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请叫我九叔 > 第五十一章:师傅……再见了!

  见得林久这般模样,那西方人面孔的修士心中更是悲痛,如果不是自己等人拖了后腿,说不得秋生就能独自逃走了。
  这般想着,他眼中不由流下了滚烫的泪水,而且连自己都这般难受了,可想而知九叔这个做师傅的又是何等的悲痛欲绝啊。
  于是,他连忙宽慰道:
  “九叔,九叔你撑住啊。”
  闻声,林久被惊醒了,他不由看了一眼眼中带泪的修士,断言道:
  “不对,事情不对,秋生应该还没出事。”
  按照这修士的讲述,秋生是为他们阻断后路,独自面对僵尸,也就是说,这些人并没有看到秋生的最后下场如何,是不是死在了僵尸的嘴下。
  再一个,他刚才心血来潮的悸动并不是太大,更像是一种警示,提醒他前路有危险,或是有亲近的人遭受到了危险。
  “啊?”
  闻言,低头抹着眼泪的修士面色却是一怔。
  转而看了看林久后,他嘴巴一咧,险些痛哭出声。
  九叔,九叔一定是太过悲痛,所以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
  在西方,曾有人因妻女丧生而放声大笑,他不是不伤心,而是伤心过度,这是一种病症,被叫做那啥……啥来着?
  “这货干吗一副想哭又哭不出来的便秘样子?”
  这边,林久略微奇怪的看了那修士一眼,不过他也没多想,现在可不是能多耽误时间的时候。
  秋生遇险,安妮亦不见踪影,可都等着他呢。
  于是,只见他对修士问道:“你们和秋生最后分别的位置在哪里?”
  “就在镇子中心的街道上,距离米铺不远的位置。”
  闻言,修士也没觉得奇怪,老老实实的回答着。
  或许,这是九叔想要去为秋生收敛尸体,见他最后一面吧。
  一想到这里,他就觉得心中难受……嗷嗷,实在是太让人难受了!
  如果自己学习了些驱魔的本事,或许刚才就能和秋生一道儿并肩作战,甚至能将其活着带回来吧?
  “好,我知道了。”
  得到自己想要的位置后,林久对修士们吩咐道:
  “你们现在赶紧去教堂吧,记着不要单独行动。”
  “是,九叔,我们一定不会单独行动。”
  修士这句话还没说话,林久已是早早穿过几人,朝着镇中心的位置跑去,心中默念着:
  “秋生,等我!”
  他却是不知道,在他身后,那西方人面孔的修士,却目光灼灼的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在心中赞美、钦佩他的时候,还做了一个改变了自身一生的决定:
  “九叔真是高人,面对魔鬼丝毫不惧,还独身前往,对待镇上的居民和徒弟也是慈爱,这才是神爱世人的大善啊!
  等这次传教事情之后,我就和神父告知一声,回到梵蒂冈清修,我要学习驱魔的手段,我也要向九叔学习,我相信,我莫林必会成为最杰出的驱魔人!”
  他发下了大宏愿,于是,日后在西方的世界,出现了一个大名鼎鼎的驱魔人,人称:莫林神父!
  而在多年以后,更有一位导演将他的生平驱魔经历,给拍成了名为《驱魔人》的电影。
  当然,此为后话,暂且不提。
  却说在让莫林等修士们逃走,直冲女僵尸而去秋生……
  “杀!”
  他带着无比决绝的眼神,手持断裂的剑身,直刺女僵尸的胸口!
  然而……
  他去的快,回来的却更快!
  只见那本僵直身子杀来的女僵尸突然一顿,双手竟是直接弯曲,抓住了秋生持着桃木剑的手臂,而后朝一旁的房屋墙壁猛然甩出!
  嘭!
  秋生整个身子直接横飞而出,撞在墙壁之上,微微一顿之后,这才贴墙坠地而坐。
  女僵尸这一击,堪称打人如挂画!
  “呃呃~~”
  剧烈的疼痛袭来,让秋生发出呻吟,浑身都如同要散架了一般,脑中亦是被震荡的发昏,这让他紧抓着桃木剑的手不由一软。
  啪嗒!
  桃木剑坠地了。
  “怎么会,它不是僵尸么,怎么还能弯曲手臂?”
  秋生混沌的脑子中,此际泛出各种念头:
  “不对,之前那赵三变成僵尸后,身子好像一直就和常人无异,这就是师傅说过的“特殊性”?
