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请叫我九叔 > 第九章:耶稣也得靠边站!

  “教堂不能打开。”
  林久缓和了一下语气,让面色看起来更和善的走了过去。
  “诶,等等。”
  吴神父抬手,让修士们先不要急着拆除教堂大门上面钉着的木板,旋即便朝着林久走去。
  “额,骚瑞,我是吴修士,从梵蒂冈来的。”
  他先自我介绍之后,旋即疑惑的问道:“不知道这位先生为什么说教堂不能重开啊?”
  注意到吴神父的举动,和安妮站在一起说着什么的大卫,也就是此前那个捐款的白西装男,镇长的儿子,连忙跑了过来介绍。
  “哦,是这样的神父,这位是九叔,在镇上很受人尊敬。”
  “九叔?”
  吴神父一怔,这是这位说不能开教堂人的名字,还是说他是大卫的九叔?
  应该是什么呢?
  虽然觉得自己现在有些懵,但他面上还是得做出一副恍然的样子:“哦~~安口奶,爱C爱C。”
  “安口奶……”
  林久嘴角微微一抽,香蕉人就是香蕉人啊,不过关于这一点,他也懒得多做解释了。
  尽管心中腹议,但在面上,林久却是不动神色的道:“吴道兄你好,你既然会汉语,那还是直接叫我九叔就好。”
  “哦,那好的,九叔你好。”
  吴神父闻言点了点头,心中却又迷惑了起来,道兄?道兄又是什么?
  不过,既然加上了自己的姓氏,那应该是对自己的称呼吧?
  但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从大卫的眼色示意中,他差不多明白了,这突然冒出来的眉毛怪怪的男子,在这镇上应该很得人心,而且还是来者不善呐。
  自己传教事关重大,是为天主将圣光洒满这片陌生的土地,拯救这些处于水深火热的生灵啊,绝对不能被人破坏了。
  “我阻止吴道兄你开教堂呢,是因为这里真的不能开,不然三煞位被破,里面被封印的僵尸就会脱困而出,到时候,整个酒泉镇都会鸡犬不宁,随时都会死人的。”
  对于吴神父的想法,林久自是不知,他好心解释着。
  一边说着,他一边踱步到教堂口,道:“这个位置呢,就是三煞位了。”
  “三煞位,僵尸?”
  听着听着,吴神父发现自己有些听不懂了,不由看向一旁的大卫。
  “哦,这三煞位呢,英文就是斯瑞抛儿哦。”
  大卫连忙给吴神父翻译起来。
  “斯瑞抛儿哦?”
  吴神父更加听不明白了,挠了挠头。
  “这塑料翻译。”
  林久嘴角一抽,这都翻译成什么东西了,他没好气的指了指大卫道:“你一边儿去,别在这里添乱,翻译的什么东西。”
  转而,林久对吴神父道:“吴道兄,这三煞位和僵尸呢,你可以这么理解……”
  说道此处,林久换成了英文:“这里是撒旦居住的地方,也就是地狱,里面居住着一只吸血鬼,就是魔鬼,明白?”
  “哦,这样啊,我听明白了。”
  吴神父恍然的点头,没想到这九叔还是有文化的人,懂英文的嘛。
  不过对于林久的话中意思,他就有些嗤之以鼻了,还撒旦居住的地方呢?这里明明就是世人被天主垂怜的圣地。
  这人为了不让教堂重开,还真的是什么话都说出来了,也不知道这人为什么要这么做?
  “九叔,你这话就有些危言耸听了。”
  这时,一旁的大卫讥讽道:“神神叨叨的,还僵尸魔鬼呢?我说九叔你也懂英语,想来也是接受过西方教育的,怎么还这么迷信?”
  他是被林久呵斥,心气不顺了。
  “如果九叔你真的是因为所谓的魔鬼,所以才过来阻止我重开教堂的,那你还是回去吧。”
  吴神父摇头失笑道:“这里是教堂,是距离天主最近的地方,就算真的有什么魔鬼,也早就被天主吓跑了。”
  “吴道兄,我希望你相信我,毕竟好端端的我不可能欺骗你。”
  林久没理会大卫,语气肃然的对吴神父道:
  “万一这里面的东西跑了出来,就连我的茅山之术也不一定能马上消灭它,到时候让酒泉镇死伤惨重,没人能负得了责任。”
  “哦~~”
  听罢,大卫做出恍然大悟的模样,旋即一拍额头道:
  “我都差点忘记了,九叔你是茅山弟子,不过请你放心,就算教堂重开会让大家都信奉天主,但是对于茅山,我想大家还依然是会尊敬有加的。”
  这话听起来似乎是好话,只是结合他的语调就显得阴阳怪气了。
  和镇上的大多数居民不同,他是接受过精英教育的海龟,是以对林久和茅山没什么敬意,在刚才被林久呵斥后,自然是心气不顺,再看相厌。
  “这个小王八蛋!”
