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请叫我九叔 > 第十一章:陈老板的邀请

  是夜。
  “哼!哈!”
  “呼呼!!”
  人声和拳风之声不断响起,两个穿着短布褂的男子在场间不断挪移,或是虎跃而起,如饿虎扑食,或是贴地纵行,如蛟龙滑行。
  汗水挥洒,荷尔蒙大肆激发,展现出男人的阳刚美色。
  林久老神在在的坐在椅子上,看着下方练功的文才和秋生。
  “好了,停下吧。”
  突然,林久喊停,同时站起身来,走到二人面前。
  “师傅。”
  文才和秋生及时收功,站在原地面向林久,他们是在等待着林久的点评,这也是每隔一段时间中,都会发生一次的事情。
  两人所打的招式,都是强身健体,轻身技击的法门,普通人中资质上佳的人也可练习,倒是远不及茅山术法不轻传的密藏性。
  但是这些也是茅山弟子的必修之法,毕竟对付僵尸鬼怪,若仅靠茅山术法,而没有一定的技击之法,也是远远行不通的。
  举个不太恰当的例子,这就有点像是网游里面的法师,法师若被近身了,而又没有近身的技能,那可不就是完犊子了?
  更别说这还是在清朝末年,军阀四起的乱世之中,这人心这一方面的复杂程度,更是远非僵尸鬼物能比。
  是以有点技击之法,也是对茅山弟子自身安全的最大保障,至少跑路的时候不会因为体力不支,落后与人。
  “还算不错,和以前比起来,都有进步。”
  在两人期盼的目光之中,林久随口鼓励了一句。
  这不鼓励不行啊,秋生还好说,没心没肺的也不怕打击,关键是他的天赋确实还算上佳,所学《游龙功》和那《游龙八卦掌》也算是窥得门径了。
  但是文才就不一样了,他自小就自卑,天资也差,学了这么多年,拳脚功夫还是一样的差劲,可以说是惨不忍睹啊。
  是以林久要是实话实说的话,怕不是就要上演一出‘哭皇天’了。
  “文才,你先继续练着。”
  随口对文才吩咐了一句之后,林久对秋生道:“秋生,你跟我过来,我有事情和你说。”
  两人进了里屋,秋生便忙不失迭的问道:“什么事儿啊师傅?”
  林久一边朝外面看着,一边对秋生低声道:“等会儿睡觉你别睡死了,等到夜色深了,你和师傅一起去办件事。”
  “办事?”
  秋生有些疑惑的挠了挠后脑勺,夜深人静的时候去办事?
  难道……
  是要瞒着文才带自己开小灶,就和《西游记》里面祖师敲猴子脑袋一样?
  不过,这对文才来说,是不是有点不太友好?
  这般想着,秋生的嘴角不由微微一翘,并且还搓了搓手。
  嘿嘿……又可以在文才面前装逼了。
  “这臭小子,想到哪里去了?把我林久当成什么人了?!”
  见状,林久面色一黑,不由想到《秋生和女鬼的二三事》,朝着秋生的脑袋便是一个‘栗子’。
  “哎哟~~”
  秋生只觉得脑袋一痛,立马就回过了神来,揉着脑袋对林久抱怨道:
  “师傅,您这突然打我干什么呀,就算真要给我开小灶,也不用真学着《西游记》里面来吧?”
  “开小灶?《西游记》?”
  闻言,林久面色一怔,旋即便知道是自己想岔了,误会了秋生。
  “咳咳。”
  有些尴尬的清了清嗓子后,林久转眼便作出一副‘你不该有这种想法’的模样,怒道:
  “你和文才都是我的徒弟,我给你单独开什么小灶,你把为师想成什么人了?该打!”
  说着,他似乎怒气未消一般,又敲了秋生的脑袋一下。
  “嘶~~”
  秋生连忙捂头,嘟囔道:“既然不是找我开小灶,那您找我还有什么事啊?”
  “被你一打岔,我险些都忘了正事。”
  林久闻言,瞪了秋生一眼后,这才解释起来:
  “事情是这样的……
  白天的时候师傅我阻止教堂重开未果,所以想着要提前除去隐患。
  这三煞位现在被人气冲撞,里面的僵尸迟早要会脱困而出,到时候必然是大祸,所以我们得在僵尸破封之前将之击杀!”
  “那……师傅你的意思是,我们等会儿偷偷潜入教堂,斩杀僵尸?”
  眼珠子一转,一向有些小聪明的秋生就明白了林久的意思。
  “不错。”
  林久点头道:
  “文才性子憨厚且胆小,所以我没告知他,秋生你不一样,性子机灵,到时候和我一起过去,也能给我一定的助力,方便我行事。”
  其实,他只是需要一个人放风,打打下手而已,但是这话不是得赶着好听的说嘛。
  “师傅这话的意思,是在夸我聪明吗?嘿嘿……”
  (*^▽^*)
  心中舒坦,秋生一拍胸脯,语气坚定的道:“师傅你放心,到时候一切有我。”
  “师傅,师傅。”
  这时,外面传来文才的声音,紧接着他的身子也蹿了进来。
  看着对方风风火火的模样,林久心中一紧,难道自己和秋生的对话被这家伙听见了?
  不行,等会儿不管他怎么说,自己都绝对不能答应带他一起过去,不然只怕是要被坑惨了。
  然而,还没等打定好注意的林久说话,文才却是直接指着外面道:“师傅,安妮的父亲过来找你了。”
  “安妮的父亲,酒楼的陈老板?”
