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请叫我九叔 > 第十二章:赔罪道歉

  林久的想法其实很简单,受了气,虽然消了,但心里还有疙瘩,得还!
  怎么还?酒楼的宴席就是个好机会,而且他已经打定注意中途退去。
  是以,就算之后去教堂除僵的时候出了什么动静,基本也不会有人怀疑他,而且就算是怀疑也没用。
  无它,喝多了,醉了!
  “走吧。”
  林久看向文才和秋生:“这有免费的夜宵吃了。”
  “太好了,能看见安妮了。”
  闻言之后,文才的脸上泛出菊花笑,他身旁的秋生也是低声‘嘿嘿’了两下。
  …………
  “爹地,怎么样了,九叔说他什么来啊?”
  陈老板刚回到酒楼宴席上,他女儿安妮便主动相问。
  “是啊伯父,怎么是您先过来了,九叔呢?”
  穿着格子西装的大卫走到陈老板身边,皱眉道:“我这可都准备好了,要为白天教堂的事情给他赔罪的,难道他不给面子?”
  要不是因为之前教堂林久那番话,搞得他心里七上八下,担心自家一直以来所为的事情暴露,他才不会想着要宴请林久,主动给对方卖好。
  “没有。”
  陈老板摇头道:“大卫你放心,九叔已经答应了,马上就会过来。”
  “哦,那我就放心了。”
  大卫点了点那苍蝇站上去都会打滑的脑袋,心中也微微松了口气。
  既然林久接受了自己的宴请,那么也就是说没有为白天的事情生气,那自家所做的事情,到时候也能让对方闭嘴不谈。
  毕竟放在镇上,这运毒的事情,可不怎么小啊,而且林久德高望重,颇得人心,要是说了出去,自家可就完了。
  “Father(神父)来了!”
  这时,楼下有人唱名,这是大卫安排的,只有这样,才能显示得出来对吴神父的看重嘛。
  也只有这样,才能慢慢的让对方竭力的信任自己,往后能利用教堂的神职人员,将运毒的生意做到更大嘛。
  在吴神父带着他最为看重的森修士一起上来时,楼梯口还有大卫安排的两个仆人连忙恭敬相迎。
  “Father(以后直接打神父),欢迎欢迎。”
  大卫也是满脸热情的迎了上去,按照西方的礼仪,和对方握着手,然后一路相扶,来到宴席上面。
  然后大卫对着席间的众人笑道:“这位是神父,想必不用我多做介绍了吧?”
  “欢迎欢迎。”
  大家也很给面子,早早站起身来相迎,且满脸笑容,显得极为热情。
  “好好,大家好。”
  吴神父对着席间的众人点着头,见大家这般热情,他心中也着实满足。
  看来来酒泉镇传教是来对了,这些生活在水深火热中的人们,恐怕是盼望我天主教的到来已久啊。
  “坐坐,大家都坐。”
  大卫连忙招呼众人坐下,然后按照自己所坐的座次,朝着右手边一个个的为吴神父介绍着:
  “这位是安妮,神父你也知道,我就不多说了,在安妮旁边的是她的父亲,也是这间酒楼的老板……”
  “走吧,上去吧。”
  这时,林久带着文才和秋生,也已经是来到了酒楼之内。在微微整理了一番仪容之后,他这才带头朝着楼梯上面走去。
  身后的秋生见状,也是学着林久这个做师傅的样子,在自己身上抖了抖,整理了一下,然后抬头挺胸,好似一只骄傲的大公鸡,跟了上去。
  最后的文才见着秋生的举动,不由撇嘴摇头,似是看不过去他学林久一般。但是等秋生上楼不见身影之后,文才却是连忙整理起了身上的衣物。
  而就在他要踏上楼梯的这时,却又似是想到什么一般,连忙摊开掌心,在上面啐了两口唾沫。
  旋即,他双手合十搓揉一番,好让唾液均匀化开,而后便在脑袋上面捯饬了起来,好让自己顶着的蘑菇头看起来,更像是一颗经过‘规范化’管理之后的蘑菇。
  “九叔来了?!”
