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请叫我九叔 > 第五十三章:一波又起

  暖灯下的粉色房间中,充满少女的春色。
  安妮坐在床边,她一边将贴身衣物穿好,一边嘴中还哼唱着歌谣。
  而后,她将一件红色的襦裙完好的套在身上,旋即起身,裙摆如流云一般舒展而下。
  她整了整自己黑色微卷的长发,让之披头而下,叠在后背裙装的丝绵之上,此间这幅画面,似乎带着别样的色彩。
  在她的脸上,还带着热水浴洗过后的嫣红之色,实为一副青春年华的‘美人图’。
  突然,她蹙了蹙眉,动了动肩头,似乎是有些不适。
  “好像是又大了些,这才刚买没多久的内衣啊。”
  她小声嘀咕了两声,似乎有些烦恼,然后用葱郁的小手在胸前托了托,略微调整了一番。
  不多时,她放下手,活动了下身子,又扭了扭腰身,脸上闪过一丝满意:
  “好了,现在,该去教堂了。”
  咔擦!
  就在这时,突然传来一阵碎裂之声,声音的位置,是窗户。
  呼呼~~
  此间,有风声响起。
  这风,吹在了房间,吹动了安妮的裙摆,亦吹动了她的情绪。
  “啊!”
  突如其来的声响,让安妮惊吓出声,隐隐约约的,她似乎是闻到了一种奇怪的腥臭味。
  几乎是下意识的,她朝着声音传来的位置看去,瞬间,她瞳孔巨缩。
  窗户外,一个黑气环绕,满身暗红污渍的身影,正自窗口“飘”了进来。
  嗒!
  它站在房内窗边,这间本属于安妮的房间。
  它那带着红光的眸子,就这么静静的盯着身前不远,那站在床边的安妮,而后它嘴角一勾,歪了歪头。
  “哈!”
  森然的利齿,自它的嘴边露出痕迹。
  “啊!!!”
  安妮被惊醒过来,发出声嘶力竭般的惊叫,此间,她心中已被恐惧填满。
  在看到对方的身影自窗边进入的那一刻,她就不由想到了一个名称——吸血鬼!
  在国外留学之时,她听同学们讲述过吸血鬼的事情,是以夜间见到这种能自半空而入,眼带红光的生物,她心中立马就浮现出了这个名称。
  而几乎是同时,她不由的又想到了此前,九叔让人通知前往教堂之时,所说过的僵尸之事!
  “漏网……小……鱼儿……”
  嘶哑却又带着分裂般质感的声音,自它的喉咙中挤压而出,它看着安妮,突然深深的吸了口气:
  “这种味道……我喜欢。”
  话音一落,它朝着安妮漫步而去,眼中猩红的光芒大涨:
  “记住……我……寂夜!”
  “你,你不要过来!”
  安妮满脸惊恐,她脚下在后退,一步、两步……
  咚!
  然后,她身后是床铺啊,她无路可退,终究是跌坐在了粉色的床上。
  …………
  “哎哟~~可疼死小爷了,这该死的僵尸!希望师傅和“干爹”保佑,我这腰不会出大问题,我可还没娶妻呢!”
  寂静的街道之上,秋生捂着腰,几乎是一步步的挪着前行。
  “这么走下去,什么时候是个头儿啊,教堂在哪啊?”
  他停下了脚步,扶在一旁的墙壁上,而后,他看了看天,又看了看周边的环境。
  最后,他有些茫然了:
  “这特么是哪儿啊?”
  作为一个在酒泉镇这么多年的居民,他此刻是真的有些懵,他居然迷路了?
  难道是刚才和僵尸打斗太激烈,被那女僵尸一甩之下,脑子撞迷糊了?
  实在是天色太黑,本来银白一片的月光也被云朵给遮住了,他此时可谓是什么都看不清了,想要靠建筑物辨别也是没戏。
  “啊~~”
  就这在时,秋生耳朵一动,面上闪过一丝惊色:
  “什么声音?”
  隐隐约约的,他似乎听见了一个女子的叫喊声。
  “难道又是僵尸?”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秋生心中下意识的浮现出了这么个念头,他身子也是下意识的偏转而看。
  呼呼~~
  街道之上仅有风声响起,除此之外便是一片黑暗。
  “是我听错了?”
  看着这寂静的可怕的街道,秋生自我怀疑中:
  “还是说,我刚才真的被那僵尸甩到墙上给撞坏脑子了?”
  “啊~~”
  但就在这时,又是一阵尖叫声传来,似乎满是恐惧之意。
  “我没听错!”
  秋生身子葛地一震:“而且,这声音,怎么这么耳熟……好像是安妮?!”
  霎时间,他转换着方位抬头而看,循着声音传来的地方。
  在眼前建筑物的后侧,那离他不远之处的一处房屋之中,隐隐有光亮亮起。
  “不要过来!”
  隐约的,又是这个熟悉的声音响起。
  眼珠子微微一转,秋生立刻醒悟:
  “那是安妮的家中,刚才的声音确实是安妮,她这么叫……难道是有危险?!”
  瞬间,他似乎就明白了方位的问题,而后,只见他面色一狠,一咬牙。
  咔咔……
  他强忍着酸痛之感,逐渐将佝偻的身子站直,刹那间,他腰间传来骨头活动的声响。
  而后……
  他直接迈步狂奔起来,一头钻入巷子之中,朝着那亮起光亮的房屋而去。
  嗒嗒嗒!
  敦实的脚步踩在青石砖地面,发出震荡而出的声响。
  林久自莫林修士的嘴中,得知了秋生与之分别的最后位置所在后,便是一路不计体力的奔行。
  很快,他便到了米铺的位置。
  “这里就是米铺了,根据修士的说法,秋生拦住僵尸,和他们分开的位置,应该就在米铺右拐后的十来米左右了。”
  回想起之前和莫林修士的交谈,林久急速前行的步子一顿。
  “呼呼……”
  他缓缓喘息两下,平缓了下气息,毕竟说不得就要和僵尸交手,这气儿没缓过来可不行!
  嗡!
  旋即,又见他手中清光一闪,存放于系统空间中的桃木剑再现,而后,他这才充满戒备的迈步前行。
  “好重的尸气!”
  刚一转弯,林久的面色便是一变,但却又另有疑惑:
  “不对!怎么有一股焚烧过后的味道?”
  皱了皱眉,他也没多想,因为当场的景象,已是映入在了他的眼底。
  在他面前的青石砖上,有一滩黑不溜秋,几乎化为灰烬的残躯。
  嗒嗒。
  林久走到近前,而后吸了吸鼻子,暗道:
  “有尸气逸散过后的味道,不算重,这应该是只蜕变没多久的行尸,还算不上“僵”!”
  “嗯?”
  突然,他眉头一挑,看向了不远处的另外一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