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请叫我九叔 > 第二十三章:对质

  “师傅对不起,都是我昨天太心急了,没能收拾干净。”
  出了茶楼,秋生立马就凑到林久身前低声认错。
  “与你无关。”
  林久摇了摇头,正要再对秋生说些什么的这时,边上有街坊邻居和他问好:
  “九叔,早啊。”
  “诶,早。”
  他一边笑着点头,一边对秋生道:“行了,有什么事情回去再说,这里人多眼杂。”
  事情确实不能怪秋生,主要他判断错误了,本以为在有所准备之下,能够轻轻松松除掉那只被封印的僵尸的。
  结果是那只特殊的跳僵着实难杀,闹出的动静也有些大,而这也导致教堂修士们的赶来。
  这一时间下,在那乌漆嘛黑的小屋中,哪里是那么容易收拾干净,那些早不知道掉到哪里去了的除僵物件?
  “诶让让,麻烦大家让一让啊。”
  “不好意思啊,各位乡亲父老,还请麻烦大家让让路。”
  这时,有一群人正自教堂方向走出,来到街道上。
  为首的是一个西装革履,头发噌亮的‘仪表堂堂’的公子哥,他身边还有不少‘秃头’,老的少的都有。
  “诶诶,别挤啊,看着点路啊。”
  “就是,赶着投胎……呃,镇长?”
  “镇长?吴神父?你们……这是做什么啊?”
  在街上的人们嘈杂的声音之下,那个‘仪表堂堂’公子哥,突然止住前进的脚步,举起双手虚压而下,并对着周边的行人道:
  “各位,我大卫先在这里给大家赔个不是了,叨扰了大家,实在不好意思。”
  说完后,他放下双手,旋即神色肃穆的高声道:
  “事情是这样的,昨天晚上,教堂里面起火了,而且里面还出现了一具尸体,我大卫呢,有幸得到神父的信赖,帮助调查此事……
  所幸我在国外留学的时候和朋友学过推理,自问还是有些小本事的,根据案发现场遗留的一些东西,我们简单的推断出来,这是有人蓄意所为。”
  “蓄意?这么说是有人放火?”
  “不会吧,在教堂放火?”
  “蓄意放火,那人为什么要这么做啊?”
  “神父你们是不是已经查出来是谁了?”
  “……”
  一时间,周围围观的行人议论纷纷。
  “呵呵,接下来,好戏要开始了。”
  见状,大卫心中阴阴一笑,满意极了。
  他带着众人出来后,为什么一拥而往,再又在大街上停步不前?他就是为了故意鼓噪这些镇上的居民。
  而后,只见他高声道:
  “各位各位,稍安勿躁,请听我说!
  虽然我们尚且还不得知,这人放火烧教堂到底是有着什么样的目的,也不能完全的推测出这人是谁,但是……”
  说到这里,大卫故意顿了顿,此时周边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围了过来,都是眼巴巴的看着他,等着听他下面话,看是有多么的惊人。
  毕竟这个时代可没有足够的娱乐性,能看热闹已经是极为难得的事情了,更别说这烧教堂的事情还是发生在他们身边了。
  “但是什么你倒是说啊!”
  “说啊,你停顿个什么劲啊?”
  “是啊大卫,你是镇长的儿子,还怕被人报复不成?”
  得益于众人的热情,大卫心中满意极了,见火候差不多,他语出惊人的道:
  “但是经过我们的收获的证据,已经能够足够的推断出来,这件事情有极大的可能和九叔有关!”
  “什么?大卫你疯了吧?”
  “和九叔有关,九叔去烧教堂?”
  “放你的狗屁,九叔为人良善,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情?”
  “大卫,你这还推理呢,简直就是一派胡言,我看你这去国外留学怕不是只学了些糊弄人的玩意儿!”
  顿时,人群一片哗然,特别是那些在往日受到过林久帮助的人,更是对大卫极为不满。
  “林久这王八蛋的威望居然这么高?”
  虽然心中有所准备,但见这么多人不满,大卫心中还是有些吃惊。
  不过他也不慌,高声道:
  “各位,我也不愿意相信,这在教堂放火的事情是九叔做的,但是就怕有人故意陷害九叔,损害九叔的名誉啊!
  毕竟我们找到的证据,和九叔的关联实在太大了,都是些墨斗、铜镜、木剑……这令人不得不怀疑啊。
  所以,这也是我们要去找九叔对质的原因,就是不想九叔被陷害,放跑了坏人!”
  “木剑、墨斗这些东西,还真是九叔那边比较多,这……”
  “多怎么了,大卫不是说了吗,这是有人在陷害九叔,我们绝对不能放走一个坏人!”