  可赵三和他婆娘是怎么变成的僵尸?是被那只咬了大卫那个龟孙子的僵尸咬的?卧槽……为什么我现在要想这些东西?”
  “吼!”
  这时,女僵尸已是咆哮杀来,它可不管秋生脑中冒没冒出乱七八糟的念头。
  近身,弯腰,带着森然冷光,宛如利剑一般的五指长甲直插秋生面门,一气呵成!
  呼!
  冰冷的指风,带着无边的杀机而来,这让秋生混沌的大脑瞬间一清,各种奇怪的念头瞬间退散。
  但无奈的是,他身体受到剧烈的撞击,强烈的疼痛让他此刻根本就用不上气力,无法躲避啊。
  嗤!
  冰冷如同利器的指甲,自秋生的头侧穿插而过,最后……插入了青石砖所铺的地面之中。
  在最后关头,秋生极力的偏转脑袋,躲过了女僵尸那致命的一击。
  “呼呼~~”
  秋生嘴中传来剧烈喘息两声,身体深处似乎再度涌出了一股新力,让他勉力的将身子挪了开来,并且连忙抓起一旁地面的桃木剑。
  此际,他就这般靠坐在墙壁旁,手里死死的捏住桃木剑,看着弯着腰身,右手指甲因插在地砖中而背对着自己的女僵尸。
  “好险!”
  大量的冷汗自他的脸颊流下,心中更是后怕不已,差点,就差一点,他就可以去见“干爹”了。
  “吼!”
  见攻击落空,女僵尸发出愤怒的咆哮,旋即,它就要自地砖中抽出右手,好再对秋生发动攻击,将这森长的指甲插入对方的身体之中。
  咔咔!
  然而,它这一抽手,竟然没有立马抽动。
  若是拉近一看,能很明显的发现,此时它的指甲已是完全没入了地砖之中,插得太深了、太紧了,难怪抽不出来。
  看着背对自己,在晃动着身子的女僵尸,秋生眼前大亮:
  “好机会!”
  旋即,便见他就要拿剑而起,欲直直刺入女僵尸的身子之中。
  然而,想法是好的,但身体不允许啊。
  “呃……咳咳……”
  他刚一动身子,便又直接倒靠而回,只觉得身体各处是阵阵疼痛。
  “嘶~~”
  也正是这一缓,他突然发现自己的左侧头皮有些痛,伸手一摸。
  一茬乌黑发亮的发丝,此时就这般静静的待在他的掌心之中。
  “这是……被它那一插给插断的……还好,还好没有伤口和血迹。”
  虽然秃了一块头发,但秋生的心中只有庆幸,如若不然,哪怕只是被那女僵尸的指甲划伤了,他也是会中尸毒,最后变成僵尸的。
  这些,师傅以前可是都说过的。
  “师傅……?”
  一想到这里,秋生心中便是一苦:“师傅啊师傅,你这次倒是和以前一样及时赶来啊。”
  “吼!!”
  就在这时,只听一声愤怒的咆哮,便见那女僵尸竟是猛然一抬手臂,地面青砖“咔咔”的发出碎裂之声。
  它,拿出来了。
  “这下,是真的完了。”
  见状,秋生面若死灰。
  “赫赫……”
  僵尸,此际却已是再度看向他了,面目森然,满是暴虐杀机!
  没有任何犹豫的那种,女僵尸的五指直刺他的胸口!
  “师傅……再见了。”
  感受着这离自己胸口越来越近的指甲,秋生目光似乎变得无比平静,他嘴中在轻轻念叨着:
  “我走了,不要难过。文才,以后也没人欺负你了……记得……照顾好师傅!”
  “死!”
  下一瞬,他调动起来全身所有能动用的力气,左手一撑身后墙壁,主动以胸口迎上了女僵尸的爪子。
  而后,他左手更是一把抓住了女僵尸冰凉的胳膊,他是在将对方的身子朝着自己怀里拉。
  主动求死?
  是,也不是!
  只见他右手之上,那持着的半截桃木剑的断刃,已是早早对向女僵尸的胸前!
  嗤!!
  下一瞬,有利器穿过身子的声音响起。
  咚!
  同时,女僵尸入怀,让秋生的身子不由自主的再度靠向身后的墙壁,撞得一阵闷响。
  但秋生的面容,却没有丝毫的变化,就如同没有感受到疼痛一般。
  他靠在墙壁之上,左手还死死的拉着女僵尸的胳膊,但脸上却没有丝毫表情,眼珠子亦是没有丝毫转动,就这般毫无波动直视前方。
  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