  林久面色一怔,本要对文才说出去的托词也直接咽了回去,难怪这臭小子风风火火的跑进来,原来是因为这个原因啊。
  “是啊是啊,安妮的父亲,陈伯父。”
  文才连连点头,转而又对林久催促道:“师傅您还是赶紧出去见见吧,免得怠慢了客人。”
  “我都不急,你急什么?”
  闻言,林久没好气的瞪了文才一眼,这个臭小子,你还没把安妮舔到手呢,就胳膊肘朝外拐,先把师傅我撇到一边一去了?
  “不过,这姓陈的找我做什么?”
  带着疑惑,林久走了出去。
  大厅,一身蓝色长褂的陈老板已经是等候多时,在见到林久走了出来之后,连忙迎了上去,道:“九叔,你出来了。”
  “嗯。”
  点点头,林久疑惑道:“陈老板,你这找我有事?”
  “哦,是这样的。”
  陈老板解释道:“这不是今天教堂重开嘛,所以大卫在我那酒楼布了宴席招待大家,也算是让彼此都认识一下,九叔你在镇上也是德高望重,所以……”
  “不去!”
  没等对方把话说完,林久一甩手,直接打断。
  他可是都计划好了,夜深的时候要去除僵的,哪里有什么精力去赴宴,而且还是跟白天起了冲突的那些人。
  旋即,便见林久迤迤然的走向椅子处,一抖衣服下摆,大马金刀的坐下:“陈老板还是请回吧,宴席我就没必要去了。”
  “九叔,我知道白天教堂的事情让你很不高兴,但还请九叔你给个面子,大卫摆好宴席,也有着为九叔你赔罪的原因。”
  “赔罪?呵,要是赔罪的话他不会自己来请我?”
  林久一边抖着腿,一边瞥了陈老板一眼:“行了,陈老板你就不用多说了,我也不需要什么赔不赔罪的,请回吧。”
  “九叔。”
  闻言,陈老板却是急了:
  “九叔你就算是给我一个面子行吧?
  你也知道的,我可是一直都信茅山的!而且前两天我女儿安妮刚回来,今天这宴席也算是一个洗尘宴,九叔你作为长辈,又是茅山弟子,你这要是不在的话,我这心里也不踏实啊。”
  听到这里的时候,林久面色一缓,但还未等他说话,一旁候着的文才却是点头道:
  “是啊师傅,既然陈伯……老板都这么说了,师傅您要不还是去一趟吧?”
  “怎么,你想去啊?”
  闻言,林久腿也不抖了,目光幽幽的看向文才,这货简直是色迷心窍了,欠收拾!
  “别多嘴!”
  旁边,秋生看了看林久那令人捉摸不透,但一看就是想打人的表情,连忙一拉文才:“师傅和陈老板说话,你插什么嘴!”
  他这是在护着文才,也是在给文才提醒儿呢。
  当即,文才也醒悟了过来,连忙缩了缩脖子,脸上也再度呈现为‘菊花’模样,而且还是那种很复杂的‘邹菊’的模样。
  得,这下怕是要凉喽,安妮见不到不说,只怕还得被师傅强行请着吃‘板栗’了。
  “九叔,你就听我一句劝吧,大家都是街坊邻居,事情不要搞的太僵嘛,而且你毕竟还是在酒泉镇生活,大卫的父亲怎么着也是镇长……”
  陈老板走到林久的身前道:“再说了,你这要是不去,别人还以为你是怕了。”
  “怕了?”
  林久一挑眉,心中却觉得好笑,这陈老板还真是有点意思,都直接激将起了自己了。
  不过他这话中意思倒是不假,若是自己不去,这镇上的‘长舌妇’们得知后,还指不定会传出什么天主教一来,茅山弟子自惭形秽而退的瞎话……
  “镇长又怎么了?还有那些重开教堂的秃子,我师傅可是正宗的茅山传人,能怕他们?”
  秋生不屑的道:“早上要不是师傅大度,不愿意和他们计较,我第一个就冲出去揍那油头粉面的大卫去了!”
  “就是就是。”
  文才也是一脸认同的点头,那大卫确实不是个好东西,安妮第一天回来的时候,自己上去说话,那家伙就故意阻拦,还说些自己听不懂的洋话。
  “好了,别说了。”
  林久摆了摆手,旋即站起身来,对陈老板道:“行吧,陈老板你先过去,我马上就过来。”
  “九叔你同意了?”
  闻言,陈老板脸上闪过一丝喜色,旋即点头道:“那好,我就先回酒楼了,九叔你准备准备也赶紧过来吧。”
  眼看陈老板走后,秋生忍不住凑到林久面前道:“师傅,您这怎么突然又改变注意要过去呢?咱们不是说好晚上要……”
  “咳咳。”
  林久咳嗽一声,打断了秋生的话,示意文才还在一旁呢。
  旋即,他随口解释道:“文才不是想要过去看看吗,那就过去看看。”
  他同意前往自然不是因为这般瞎话,当然了,也不全然是因为陈老板把话说尽的请求,和怕‘长舌妇’们在私下嚼舌根。
  既然是宴席,那么本地的大财主肯定会在,那必然会有烟馆、赌坊、青楼这三家的老板,到时候,得知这些人的身份后,那吴神父的脸色肯定会很有趣。
  就算大卫隐瞒不说,甚至编造这几人的身份,但他林久不是在的嘛,谁还不懂个英文了?
  白天你大卫给我肆意搅和,你吴神父也给我装傻装懵,我林久大度不愿计较,但待会儿你们就知道这个中滋味了,哼!
  说白了,他就是想去看看热闹,顺便搅和搅和。
  说的再白一点,其实就是没节操的作者想要单纯的水一章,毕竟昨天没更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