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请叫我九叔 > 第三十三章:不出所料

  看到林久那副颇有深意的表情,屠龙感觉心里极度的不舒服,就好像自己是被他直接看穿了一样。
  于是,他岔开话题道:
  “你还没回答刚才我的问题,你为什么会来这里?”
  “我来这里找僵尸!”
  林久一边说着,一边朝着屠龙的胸口示意了下,道:“如果我没看错的,你应该是遭遇了僵尸,受了创伤吧?”
  他说出的虽是疑问的语句,但语气却是极为肯定。
  闻言,屠龙微微沉默一番,还是点头道:
  “…不错!是僵尸,而且是一种比较特殊的僵尸!我一时不察被它偷袭,险些吃了大亏!”
  说到这里,他就感觉自己的胸口一阵生疼,心里也有些后怕,差点就下去见老祖宗了。
  或许也正是因此,他的目光不由看向林久,脸上的表情很复杂,就好似在说,这酒泉镇有你林久这么一个茅山的大天才在,你竟然还能让僵尸在外面蹦跶?
  对于屠龙的目光,林久当做没看见,他道:“那只僵尸是镇长转变的,你有……”
  “不是镇长!”
  不等林久把话说完,屠龙便直接打断,面色生冷。
  “不是镇长?”
  林久眉头微微一皱,凝视屠龙,反问道:“那么……是大卫?”
  “对,是大卫,镇长早就已经死了。”
  屠龙闻言,下意识的回道,但这话音刚一落,他心中就叫遭,旋即有些紧张的看向林久。
  因为按理来说,他又不是酒泉镇的本地人,就算是以前来过此地,但最多也就知道个一镇之长,和一些知名一些的乡绅,怎么可能认识才从国外回来没多长时日的大卫?
  他这就等于是不打自招了,表明自己是认识大卫父子的,而不是他此前之言,仅是来到这里借口水喝。
  “镇长死了?看来应该是昨晚被大卫咬的,这也就不难怪屠龙会受伤了。”
  对于镇长会出事的事情,林久心中早有准备,是以并无什么情绪变化,却是暗自疑惑着:
  “不过……尽管屠龙的实力不如我,此时应该只是术师前期或是中期,但在吞噬了至亲血脉,实力提升了的大卫面前,应该也不至于这般狼狈才是……
  要不就是大卫吸了至亲之血后,实力提升的比较恐怖,要不就是屠龙之前所言的那般,是他疏忽之下被偷袭了的缘故了。
  而且现在屠龙只是受伤,却还活的好好的,那么也就是说,大卫应该不是他的对手,那……大卫是已经被他斩杀了么?还是说,逃走了?”
  一时间,场间寂静了下来。
  看着沉默不语,似乎是在思索着什么事情一般的林久,屠龙的心中却是有些忐忑不安:
  “怎么办,他不会是因为我刚才的话发现了什么疑点吧?到时追问起来,那我借尸运毒的事情……”
  此时,他几乎都忘记了大卫父子已经是死的死,变成僵尸的变成僵尸,就算林久要追究,也是没办法对证了。
  但在下一瞬,屠龙便松了一口气,因为林久就好似是真的没有发觉到,他言语中的纰漏一般。
  “屠龙,既然你说镇长已经死了,不知道他这尸体在何处?”
  只听林久问道:“还有大卫,既然你在这里撞见了它,也是它伤的你,那……它是被你斩杀了?”
  若僵尸已经被屠龙除掉了,那么自然是好事无疑,只是他心中还是觉得有些可惜,可惜斩杀僵尸之后的功德值。
  僵尸该不该除掉?自然该!
  这种极阴之物,不仅仅对普通人类是灾难性的存在,就算是对这世间的其它生灵亦是有害无益,自是该杀,只是这斩杀对方的人换成他就好了。
  “不,我杀不了它,那只僵尸有些古怪,实力虽然不是太强,但是茅山的一些除僵手段,对它根本起不了半点作用,所以我把它关在了一处房间之中。”
  这时,却见屠龙摇了摇头:
  “至于镇长,他既然被僵尸咬了,我自然要绝了后患以免他尸变,所以早就用桃木剑镇杀了他,就连一丝尸气都没来得及诞生!”
  说到最后,屠龙满脸睥睨之色,好似无人能出其左右一般。
  “一丝尸气都没来得及诞生?”
  林久闻言,看了看屠龙,而后摇了摇头:“镇长的尸体在哪里?你还是先带我过去看看吧。”
  他可不相信这种特殊的僵尸能这般轻易的就被屠龙解决,还尸气都没诞生?
  那说不定就是没斩到对方要害,彻底将对方击杀!
  “林久,你什么意思?”
  屠龙眉头一皱,有些不爽的看向林久,这是在说自己说大话?还是说不相信自己的实力?
  是,你林久是茅山主脉的天才,他这种连主脉大门都进不去的分支微末弟子比不了,但他屠龙好歹也修道这么多年了,岂会连一只未曾彻底尸变的小僵尸都对付不了?
  “没什么意思,谨慎些为好,这种僵尸我之前对付过,也算是比较了解。”
  林久解释道:“而且你之前不也说过,大卫所变的僵尸比较古怪,那么你认为被他咬过之后的镇长就是那么好杀的了?”
  若非想要借助屠龙这个有生力量,在之后和对方一起对付那个咬了大卫,实力尚且不知的僵尸,他怎么可能在得知了屠龙所为的事情后,还和对方多费口舌?
  是的,你没看错,他就是想要拉屠龙入坑。
  到时候就算屠龙顶不住,直接“没”了,那也无关大碍,反正他也不是个什么好东西,这也算是让屠龙提前为他的下辈子积德嘛。
  “可是他都还没尸变完全,怎么可能被桃木剑穿心,破了邪气后还能尸变?”
  屠龙虽然皱眉回了一句,但脚下却很实诚,带着林久朝屋子内部走去。
  “看了就知道了。”
  林久一边随口回答,一边跟上对方的步子。
  哒哒哒……
  不多时,林久便看到一具面色狰狞,眼神灰蒙的瞪着屋顶的“枯瘦”尸体,在这具尸体的心口,还插着一柄木剑。
  这尸体的体型虽然大变,但林久一看对方的面容,便立马确认了对方的身份,正是镇长无疑。
  而看到胖墩墩的镇长身子变成这般枯瘦,林久却是一点都不见怪,他知道这是对方身体中的血液都被吸干了的缘故。
  只是在此时插在镇长尸体心口上的那柄木剑却是有些古怪,越是临近插入他身体的剑身部位,便有着越多的灰蒙色痕迹,就好似是被腐蚀了一般。
  “怎么会这样?”
  刚一接近的瞬间,屠龙的面色就变了,旋即却是不可思议的看向林久。
  对此,林久如若未睹,盯着镇长尸体的同时,心中却在暗道:
  “果然不出我所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