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戏精厨娘:摄政王爷追妻忙 > 第011章 凤寰宫的勾当

  “舒桐霄死了。”太后起身道。
  景元晖有些茫然,“这个我知道,可她跟咱们有什么关系?”
  “莫非……”景元晖恍然大悟道,“莫非她也是咱们的人?”
  太后点点头,然后闭上了眼,深深地吐了口气。
  “秦丝月死了,舒桐霄也死了,死的都是咱们的人,这景元昭可真不是省油的。”景元晖猛的拍了一下桌子,“咱们上了他的当了,本以为是只猫,却不想是只老虎!”
  “还有景风逆!”太后气得手都在抖,“哀家小瞧了他们俩,本以为翻不了什么浪,却不想差点被淹死了!”
  “景或怎么了?”景元晖有些疑惑,“他不就是装病,然后不想去抄家吗?无非就是枪打出头鸟,我是嫡出正统,不怕这个!”
  “蠢货!他哪里是装病,他是真病了!”太后恨铁不成钢。
  景元晖一脸茫然,又听太后道:“昨晚他去张池家找证据去了,偏偏被他找到了,所以才受了伤。”
  景元晖张着嘴,“这么说,舒桐霄是被赐死的?”
  “她活该,谁让她自作主张害死了秦丝月,还搭上了一个张池!”太后气得胸口痛,还不忘补充一句,“都是蠢货。”
  “景或这是公然和我们做对了?”景元晖咬了咬牙,“他果然不是善茬。”
  “哀家在皇帝和太医院安插的眼线,就被皇帝一下子全都拔除,一箭三雕,够厉害的。”太后越想越恼,“这舒桐霄吃醋也不知道个轻重,就信了皇帝的挑拨,就……真是气死哀家了!”
  “她也不知道秦丝月是自己人呀。”景元晖叹了口气,“只能说她行事鲁莽了些。”
  “皇上驾到!”
  母子俩正气愤着,忽然听见外面太监这声高喊。
  景元晖极不情愿地跪在地上,把脸别向一边,“臣见过皇上。”
  太后却正襟危坐,视景元昭不存在,景元昭却笑着扶起景元晖,“大哥不必多礼,我们是兄弟,最是亲厚,不必在意这些虚礼。”
  “我不做这些虚礼,万一你哪天借着这个由头杀了我,拿我岂不是亏得很。”
  景元晖笑着看向景元昭。
  景元昭勾唇一笑,薄唇轻启道:“大哥言重了。”
  说完,便又给太后跪下,徐太后连眼皮都懒得抬,“皇上日理万机,哀家可受不起这么一拜,当心折了寿。”
  程子骞上前连忙搀起景元昭,“那母后就歇着,朕还有事,先回去了。”
  “恭送皇上。”
  景元昭一甩手,便离开了徐太后的凤寰宫。
  出了凤寰宫,没走几步便到了颐华宫前,迎面而来的便是皇叔景或。
  景或,字风逆,是先帝景戈的十一弟。景戈死前封他为摄政王,辅佐景元昭登基称帝,管理朝政。当时他不过十八岁,如今已有三年了。
  “臣见过皇上。”
  “皇叔快快请起。”景元昭快速上前扶起景或,“皇叔这是来看望太妃娘娘的吗?身上还有伤,为何不在家歇着?”
  “我不来母妃才担心呢。”景或小声告诉景元昭,又瞧着景元昭出来的方向,便问道,“皇上又来请安了?肯定没给你好脸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