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请叫我九叔 > 第三十四章:最后一家 感谢’小呆、舞林萌新的五百点币打赏!

第三十四章:最后一家 感谢’小呆、舞林萌新的五百点币打赏!


  “它这是在尸变,怎么会这样?!”
  屠龙的目光中满是不敢置信的神色,他明明已经以桃木剑镇杀了对方啊,难道是自己下手出错了,没有完全将对方邪气破掉?
  还是说……这就真如林久所说的那样?
  “这种僵尸是【中西结合】的特殊类型,并不是普通的僵尸。”
  林久面色淡定的回道:
  “它和你认知中的不同,以寻常的方式对付它根本没用,而要防止被它咬过的人尸变,自然也是如此。”
  “嗯。”
  闻言,屠龙没有说话,仅是闷声做了个回应,心中满是郁气,他居然连防止镇长尸变都做不到?难道分支的弟子就真的不如主脉的天才弟子?
  虽然他知道,这是自己从来没对付过这种特殊的僵尸,而林久面对过这种僵尸的原因,但是此刻听到林久这般给自己作答,他还是感觉心里很不舒服。
  再一想到自己之前信誓旦旦的表示,镇长被咬之后的尸体已经被自己用桃木剑破了邪气,他就感觉脸皮上有些火辣辣的。
  对于屠龙此时心中的想法,林久自然是不知道的,他在和屠龙讲解了一句之后,已是径直走到镇长的尸体旁。
  嗤!
  而后,只见林久握住插在尸体心口的桃木剑柄,将之拔了出来。
  呼!
  瞬间,一股尸气自尸体心口反涌而出,直冲林久脸部而来。
  呼~~
  林久神色淡然,左手随手一挥,便将那道尸气驱散。
  旋即,他左手手腕一翻,立于身前,而后掌心向下,就要一掌拍向地面尸体的头颅……
  “他这是要做什么,要用主脉的秘术?”
  身后,一直关注着林久的屠龙伸了伸脖子,想看清楚被林久身子挡住的左手,没办法,刚才他只能大略的看见林久的动作幅度。
  或许是感受到了屠龙“炽热”的视线,林久的手一顿。
  啪!
  而后,便见他掌心已经泛起的细微电弧,在一个闪烁之下便已消失不见,速度快的几乎是眨眼之间。
  换个说话,就是要不是我写出来,你们都不一定能发现。
  而后……
  只见林久在半空甩了甩自己的左手,看起来就好似是之前随手驱散尸气,让他觉得手上会有味道,变得不干净了一般。
  而后,只见他突然偏头看向身后位置的屠龙道:
  “屠龙,你不先处理一下胸口的伤势?你别忘了,里面还有一只被你关起来的僵尸等着我们去诛杀。”
  方才他下意识的就准备用出【上清五雷咒】,差点都忘记了屠龙的存在了。
  没办法,【五雷咒】晋级之后,用来对付这种未曾完全尸变的“伪僵尸”太方便了,几乎就是一掌的事情,然后就等功德值到账了。
  “他这是什么意思,关心我?”
  闻言,屠龙眉头一挑,对林久这突然而来的“关切”感到浑身不自在,他面色硬气的道:
  “我的伤势只是小问题,你还是先把你眼前的事解决了再说吧。”
  “哦。”
  闻言,林久收回视线,本就不是真切实意的关心,只是转移一下注意力而已,他哪还管屠龙如何。
  “……”
  屠龙皱了皱眉,你不是关心我么,这就完了?不知为何,他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
  “屠龙在这里,还是用些寻常的手段吧,这样他才不会感觉到我对他有太大的威胁,之后才好拉他过来,一起解决酒泉镇的祸事。”
  林久心中打定注意后,他将目光放在自己的右手,那前部分剑身已经满是灰蒙色,被尸气腐蚀的不成样子的桃木剑上。
  咔擦!
  他两指并拢,朝着剑身被腐蚀后的节点斩去。
  吧嗒!
  半截被腐蚀的桃木剑身坠落在地,就如同被燃烧过后的木材一般碎裂成渣。
  而后,林久自后腰位置掏出两张符纸。这正是他之前进入这院子之时,藏在背后的镇僵符和破甲符!
  之所以没放入怀里,反而是塞入了后腰,这也是因为屠龙没给他机会啊,而且他也没料到这院子里面的会是屠龙。
  而且自进来之后,两人一直照着面,他总不能直接从背后拿出来那只无法安放的小手,将符纸塞入怀里吧?
  他这幅在身后藏招,比较“苟”的姿态,怎么能直接表露出来让对方看见呢,他林久不要面子的啊?
  是以,他也只能塞在后腰,用裤腰带卡住了。
  只见林久将破甲符重新塞入怀中,将镇僵符朝上空一扔,而后拿剑的右手猛然刺出……
  嗤!
  断裂的剑口刺破符纸……
  烘!
  瞬间,符纸上面有火星闪烁,然后眨眼之间便蔓延至桃木剑身之上。
  旋即,只见林久手腕一转,便已是倒持断裂的桃木剑,带着熊熊之火猛然下插!
  哧哧……
  嗬呼呼……
  秋生气喘吁吁,满头大汗的跑到一处略显残旧的小院大门前,此处已经是镇子比较边缘的地带了。
  微微缓了口气,秋生用胳膊撸了一把额头的汗渍后,他小声嘀咕道:
  “这里应该就是最后一家了,还好我聪明,在师傅让我通知镇上的居民后,我先找了几家之后,让他们和我一起通知其他人,并且各自划分好了区域,不然单凭我一个人,只怕我就是累死,也不能在晚上通知到所有人。”
  还好林久不在这里,不然得敲死他,难不成就你秋生自己机灵,他林久就不知道这个道理?他之前在教堂的意思,难道是让你一个人去通知?
  砰砰砰!
  而后,只见秋生对着大门拍了起来,边喊道:
  “有人吗,赶紧开……嘎吱~~”
  没等他把话完全说完,大门已经打开,被他直接拍开了,而且还摇摇晃晃的,似乎随时都要倒塌一般。
  “呃……什么情况?”
  秋生一怔,又微微打量了一下这有些残旧的小屋:
  “难道这里是处废弃的屋子?不对啊,我记得这里有人居住的啊,小时候还和文才来过这附近的啊。”
  但就在这时,他突然听到里面传来一阵交谈之声:
  “欸,刚才外面好像有人说话,你们听到没?”
  “没有啊,这里是老大特意选择的地方,已经荒废挺久了。”
  “唉,还是希望叶镇长能早点把教堂控制住,这样的话,我们以后运毒,也可以有个好的落脚点了。”
  “哪里那么容易,没听老大说了吗,这里是他的同门林久的底盘,有点难搞哦。”
  “难不难搞我不知道,我就希望老大去叶镇长家里后,一切都能够顺利,我们也都能拿到自己的那份钱。”
  “行了行了,别说了,咱们还是继续摇色子吧。”
  “继续你个头啊,你都已经输光了,还欠了我那么多钱,谁还和你玩啊,你这不是空手套白狼嘛?”
  “特娘的,欠你钱怎么了欠你钱,等这趟毒运完之后,老子还能不还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