  这话一出,让林久的火气陡然上升,大卫这么一说,吴神父必然会认为自己是故意阻拦,破坏对方传教,这直接就上升成了茅山和天主教的道统之争了。
  果不其然,在林久将目光看向吴神父的时候,对方立马摆出一副满脸懵懂的模样,回应林久的前言:
  “我负责啊,我会在天主神像面前给他做弥撒。”
  强压着心中的怒气,林久好言相劝:
  “吴道兄,我不是不让你们开教堂传教,而是不能开这里的教堂!你们可以重新选择一个地方,建造教堂传教,我绝对不会再阻拦。”
  “你看怎么样?”
  然而,在听了大卫的话后,吴神父心中对林久是警惕的很,完全就不相信他,摇头道:
  “不用,我就觉得这里挺好的,再建造一处教堂,多劳民伤财啊,我想天主也不会同意的,就用这现成的就挺好。”
  他这话一出,一旁的安妮和大卫都画起了十字:“神父慈悲,天主慈悲。”
  “慈悲?我慈你妈了个头!”
  林久怒火完全腾起来了,僵尸出来了会和你讲慈悲?
  本来还以为有了后世的记忆,可以将此事化解掉,结果没想到,完全被大卫这个杂碎给毁了。
  这吴神父也好不到哪里去,完全就是死脑筋,僵尸这种东西宁可信其有,也不可信其无啊,不管自己所说是真是假,你好歹也要当回事啊。
  见林久语气不善,一旁安妮的亲爹连忙过来打和。
  “诶九叔,这里毕竟是公家的地方,九叔你不让重开教堂,确实有些没道理,不如这样,我们让镇长来主持公道,你看怎么样?”
  “不必了!”
  林久摆手冷哼:“蛇鼠一窝、沆瀣一气,找镇长又能怎么样?”
  语气一顿,他又看向吴神父:
  “我明明白白的告诉你,你们来到这里传教,利用这些小恩小惠收买人心,我从来就不反对,但是……”
  “诶诶,什么叫蛇鼠一窝,收买人心?”
  不等林久讲话说完,本就对他不爽的大卫直接出言打断,脸色极为不满的道:“九叔我敬你是长者,但你说话也别太过分了!”
  “就是,这都是天主赐福。”
  “是啊是啊。”
  “九叔你说的确实太过分了。”
  周围得了好处的居民不满了,纷纷议论了起来。
  “你们说什么!”
  人群中的秋生不满了,指着周围的人喝道:“现在得到了一些小东西,就忘记了师傅以前是怎么帮助你们的了?!”
  “就是。”
  文才附议。
  “我过分?”
  林久面色已经完全冷了下来,他指了指周边的那些送人的物品,对大卫道:
  “这些东西难道是吴神父他们从梵蒂冈带过来的不成?一个为了传播教义的传教士,能有这么多的精力和钱财?
  哼,多的我也懒得说!而且,你以为你们一家子做了什么我会不知道?!”
  他倒是没想把大卫怎么样,毕竟在原剧情中,这家伙的下场可不怎么好。
  “九叔你……”
  大卫面上气急,心中却有些七上八下,对方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知道了自家所做的事情?
  “九叔你太……”
  吴神父老好人的面容保持不住了。
  “行了!”
  林久一摆手,直接打断,语气冷冽的道:
  “你们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等到僵尸现身杀人,别说是你一个神父,就算是耶稣来了也得给我靠边站,我说的!”
  说完,林久一摆衣袖,带着一肚子火气直接转身离去。
  “一群不识好人心的东西,呸!”
  秋生也是面色不善的啐道,师傅被这些人这般对待,他作为弟子自然是感同身受,旋即一拉文才,跟上了穿出人群的林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