  就在林久刚自楼梯口露出半个身子的时候,正站着在为吴神父介绍众人的大卫眼尖,立马就看到了他的身影。
  “不好意思神父,我去迎接一下。”
  对吴神父致歉一声后,大卫离席,走向林久,满脸笑容的额伸手虚请道:“九叔,这边。”
  “嗯。”
  淡淡的瞥了一眼态度大变,好似等会儿真的是要给自己赔礼道歉一般的大卫,林久不动神色的朝着席间走去。
  在他身后,秋生和赶了上来的文才紧紧跟随,并不时的看看场间的众人,准确的来说,是偷瞥着巧笑如嫣的安妮,然后暗自笑的跟个傻子一样。
  嗯,主要说的就是文才这个哄抬B价的舔狗,没救了。
  “九叔来了。”
  “九叔快坐。”
  安妮等人见林久走来,立马笑着招呼道。
  “九叔,坐。”
  大卫满脸笑容的跟在林久身边,示意他坐在吴神父的旁边。
  看了看在场的几人,林久一边坐下,一边心道果然。
  果然这酒泉镇三大财主都来了,黄赌毒俱全啊。
  “九叔,是这样的,今天请大家过来,除了介绍大家认识一下呢,也有为安妮接风洗尘,和为九叔您赔罪的原因。”
  大卫站起身来,给自己倒了杯酒,对林久举杯道:
  “今天白天的时候,是我这个做晚辈的不对,说话没经过脑子,冲撞了您,还请九叔你大人不记小人过,这杯,我先干为敬。”
  话落,他将杯中酒液一饮而尽,旋即杯口朝下对着林久示意了一番,表明自己一滴未留。
  “好,大卫这事儿做的对。”
  “是啊是啊,九叔毕竟是长辈嘛,是要赔罪的。”
  看他这幅诚恳的模样,场间不少人都纷纷喝彩,似乎是被大卫的气度折服了一般。
  此时坐在他身边的安妮,就连看向他的目光,都有着流光闪烁,怕是心口的小鹿开始乱撞了……
  只是,也不知道这小鹿撞没撞死。
  这一幕也让站在林久身后的秋生撇了撇嘴,文才面色的更是一苦,转而便不爽的看向大卫。
  “九叔,既然大卫都知道错了,那……你怎么看?”
  陈老板将目光看向林久,他是想要劝和,毕竟他信奉茅山,也见识过林久的本事,又知道自家女儿的一颗芳心挂在大卫身上,是以不想双方的关系太僵。
  “呵呵……道歉就不必了。”
  林久面色毫无波澜的道,旁人可能会信这做戏做的精妙的大卫,但是他毕竟是知道原剧情的,可不会被对方蒙骗。
  是以,对于大卫赔罪的举动,他是没有丝毫反应,不,还是有的,他心里其实有点想笑,因为他大概的猜到了大卫的想法,以及这般做的目的。
  无非就是想借机警告自己,不要多管闲事,多管他们镇长父子运毒的闲事,这才是大卫邀请他来此的真正目的。
  至于赔罪道歉……呵呵。
  “九叔,你这……”
  果不其然,在陈老板哑然开口之下,大卫不等他将话说完,便直接打断:
  “没事世伯,赔罪我是肯定要赔,但是这也不代表着九叔必须接受,想来也是我此前的举动太过分,以后我会再向九叔致歉,以表我的诚意。”
  旋即,他又面向林久,脸上的笑容不减分毫,语气却是暗含警告:
  “九叔你呢,希望也能明白我的诚意,一切事情还是一如既往,做好自己以前的事情就好,其他的您就当做没看见,不要多事就行。”
  “呵呵……一如既往?”
  林久嘴角一勾,并未多言,拿起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
  见状,大卫心下松了口气,认为这是林久服软了。
  “这……”
  场间,众人对视一眼,有些不明白这二人是在打什么机锋。
  “来来,神父,我继续为您介绍一下大家的身份。”
  或许是心事去了一件,此时大卫的语气都透露着一种轻快。
  ps:大家会不会觉得节奏有些慢?要是不愿意看这种内容的话,请在本章留下章评,我会按照意见调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