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请叫我九叔 > 第七章:教堂钟声

  距离酒泉镇不远的一片小树林中。
  一个板寸男子摇着铃铛,在他身后,有着一群排列好队形,穿着清朝官服的‘怪人’。
  “天灵灵,地灵灵,湘西赶尸,生人回避!”
  男子一边以特殊的语调念叨着,一边摇着铃铛的同时,另一只手又不时的从肩上的布兜中,掏出来大把的冥钱撒着,每次一撒就是一大把,也不知道他这布兜怎么会有这么多的冥钱。
  随着男子每次摇着铃铛前进,紧跟在他身后的那些清朝官服的‘怪人’便会蹦跳着前进。
  在这夜色的渲染下,让这小树林显得有些阴森,特别是这诡异的一幕,若是让人见了,只怕都要吓尿。
  …………
  次日,清晨。
  随着天色大放光明,林久也自床上睁开双眼,生物钟却是无比的准确。
  “嗯~~”
  坐起身来,林久大大的伸了个懒腰,让身上的骨头‘啪啪’作响。
  舒坦!
  旋即,他一边下床穿着衣服,一边随口喊道:“秋生,别睡了,赶紧起床了。”
  “嗯?”
  无人回应,让林久皱了皱眉头,转而抬头朝着后侧的上铺位子看去,那是秋生睡觉的地方,此时却已经是空无一人。
  “人呢?昨天才说知道错了,今天一早就跑的不见人影了?”
  这般想着,他又走到文才住着的房间门口,一撩门帘,里面也是没人。
  林久的脸有些黑了:“这两个小兔崽子,睡了一觉后就把昨天说的话忘了?”
  “师傅,师傅!”
  恰在这时,一个风风火火的身影闯了进来,林久定睛一看,正是秋生,此时额头还带着微微的汗渍。
  “你这一大早干什么去了?”
  林久不动神色的问道,但若是秋生一个回答不好,他保管对方能吃‘板栗’吃得满头包。
  “师傅,我和文才刚才练功去了。”
  秋生抹了把额头的汗渍,笑着说道,显得无比诚恳。
  “练功去了?居然变得这么勤快,看来昨天的事情确实让这两个臭小子记到心里去了。”
  林久面色缓和不少,看的出来秋生脸上的真诚,不是以前那种贪玩之后编造出来的瞎话。
  转而,他又问道:“对了,既然文才和你一起去练功,怎么就你一个回来了?”
  “哦是这样。”
  秋生一拍额头,连忙道:“师傅,我让文才先在茶楼订好了早膳,然后我回来叫您。”
  “你们定早膳?”
  林久面上闪过一丝疑惑,平日都是自己带着这俩货去茶楼,他们哪里来的钱?
  昨天自赵太公那里得到抓鬼的一百块,不是已经上交了么?
  对于林久的想法,秋生自然不知道,抓了抓脑袋道:“是啊师傅,以前你老人给的工钱,文才存下不少,这不是今天想要尽点孝心嘛。”
  他没好意思说,是因为昨天的事情将两人吓得不轻,一晚上都没睡好,是以今天一清早,二人出去晨练的时候,就商量好给林久孝敬孝敬,不然这心里总是有些忐忑不安。
  毕竟吃人嘴软嘛,而且只要今后自己和文才多努力修炼,不再那么贪玩,料想以后师傅也不会再和昨晚一般,要将自己二人驱逐门下了。
  “哦,这样啊,我知道了。”
  听罢,林久点点头,旋即吩咐道:“那你先过去吧,我洗漱后就过来。”
  “好的师傅。”
  见林久应下,秋生欣然点头,脸上笑的跟朵菊花似的,走前还不忘提醒一句,让林久快点过去,以免膳食冷掉了。
  在秋生走后,林久开始倒水洗漱,但就在这时,他突然一拍脑袋:“差点忘记了,今天还没去三煞位。”
  念及于此,林久草草结束洗漱,这要是时间晚了,他这泡老年童子尿可就没多大用处了。
  咚!
  咚!
  咚!!
  就在这时,声声钟鸣传来。
  “钟声?这是教堂的钟声……坏了!”
  林久微微一愣后,转而面色大变,连盆中的洗脸水都未来得及倒掉,便疾步出门,朝着教堂方向走去。
  他都差点忘记了,教堂重开的事情可就是在今天。
  得益于和后世的灵魂相融,现在的他可是大略的知道,这酒泉镇的教堂之中,可是封印着一具中西结合,两开花的僵尸!
  教堂若是一开,三煞位被人气一冲,僵尸感受到了人气,到时候,灾祸可就来了,而根据脑海中的大体剧情记忆,事情也确实是如此。
  疾步穿行在街道之上,林久脸上没有丝毫表情,心思完全沉浸在等会儿抵达教堂后,该如何和那打开教堂的吴神父说清僵尸的事情。
  毕竟在原本的剧情之中,两人的沟通可是牛头不对马嘴,他更是都险些和对方大打出手了。
  “教堂重开喽,教堂重开喽!”
  这时,一个小男孩一边欢呼着,一边蹦蹦跳跳的从林久身旁跑过。
  “啊~~”
  突然,这小男孩脚下一软,脚尖绊了下地面的青石板缝隙,身子直接腾空,这下场已经可以预料了,怕是要在地上摔个鼻青脸肿。
  “唉,小心!”
  林久眼神一凝,脚下在地面一踩,身子已经是纵身而出,旋即手臂一展,已经是将小男孩接住。
  “没事吧?”
  蹲下身子,将小男孩安稳放在地上,林久先是关切的问了句,旋即皱了皱眉道:
  “这天气变冷了,人体本就不够灵活,而且这大街上的行人也多,你还乱跑,不怕摔出毛病啊,下次注意点!”
  “我没事九爷爷,谢谢你救了我。”
  小男孩乖巧的点头,心中也是后怕不已,这要是摔在地上,不小心将衣服弄破了,回家后还不被老娘把屁股抽肿啊?!
  “九爷爷?”
  林久嘴角微微一抽,他才不到四十啊混蛋。
  不过这倒还好,是个小孩子这么称呼自己,这要是换成一个六十七岁的老头子这般称呼自己,那……
  想着,他不由打了个激灵。
  “以后叫我九叔。”
  对小男孩叮嘱一声之后,林久这才站起身来,继续朝着教堂方向走去。
  “九叔,你这功夫还是厉害啊。”
  “是啊是啊,小东子刚才差点摔了个鼻青脸肿,幸好被你接住了。”
  街上,有不少人看见了方才林久接住那个小孩子的一幕,纷纷出言赞叹。
  对此,林久也只能是含糊应对,不作停留,毕竟现在他急着赶去教堂。
  “九叔,又去教堂方便啊?”
  又是一个挑着担子的大婶,凑到林久身边笑道:“不过啊,现在这教堂重开了,你得换个地方啦。”
  “哈哈,是啊是啊。”
  “九叔得换个地方了。”
  “走走走,咱们也过去看看热闹,听说会发东西诶。”
  “我尿在哪里干你什么事,一大把年纪也不害臊。这群人也真的是闲得慌,还凑热闹,凑个什么热闹,也不怕僵尸出现!”
  林久脸色有些黑,随便应付两句之后,便大步朝着街道尽头处的教堂走去。
  街上蜂拥而去的人太多,不大一会便挤在了一起,这不得不让林久运出游龙步法,穿行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