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请叫我九叔 > 第六十六章:你是……林凤娇?

  恶风袭来,伴随僵尸无尽的杀机:
  “死!”
  寒光四溢的利爪直取林久的头颅。
  “九叔!”
  安妮大惊失色。
  “师傅,小心!”
  秋生睚眦欲裂,他疯狂的朝着这边奔来,似是要阻止僵尸这突然的袭击。
  但无奈,之前怕被八卦咒误伤,他离的太远了,根本就赶不过去!
  而本要撤走的僵尸突然回身袭击,速度又是极快,更是出乎了众人的意料。
  对此,林久面色亦是猛地一变,只是他此际已是强弩之末,法力早已消耗一空,根本就来不及反应。
  而利爪,却是越来越近!似是下一个瞬间,便能将林久的头颅给撕裂成渣!
  但是……
  呼!
  利爪竟是死死的停在了林久的头皮之上,它不动了?!
  想象之中的疼痛并未袭来,林久身上瞬间冒出大量的冷汗,他下意识的就要后撤。
  但在这时,一个极为干涩的声音传来:
  “杀……了我!”
  “这个声音……”
  林久猛然抬头。
  一个面色惨白,眼窝深陷的僵尸脸印入他的眼底,看起来似乎还是僵尸无疑。
  但是林久能发现,对方瞳孔之中的暴戾已是消弭不见,就连那红芒亦是若隐若现,露出一抹极为熟悉的神彩,那是人性!
  “快……杀了我,我快坚持……不住了!”
  僵尸的身子在剧烈的抖动,它弯着腰身,利爪还停留在林久的脑袋之上,却说着与它动作完全不相符的话。
  “两个意识……你没彻底死去!”
  林久心中一阵激荡,连忙撑地而起。
  “吼……”
  就在这时,它又在发出愤怒的嘶吼,眼中红光猛然一涨。
  “给我……滚!”
  但在下一瞬,这股涨起来的红光又被死死的压了回去:
  “我可是……叶寻道啊!!”
  旋即,他将目光死死的盯向林久:
  “还不快动手!弱点是……吼!”
  话未说完,他眼中红光再度涌出,且比之前更甚!
  “赶到了!”
  这时,秋生已是自后方飞速奔来,他嘴中大喊:“师傅我来救你了……僵尸,给我去死!”
  旋即,只见他脚下速度丝毫不减,在地面重重一踏,便直接跃在半空,对着僵在原地不动的僵尸便是飞踢而去!
  砰!
  秋生自半空重重的砸落在地,嘴中发出痛哼的同时,他不解的看向身后的林久:
  “师傅,你这是做什么?为什么突然把我拉下来?”
  “滚!别多事,他也是你能打的?!”
  林久头也不回的呵斥一声,旋即面色复杂的走到僵尸的跟前。
  “啊?”
  身后,秋生满脸懵逼。
  “你到底是怎么变成这样的……寻道师兄……”
  林久心中五味杂陈,这可是叶寻道啊!
  叶寻道何许人也?
  此生能让他自内心发出敬佩之意的人,只有两个,除了师傅一叶真人之外,也就只有面前这个已经变作僵尸的叶寻道了!
  若说林久是天才,傲绝茅山同辈弟子。
  那么叶寻道便是绝世天骄,谪仙临世……等等等,再多的赞誉,都能加在此人身上,而不会显得德不配位。
  此人,是龙虎山“小天师”!
  龙虎山天师道,张道陵所留的千年传承,不似茅山和武当,他们更像是一家之传,“小天师”之称,从来都只是张姓的嫡系天骄能得的尊称!
  但是叶寻道作为外姓,却能自龙虎山天师道之中被称为“小天师”,无人有意见,便可见其一身风骨和资质了!
  就连他的师傅一叶真人对之也是赞不绝口。
  后来,却也不知龙虎山是付出了什么代价,竟是让茅山高层同意他进入了茅山藏经阁,除了茅山经法不可观之外,其它的随意。
  然后,他就在茅山待了一年。
  当时,林久就是负责给他送饭菜的人,而他也指点过林久修行。
  后来下山之际,叶寻道还专门告诉他,说茅山有一门秘术,练到高深之时,堪称神通!让林久以后可以去学学看!
  虽然此法残缺了,但等他道成之后,只要林久来寻,他会帮他将此法补全。
  他说的就是【上清五雷咒】!
  “嗬……死!”
  僵尸眼中红光彻底的压制下了方才的那抹人性,它猛然一把朝着林久的身躯抓去。
  它要彻底撕碎面前之人的身躯,以那浓郁的红色液体淋浴自身,彻底的压死脑海之中与自己争夺的那抹意识!
  这具身体,只能是属于自己的!属于生来为王的寂夜!
  然而,在下一刻,极致的愤怒之声响彻而起:
  “尔敢!”
  声音,还是来自于它的嘴中,它身体的动作也顿时一僵,再无法抓向林久。
  “师傅!”
  秋生大惊,他有些看不懂这僵尸是个什么情况了,怎么像个神经病似的?
  “呼!”
  林久恍若未闻,缓缓吐气,他手中开始掐诀了。
  这短短时间过去,他体内消耗一空的法力,已是缓缓恢复了些,数量虽不多,但够用了!
  点点清光自他指尖随着起舞,带起朦胧之感。
  “镇魂术——镇!”
  而后,他剑指猛然点在了僵尸的额头上,嘴中同时凝喝出声:
  “叶寻道(回音)!”
  嗡!
  瞬间,只见一股莫名的波动扩散,僵尸身子僵在原地不再挣扎,眼中红光再不见分毫。
  那抹充满人性的神色再度出现在它的眼中,且占据了全部。
  而后,它愣愣的看着面前的林久,当目光略过他的一字眉时,眼中似是闪过一丝恍悟:
  “你是……林凤娇?”
  它的声音再无之前的撕裂,如似恢复了正常一般。
  “林……林凤娇?!”
  一旁的秋生闻言,面上一愣,师傅不是叫林久的么?
  旋即,他不由自主的偏头看了林久一眼,然后他就看到了林久面色有点发黑,但是也没否认,瞬间,秋生发现自己似乎明白了什么。
  “是我。”
  林久面色复杂的点点头。
  “还真是你啊,真好。”
  它眼中浮现出一丝缅怀,转而便变得杀机凛然:
  “趁此机会,赶紧拔出我胸口这柄金钱剑,你那术法虽然高妙,但是只能短暂压制大魔残存的邪念!”
  “大魔残念?”
  林久眉头一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