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请叫我九叔 > 第四十一章:愚昧的凡人

  随着时间的流逝,金乌彻底自西方坠落,而玉兔却是不知何时便已在天际高挂。
  此际,银白色的月光,已是宛如池水般的倾泻了一地。
  “呼噜~~”
  “呼哈……呼呼~~”
  酒泉镇边缘之地,一间残破的房间之中,七八个穿着清朝官服的人,此时均是躺地呼呼大睡。
  而在房间的门口位置,有五个亦是清朝官服的人蹲在那里,他们的面色或是雀跃、或是兴奋、或是紧张。
  “呸、呸!”
  其中一个身材微胖,被称作老四的人,此时朝着掌心吐了口唾沫,而后将身前骰蛊一把抄起。
  “噼里啪啦”!
  他一边摇着骰蛊,一边面色恶狠狠的看向其他人:“这把,老子要直接翻盘,把你们的钱都赢过来。”
  白天输了精光,还被个突然冒出来的小兔崽子戏耍半天,他心里是火了一天了。
  不过也正是因为如此,在天色一黑之后,他立马就苦求半天借了些钱来,为的就是要再战一场,以心中这股火气旺旺自己的手气!
  他坚信,此战,必胜!
  而然,他还是输了个大半天,剩下的钱仅够他来最后一把了。
  但他还是坚信,这最后一把,一定能逆风翻盘,必胜!
  啪!
  他将骰蛊猛然盖落于地,借助虚开房门之外的月光,他面色紧张且小心翼翼微揭骰蛊。
  “呼哧……呼哧……”
  他瞳孔葛地大震,呼吸猛然急促起来:“来、来、来!”
  他嘴中低声且急促的念叨着,就在这一刻,他恍惚之下,似乎看见了骰蛊之中,那每个点数都相同的骰子。
  但在这时……似乎有个身影遮住了门外的月光。他看不清了,看不清骰子的点数了。
  “草!”
  他刚神色不爽的叫骂一声,下一瞬间……
  呼~~
  一阵阴风吹来,房门徐徐而开,一个身影就这般静静的站在原地,看着老四几人的瞳孔之中似有红光闪烁。
  “你特么……”
  老四下意识的开口,但就在这时,那个门外的身影动了。
  唰!
  只见人影跨步之下,已是直接自门外进入房内,众人竟是都没发觉他的动作,且房门似乎都没受到一丝半点的影响,发出动静来。
  这时,老四才看清楚了他的面容。
  黑影披头长发,一袭残破的暗紫色长衫,看模样似乎像是道袍,袖口等边缘之地更镶上了金边,初一打量,还以为是个落魄了,但却是豪放不羁的高人。
  只是,他那副乌青惨白、眼窝深陷却极为俊朗的面容,却给他添上了令人难以叙说的邪气。
  而且在他的胸腔之上,更是被一柄剑状的物件穿插而过!!
  这种面容,这种伤势,寻常人岂能性命无虑?!
  几乎是瞬间,老四等人的面色变得无比惨白,心脏几乎都停止了跳动。
  终日扮“鬼”,今日被“鬼”打了假,这是撞了真身啊!
  “嗬嗬~~”
  诡异的笑声,自黑影的嘴中发出,他……不,应该是它!
  它皮笑肉不笑,看起来邪气四溢的嘴巴微微张开,露出森然的獠牙,同时,更似是有着一股令人头昏脑涨的腥臭之味传出。
  瞬间,老四几人头皮发麻,两股战战:
  “僵……僵尸!!”
  “我……等了……好久……了。”
  干涩的声音,自它喉咙挤压而出,就好似是长期没有开口说话的那种嘶哑,却又带着一股奇异的撕裂之感。
  它目光之中满是嗜血的渴望,但却没有立即动手,而是就这般盯着面前的老四等人,就像是看着小白鼠一般。
  “会……会说话?!”
  老四身旁有人突然惊疑出声,而后,他腿也不抖了,满脸狐疑的打量了它一番,却是突然喝骂出声:
  “你特么的,你不是僵尸吧?老子还没听说过僵尸会说话的!”
  “不是僵尸?!”
  老四面色一怔,难道是白天那个戏耍自己的王八蛋搞得鬼?
  这般想着,他又仔细看了看那站在自己面前的身影。
  那种面容,那中嗜血的眼神,那种森然的利齿,以及那种强大的压迫力,好似一个瞬间就能把自己撕成粉碎一般!
  而且,它胸口上的那柄利器,似乎是真的穿插而过,有墨绿色的液体还在流动着……这,绝对不像是假的!
  这时,却见那道身影用猩红的舌头舔了舔嘴唇,满眼竟是戏谑般的看向老四等人:
  “愚昧的凡人!”
  …………
  “道兄……你都知道了?”
  教堂的小屋中,林久目光平淡的看向吴神父,没有丝毫担心之意。
  闻言,吴神父却仅是淡淡的笑了笑,而后一指石台处,道:“九叔,请。”
  知道,自然是知道了。
  自原本怀疑林久阻止教堂重开,是别有居心而心中排斥,但自之后有所交集之后,他对林久微微有了些许了解,便没此前那么提防了。
  而到那天雷劈大卫的“神迹”,后又因为王修士暴毙等等事情,他现在已经是可以毫不顾虑的相信林久了。
  再一见到因为僵尸出现的事情,林久两个徒弟带来的作法法器,他自然也想到了大卫以前对教堂起火的推断。
  心中种种,最后也更是让他恍然大悟,也明白了林久不是别有居心。
  因为教堂一重开,确实是接二连三的开始出事,现在,他又怎么可能不相信林久呢?
  但多的话也没必要说,大家都是聪明人,有些时候还是心照不宣的好。
  “好。”
  微微看了看面带笑意的吴神父,林久嘴角亦是一勾,一点头之后,直接走到石台前。
  上面,摆放着三样东西,墨斗、铜镜,以及……半截深褐色且带着斑驳的黑色痕迹的桃木剑。
  正是那天晚上,林久带着秋生过来教堂,提前斩杀原剧情之中的BOSS所用的除僵装备。
  只是此时这三件物件,初一打量,也就只有铜镜完好无损了。仅剩原本三分之一多一点长度的桃木剑暂且不说,就连墨斗,也是被烧的残缺了大半。
  “这剑……”
  刚一近前,林久的目光就放在了那把桃木剑上,微微有些不可思议:
  “那天晚上我用这把剑刺穿僵尸的头颅,它居然没有跟着一起被完全烧毁?而且……
  当时这剑身可是完全被僵尸的尸气侵染,都直接化作黑色了,现在这里面居然还有灵气?”
  讶异过后,林久把桃木剑拿起,微微抚摸了一下那仅剩下的不足小臂长的剑身。
  而后,他朝着里面微微注入了一股法力……依旧毫无阻塞之意,只是微微有一种后继无力的感觉。
  “不愧是系统出品的百年桃木剑。”
  林久心中有些感叹了,以此剑身之中还蕴含的灵气,就是再度击杀大卫这种僵尸,也能一击而毙!
  随后,他又将铜镜拿起,面朝吴神父点了点头,道:
  “道兄,就这样吧。”
  “好。”
  吴神父一点头,旋即二人结伴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