  “我们要去对质,我们要支持大卫!”
  “大卫说的对,我们要还九叔的清白!”
  此时,人们附和的点似乎慢慢变得奇怪了起来,从不满大卫说放火的是林久,变成了现在认可了大卫找证据,还林久清白了。
  随着这动静闹出的不小,有更多的人都跑了过去围观。
  在不远处的一处街道上,林久正带着秋生和文才朝着家里走去,却亦是感受到了这围观的动静。
  没办法,时不时的有人自身边经过,然后围到了大卫那边看戏,林久是想不注意到都难。
  “师傅,那边是怎么了?”
  秋生亦是疑惑的发问。
  “你问我,我问谁啊?”
  林久没好气的道,三人一直在一起,那边发生了什么,他怎么知道?真当他这个做师傅的是万能的了?
  “嘿嘿,习惯了习惯了。”
  闻言,秋生讪笑着道:“这不也说明了,我们都打心眼里觉得师傅你神通广大嘛。”
  说着,他随手拍了拍落在自己身后位置的文才:“你说是不是啊?”
  “是啊是啊。”
  一直当小透明的文才见自己被翻牌,连忙点头附议。
  “油嘴滑舌。”
  林久瞪了秋生一眼,但他的嘴角却是下意识的勾了起来。
  “嘿嘿……”
  闻言,秋生只是憨笑,也不说话。
  “马屁精。”
  文才龇牙了嘴的看着秋生的背影,转而却又有些垂头丧气了:
  “难怪师傅昨天会带你去享受‘坐莲’和‘奔月’了,我都只是听人说过,从来没实验过呢……”
  “诶等等。”
  这时,有人从人群那边跑了过来,林久连忙将对方拉住问道:“我见你从人群那里过来,那边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啊?”
  “哎呀,九叔是你啊,我正准备去你家找你呢。”
  那人一见是林久,连忙道:
  “九叔你是不知道啊,那边被围着的是教堂的修士,还有镇上的乡绅和镇长他们,大卫那个瘪犊子说教堂的火是九叔你放的,要找你对质呢!”
  “你说什么?!”
  秋生面色一变,上前来一把抓住那人的胳膊:“你说大卫要找我师傅对质?”
  “是啊是啊。”
  那人点头道:
  “因为他说在教堂里面找到了证据,有什么墨斗、铜镜和木剑,所以觉得九叔有很大的嫌疑,但是也有可能是有人陷害九叔,所以才告诉大家要来对质。”
  “木剑?”
  林久眼中闪过一丝错愕,他记得是用桃木剑贯穿了僵尸的头颅的啊,怎么还会留存下来,而没有被火焰吞噬殆尽?
  “师傅……”
  秋生面上有些担忧的看向林久。
  “没事!”
  回过神来,林久对秋生摇了摇头,此时再看向人群那边时,眼睛已经是微微眯起了:
  “这个小王八犊子,是真的在作死啊,居然还煽动起了镇上的街坊们。”
  “九叔啊,你可得小心点啊,我看大卫那个样子,明显是来者不善啊。”
  在林久身边的那人又开口道:
  “九叔你的为人我们是都知道的,平日里可没少帮助我们,怎么可能做这种事情?
  我看啊,就是因为你之前阻止过重开教堂,大卫他为了讨好那吴神父,所以才故意针对你!”
  “好的,我知道,这次真的是麻烦你来告诉我了。”
  林久对那人点了点头:“你忙你的吧,也别和我在一起,免得受到不必要的牵连。”
  “那行,九叔你既然知道了,那我就不打扰你了。”
  这人很从心,点点头就先撤了,毕竟是四十来岁的人了,上有老下有小,也看的清局势,不似某个化名小财神的小年轻,头都被打破了还要逞能。
  “师傅,怎么办?”
  秋生看着林久,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这除僵明明是在做好事,结果却是被人当做是放火,是想要烧掉教堂。
  明明他自己多顾虑一点,是可以不留下墨斗这些东西的,结果他偏偏就没收拾,害了师傅了。
  其实秋生这也是想多了,就算这些东西他都收拾了,木剑还在,大卫也会找到理由扯到林久身上的。
  甚至哪怕这次的事情就这般过去了,对林久已有恨意在心的大卫,以后难道就不会找林久的麻烦吗?
  “我们过去!”
  淡淡的说了句后,林久带着一副令人捉摸不透的表情,朝着围观的人群方向而去。
  而就在他刚过去之时,自围观的人群中传出了这么一句话:
  “九叔以前就阻止过教堂重开,说不定,这火还真有可能是九叔放的也不一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