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请叫我九叔 > 第十四章:夜行除僵 上

  “哦哦。”
  见状,秋生讪讪一笑。
  “师傅,你们这是在说什么啊?”
  此时的文才却是有些迷茫了,这免费的夜宵没吃上,我们不应该说说‘吃’的问题吗?可是你和秋生的话,我咋就听不明白呢?
  “与你无关。”
  疾步走着的林久头也不回的回了句。
  “哦。”
  文才有些委屈的瘪了瘪嘴。
  …………
  不多时,师徒三人回到家中。
  林久直接让文才回屋睡觉去了,然后和秋生一起换了身夜行衣。
  说是夜行衣,其实就是件颜色黯淡的衣服,加上一块蒙面的布巾。毕竟他林久一生行事磊落光明,可没有专用于夜行的装备。
  “怎么样,东西都准备好了没有?”
  出发前,林久又对背着一个小包裹的秋生问了句。
  “师傅您放心,你吩咐的东西我都准备好了。”
  和林久着装一般无二的秋生点点头,转而却又疑惑的问道:
  “可是师傅,为什么还要准备大蒜而不是黑狗血啊,杀僵尸不应该是用黑狗血比较好么?”
  为什么?
  因为原剧情中就是这般情况啊,但林久也不好细说,而且他现在毕竟没有亲身了解过教堂里面的那只【中西结合】的僵尸。
  是以,林久随口解释道:“那教堂里面的僵尸比较特殊,黑狗血对它不一定会起作用。”
  “特殊?”
  秋生更加疑惑了,师傅你这都还没亲眼见过呢,就知道那僵尸特殊了?
  难道师傅都强到了一种【不见其身便知其能】的地步了?
  这般想着,他对林久不由更加敬服起来,难怪能轻易的降得住他秋生这般的天才人物,师傅就是师傅,厉害!
  (✧-✧)!
  “这臭小子怎么突然这么看着我?”
  林久心里微微嘀咕着,但没多想,吩咐道:“行了,走吧。”
  说完,他便带着秋生直接离去,奔入夜色之中。
  正好现在那吴神父不在教堂,而借着醉酒名义的林久回来的也快,正好可以打一个时间差,这样就算斩僵时出了些许小问题,也没人能算到他的头上。
  “师傅,你果然还是更喜欢秋生……”
  文才透过门帘逢,眼睁睁的看着林久和秋生离去的背影,心中充满了失落和委屈。
  他参与不上也就算了,关键的是居然连是什么事都没告诉他。
  “师傅,你不爱我了吗?”
  文才双目无神的将脑袋靠在墙上,好一会儿后才缩了回去,然后走路和老太太似的,麻木的回到了床上躺下。
  …………
  “…湘西赶尸,生人回避~~”
  距离酒泉镇数十里远的小路上,有道士散着冥钱开路,摇着铃铛赶尸而行,看他领路前进的方向,明显是朝着酒泉镇而去。
  若是林久在此地,必然能认出这个赶尸人的身份,此人名为‘屠龙’,和他的关系算是同门。
  不过这人的名号虽然霸气,但所作所为却是对不起‘屠龙’二字,行事在茅山诸多弟子中颇为诟病。
  当然了,屠龙具体做过什么令人招黑茅山的事情,大多人并不清楚,但是其所为的最让人痛恨的一点,和后世灵魂相融的林久却是知道的一清二楚。
  在原剧情中,这屠龙道长借尸运毒,而收购的人正是酒泉镇的大卫父子。
  而这,也是此前林久对大卫所说的,知道其一家子干的什么事,让大卫心中七上八下好一阵担心。
  总得来说就是,这屠龙不是什么好人!
  只是现在林久不在此地,暂且是不得知屠龙已经快到了酒泉镇,不然必然会阻拦对方进入酒泉镇,因为对方身后的赶的这些‘尸’,便是那借尸运毒的‘尸’!
