,你们家苏沐的情况怎么样了?”女人看向老者,颇有些幸灾乐祸的问道。
  老者的脸顿时黑了下来,这个女人真的哪壶不开提哪壶。
  万校大比的时候,王仙将苏沐的衣服当众破坏,让苏沐近乎在全国人面前丢了人,他这个老头子没出手亲自拍死王仙的都是给这个女人面子了。
  现在好了,王仙成为了神明传承者,还是唯一的那一个。
  不仅有着这个女人护着,上面的人也要护着他,是真的没有人能够动那个混小子了,毕竟夏国迫切的需要一位神明来坐镇。
  那个混小子作为神明传承者,是最有可能成为神明的人,夏国几十年来的期盼终于要实现了,上面怎么可能容许有人去动那个混小子。
  想到神明传承者的身份,老者就一阵牙疼。想他们苏家拥有两大神明传承,可是到如今却仍然没有一个族人获得神明的传承,而最有可能获得神明传承的苏沐,还被那个混小子给‘糟蹋’了。
  哪怕是苏沐得到传承,日后成为了神明,恐怕今日的事情也会成为她永远抹不去的黑点。
  不过话说回来,苏沐这个小丫头怎么会和那些半血异族人混到一块去的,居然还瞒着家里人跑来参加这个万校大比。
  还有最令他这个老头子不解的一点就是,为什么苏沐会让王仙做出当众跪下,如此羞辱人的事情?
  “苏老头,你想什么呢?不会是受打击了吧?”女人见老者一直不说话,开口问道。
  老者回过神来,看着女人脸上依然挂着幸灾乐祸的神情,端起一杯茶水,面如表情的说道:“小羽啊,你应该知道我苏家女子的血誓吧?”
  “苏老头,你别告诉我苏沐那丫头发了血誓?”
  女人的脸色终于变了,她与姜家的关系莫逆,对于苏家女子的血誓自然早就有所耳闻。
  “很不幸的告诉你,苏沐那丫头的确立发了血誓,血誓的目标的就是王仙。”
  老者的脸上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神情。
  “苏老头,都这个时候了,你还幸灾乐祸,你难道忘记你们苏家女子血誓的后果么?”
  女人不敢置信的看着老者,她甚至都有种老者是不是疯了的念头。
  “我苏家女子血誓的后果我怎么可能忘记?一旦立下血誓,起誓者与目标就会不死不休,直到一方死亡,血誓才会解除。而如果三年内血誓的目标没有死亡,起誓者就会堕入轮回,永世不得超生。”
  “既然你知道,还有心情幸灾乐祸?难道你们苏家打算派出老一辈出手,或者你亲自出手杀掉王仙?”
  “小羽啊,你的实力虽然比老头子强,可是性子太不稳了。”老者没有回答女人的问题,反而对着女人说教起来。
  “苏老头,王仙绝对不能死!”女人没有理会老者对他的说教,果断的说道。
  “难道我家苏沐就该死?”老者的脸也冷了下来。
  “不对!”
  女人像是突然想明白了什么,立即瞪向老者,有些气愤的说道:“苏老头,你苏家女子的血誓绝对除了目标死亡外,还有别的方法解除对不对?不然你刚才不会是那种表情。”
  “哈哈哈……你还不算太笨啊!”老者笑道。
  也不等女人发怒,老者立即说道:“我苏家女子的血誓的确有别的方法解决,这个血誓是我苏家先祖苏妲己创下的,你可知道先祖是因为谁才创下了这个血誓的么?”
  “谁?”
  女人顿时好奇起来。
  “帝辛!”
  一个让女人怎么都没有想到的名字从老者的口中说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