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请叫我九叔 > 第二十一章:嫉妒使人土拨鼠

  次日,清晨,大街。
  “师傅,您这是怎么了?”
  秋生看着缓步行走,还不时的哆嗦下身子的林久,面色有些疑惑。
  “我没事,就是昨晚消耗太大了。”
  林久摇了摇头,不愿多言。
  总不能说自昨晚回来之后,结果自己却不知道被电了多久吧?
  虽然他看似是在眨眼之间便自那白色空间出来,但这只是白色空间和现实的时间不对等,仅是现实一瞬之间罢了,没看到他自白色空间出来后,睡觉的时候可都还打着哆嗦呢?
  “哦。”
  闻言,秋生恍然点头,也就不再多问了。
  心下,他却是在感慨着:
  “师傅虽然本事够大,但说到底还是年岁大了,看来……以后注定会是我这个天才接过诛鬼除僵的重担了。
  想来昨晚师傅只带我出去,应该也是有着这方面的考虑吧?”
  “偏心!”
  在他身旁的文才小声嘟囔着。
  此时他微微打量了一番两人,再联想到昨晚因自己没被带上,翻来覆去睡不着的那时,师傅带着秋生在深夜匆匆而回,他觉得自己似乎是明白了什么。
  “明明我也长大了啊,而且面容成熟,看起来都和师傅你差不多,为什么有这种好事就不带上我呢?”
  文才心里充满了委屈。
  对于这俩货各自奇奇怪怪的想法,林久自然是不知,他此时正在查看自己的属性面板:
  姓名:林久【林凤娇、林九、九叔……】
  身份:茅山十八代真传弟子。
  境界:术师后期
  功法:上清大洞真经【第七层】、纯阳功【圆满】、游龙功【圆满】……
  术法:上清五雷咒【第四层】、镇魂术【圆满】、招魂术【圆满】、赶尸术【第一层】、请神术【未入门】……
  身法:步罡踏斗【罡步、禹步】、游龙步、纵地术、八步赶蝉……
  阵法:三才阵、先天八卦阵。
  符箓:驱邪符、收魂符、镇僵符、镇宅符、破甲符……
  功德值:10
  “升级一层【上清五雷咒】,居然足足花了我两百五十点的功德值!”
  到现在,林久一想起都还觉得有些肉疼。
  要知道,这功德值可是多么的难得啊,除掉一只厉鬼才只有三十点,杀一只特殊的跳僵也才一百三十点,结果升级的时候呢,‘咻’的一点,就全没了……
  哦,还是剩下十点的,但十点功德值有毛用啊?
  而且这升级还不是单纯的灌输感悟给他,归根结底还是得他自己来……靠被动挨打来学习。
  当然,凭借着昨晚被电到天明,他也领会了这被强行挨打的奥妙所在,日后再次加点升级之时,倒也不会像这第一次这般被动了。
  自昨晚一开始被动挨打、被电,到后面他逐渐的学习那另外一个‘林久’的出手方式,对【五雷咒】的能量运用等等,主动被电,这才得以醒悟明白。
  以至于在最后,他运用相同的【五雷咒】和另外那个‘林久’对战,而丝毫不落于下风后,这才晋级成功。
  说白了,就是让他跟着学。能晋级,就是因为他学会了对方的【五雷咒】运用方式等等。
  这才是晋级教学的目的(感悟)。
  当然,换个思路来说,若是林久醒悟的慢了,只怕他还会一直被电。
  多次被电的受不了,想要躲避而全然没用的时候,他也是明白了过来那所谓的躲避机制,其实就是在让他在实在受不了的时候,用来躲避之后能够短暂缓一下下的安全机制。
  这般想来,这系统还是挺人道的……个屁哦。
  他现在都还时不时的有点被电的后遗症——哆嗦。
  “要不是进入那晋级的‘学习空间’是我的意识体,肉身能在安然休眠中,只怕……”
  念及于此,林久摇摇头,换成肉体,只怕他今天早上一起来,头发都得被‘炸胡’了。
  而这时不时的轻微哆嗦,只怕也要变成抽搐了。
  师徒三人朝着茶楼而去,林久走在最前,两个徒弟落在身后。
  “诶,文才,你有没有觉得,师傅今天看起来有点不一样啊?”
  突然,秋生用身子靠了靠一旁的文才,他觉得林久除了时不时的哆嗦一下外,整个人的气质,似乎比昨天要微微多了一丝凌厉感。
  “是啊,不一样啊,很不一样。”
  文才抬起本低着头的脑袋,满脸嫉妒加幽怨的看着秋生,在某个字眼上更是加重了语气:
  “而且和‘消耗’很多的师傅比起来,你也没差多少!”
  说完,他不再理会秋生,头也不回的加快了步子。
  而在秋生看不见的背后,他一张脸那是‘扭曲’的脸皮皱起来不说,连牙都露出来了,就和只被‘饿瘦’了的土拨鼠没区别,嘴巴更是开开合合,还在无声的说些什么。
  嫉妒使人土拨鼠,果然是亘古不变的真理啊。
  “诶~”
  秋生一愣,看着文才的背影,挠了挠头:
  “奇怪,这家伙今天是怎么了,怎么看起来怪怪的,跟吃了火药似的?”
  一行三人上了茶楼。
  立马就有伙计过来招呼:
  “哟,九叔你来了,今天要吃点什么,还是照着老样子来?”
  “嗯,老样子吧,记得先把茶上来。”
  林久点点头。
  “诶知道知道。”
  伙计满脸热情的招待起来:“九叔来这边坐。”
  “好。”
  林久三人落座之后,便听到旁边的邻座上,有人在议论着:
  “诶,你们听说了吗?昨天教堂起火了。”
  “哦?还有这回事儿,知道是什么原因么?”
  “具体的事情经过还不知道,只是听说里面出现了一具被烧焦的尸体,还有铜镜、墨斗什么的。”
  “铜镜、墨斗?”
  “是啊,不过起火的起因还不知道,需要调查,这不,今天一早,镇长他们就过去教堂了。”
  “师傅……”
  秋生听了,有些欲言又止的看向林久。
  他心下却是有些懊恼,昨天晚上怎么就急匆匆的离去,却忘记了把除僵用的东西收拾干净呢?
  这要是最后被人发现了,那师傅的名誉岂不是……
  “嗯哼。”
  林久瞪了秋生一眼,示意他别多言,而后默默的摇了摇头,表示放心,一切自有师傅在。
  “来,九叔,这是你们的茶水。”
  这时,伙计端着托盘过来,一边放下茶水,一边笑道:“早点马上就好,九叔你们稍等。”
  “好,我知道了。”
  林久笑着点点头:“这边也不用你多招呼了,你去忙吧。”
  “诶,好的九叔。”
  …………
  不提这便在茶楼用早膳的师徒三人,话说此时教堂中,形势却显得有些严峻。
  吴神父和大卫父子,以及酒泉镇的本地乡绅站在一起,神色严峻的看向森修士道:
  “Myson,昨晚到底是什么情况,怎么突然就着火了呢?你把昨天看到的事情,仔细的在大家面前说一说。”
  “是神父。”
  森修士点点头后,当着众人的面开始叙说起来:
  “事情是这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