  此时,林久却是正带着秋生一路奔行,已经抵达到教堂外面了。
  借助教堂院墙不远处的树木,两人藏身在阴影之下。
  秋生凑到林久耳边,低声问道:“师傅,我们现在直接翻墙进去么?”
  “嗯,我在这里把风,你先进去。”
  林久对着秋生点头吩咐道,既然你都这么直接的问了,那我就大发慈悲的退让一步,让你先进去探探路吧。
  “哦。”
  秋生没意见,很干脆的点头,弟子服其劳嘛。
  旋即,就在他朝后退了几步,欲借力登上院墙之时,林久的目光却是突然一凝,心下有些意外:
  “嗯?他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继而,林久想都没想,直接伸手一拉,将刚刚踩在墙上腾空跃起的秋生给直接扯了下来。
  “哎哟喂~~”
  秋生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摔了个四仰八叉。
  然而,不等秋生起身发问,搞清楚林久为什么要拉他,林久却已经是脚跟一踩……
  他将鞋子直接脱掉,而后踩在了秋生的嘴巴之上。
  “呜呜~~”
  一股酸酸的味道直冲鼻腔,让秋生不由睁大了双眼。
  借助月色,他甚至能够看到那只堵住自己嘴巴的脚,还微微的在泛着热气,脚上的袜子上面还有着微黄的痕迹,那是因为被汗渍长期侵染的结果。
  “别出声,有人!”
  林久低喝道,同时他的脚也是更加用力的踩了下去。
  “呜~~”
  闻言,秋生不敢出声了,双目无神的看着夜间的星空。
  他的眼眶逐渐湿润,看着这浩瀚的星河,就好似回到了自己三岁那年,和邻家的小女孩一起躺着看星星的那时。
  啊!这真的是让人感动啊;啊!这感动的气息直接上了头啊;啊!这气息它辣湿了自己的眼眶啊!
  此情此景,让秋生在心里做了以上这么一首诗。
  “没想到,大卫居然是这种人?”
  森修士一边朝着教堂这边走来,一边叹气摇头:
  “为了帮助世人,帮助天主将圣光传播给镇上的居民,居然做出了如此大的牺牲……”
  夜色寂静,此话直入不远处的林久和秋生二人耳中。
  “嗯?”
  但听着听着,林久发现有些不对啊,首先这森修士先回来了不说,可他怎么说那大卫做出如此大的牺牲呢?
  不该是被自己搅合之后,那吴神父被骗,气不过质问大卫,然后大卫解释,两人开始东扯西扯么?
  一时间,林久微微有些沉思了起来,他发现自己似乎有些小看了大卫,不然的话,那就是他高估了吴神父的智商。
  “…呜呜,伺服(师傅)……奏叻(走了),银奏凯叻(人走开了)呜~~”
  这时,地上的秋生突然猛地挣扎了起来,并且用手‘啪啪’的拍着林久的脚背。
  林久听了,下意识的问道:“你说什么?”
  但下一刻看到秋生的白眼都翻了起来,和条要渴死的鱼似的,他连忙收回了自己的脚。
  “呼呼~~”
  躺在地上的秋生狂吸着新鲜空气,他发誓,从来没有哪一次是让自己觉得,有现在这么幸福的,这种清新的空气,可真他亲娘的香甜喔。
  幸福来的快去的也快,转瞬间,秋生就将之抛在了脑后,并且开始狂吐口水,用袖子擦着嘴。
  “怎么,你嫌弃师傅啊?”
  见状,林久冷不丁的问了句。
  “嘎!”
  顿时,秋生动作一僵,赶紧摇头:“没有没有,怎么会呢。”
  而后,他话音一转,道:“师傅,刚才那人进去了,咱们怎么办?还进去吗?”
  “当然!”
  林久语气果断的道:“进去之后,如果这森修士碍事的话,秋生你就负责将他打晕!”
  “我?打晕?”
  秋生有点懵,然而不等他说些什么,林久便已是一踩墙壁,动作干净利落的翻墙入内,再不见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