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请叫我九叔 > 第五十章:秋生……出事了! 感谢青莲大道歌的六百点币打赏!

第五十章:秋生……出事了! 感谢青莲大道歌的六百点币打赏!


  就在秋生思绪泛滥,心中苦涩的时候……
  “吼!”
  一声杀机四溢的咆哮在此间震荡。
  旋即,只见那一袭白色睡衣,唯有左胸部位焦黑一片,隐隐露出里面白花花肌肤的女僵尸,已是带着无比凌厉的杀机而来!
  难怪……
  难怪这女僵尸会这般追杀秋生,敢情是之前被秋生一剑袭胸了呀,若是有后世的沙雕书友在此,一定会恍然大悟,从而发出这般感慨。
  “艹,想要小爷的命,你至少也得给我垫背!”
  见状,秋生大惊,他连忙撑地而起,但心下亦是发狠了。
  旋即,只见他紧了紧手中的半截桃木剑,看向女僵尸的眼神变得无比果决,嘴中在朝着一旁的修士们低喝:
  “快走,去教堂,去找我师傅!告诉他,我这不成器的徒弟没给他丢人!今天,小爷也算是独自杀了一回僵尸了!”
  确实,他所言不假,他确确实实的杀了一回僵尸。
  之前,那赵三变作的僵尸被他一剑贯头,被无尽的火焰逐渐包裹之后,此际是早就成了一滩灰烬了。
  “秋生……”
  修士们在犹豫,所学的教义可没教他们在遇到“魔鬼”之时,能直接抛弃同伴而逃啊。
  “走!”
  见状,秋生厉喝出声,而这一声来自内心的呐喊,似乎也给了他新生的力量一般。
  嗒!
  而后,只见他脚步重重一踏,直冲杀机暴涨,面目狰狞而来的僵尸!
  虽千万人,吾亦往!
  “除僵诛鬼……师傅……现在,我好像有些明白了……”
  秋生的眼里,似乎带上了某种决绝。
  “走!”
  看到这一幕,修士们沉默了,其中年长的那位眼眶泛红的咬牙低喝:“走啊!”
  哒哒……
  寂静的路上,泛着林久的脚步声。
  此时,他自教堂出来之后,直接来到了之前陈老板等人歇息的地方。
  “没有僵尸残留的气息。”
  站在原地,林久吸了吸鼻子,心中愈发肯定了之前自己对陈老板所分析的言论。
  唰唰……
  而后,却见他的身子又朝道路一旁的黑暗中走了进去,根据之前陈老板和自己的描述,这里应该就是安妮最后消失在他眼中的位置。
  “嗯……?”
  刚一入内,林久的面色便是一怔,转而有些古怪。
  一抹艳红色的物件,就这般“磊落”的在明亮的月光之下,呈现在他的眼底。
  “原来如此……”
  瞬间,林久心中便恍然了,难怪安妮没有来教堂啊。
  “虽然和我所分析的略有出处,不过安妮最后终归还是会回家,而在这个时间点,才往往是最危险的啊……”
  念及于此,只见林久直接朝着道路上面走去,速度极快的前行。
  目标,陈老板的家中!
  “奇怪……怎么回事?!”
  但刚没走多远,他心中却感到莫名一紧,更是七上八下的让人极为难受。
  “这是……心血来潮……”
  林久脚步一顿,转而慢步前行,面上有些阴晴不定的看着前方黑暗的路途,似乎,那无尽的黑暗之中,布满了森寒的杀机!
  “是我此去有大凶险么……还是说,我身边的人……不好!”
  他嘴里微微念叨了两句,但突然,他似是想到什么一般,面色大变:
  “秋生,秋生还没回来!”
  之前天色未完全黯淡下去,他便让秋生出发,去把那些不愿挪窝的人带到教堂。
  目的,就是防止这些人被僵尸咬了,从而会让吸食血液后的僵尸提升实力,亦会再诞生出来新的僵尸,到时候稍不注意就会成为一个大麻烦。
  但是现在天色完全黯淡都已经多时了,按理来说,秋生应该是该处理完了事情,把人给带回来了才是。
  但是现在,秋生等人未归,而他突然“心血来潮”,那么就只有一个原因了。
  秋生,遇到危险了,或者说……遇到僵尸了!!
  “不行,我得加快速度了!”
  只见林久呼吸的节奏一变,他脚下便要朝前奔跑而出,他要用上法力护持,不计体力的前行了。
  但就在这时,他眼神突然一凝,虎视前侧,沉声喝道:
  “谁?!”
  同时,他的手中有微朦的清光一闪而逝,旋即,只见一把仅剩三分之一长度,好似被焚烧过的桃木剑被他牢牢握在掌心。
  这桃木剑,正是之前吴神父让他在石台取走,那晚带着秋生除僵时所用的桃木剑。
  此前这桃木剑被他收回来后,他发现这剑身虽然损毁了些,但还是能够收回在系统空间中的,于是便收回在空间之中了。
  “哈……嗬……嗬……”
  嗒嗒嗒……
  紊乱的喘气声,纷杂的脚步声,在前方回荡而起,但似乎是被林久这突然的低喝吓了一跳,这脚步声微微一顿。
  下一瞬,脚步声再度响起,且愈发紊乱,同时,有一个极为急切的呼喊声响起:
  “九叔?是九叔吗?”
  “人声,没僵尸气息。”
  林久眼中警惕减缓,手中桃木剑亦是被收起。
  哒哒哒……
  脚步声愈发近了,同时,一行五个身影,隐隐约约的出现在了林久的眼底,双方相距差不多六七米的样子。
  “这是之前和秋生一起,帮忙带人回来的那几个修士!”
  微微辨认了一下后,林久心中极为不安,因为,这五个人当中,没有秋生!
  “九叔,是不是你?”
  此前那个声音又响起了,是五个身影之中,跑在头前的那个。
  “是我。”
  林久快步迎了上去,他现在想知道秋生怎么了,为什么没有和他们在一起回来,是不是已经……
  “九叔……”
  没等林久主动相问,这领头的修士一来,立马就眼眶通红的抓住了林久的胳膊。
  一见对方这模样,林久心里立马就是“咯噔”一下。
  这时,只听那修士语气哽咽的道:
  “九叔,秋生……出事了!
  我们找到赵三家里的时候,他们……他们已经都变成了僵尸了!
  秋生……秋生为了救我们……他一个人挡住了僵尸……秋生让我们告诉你,他说……他说他这不成器的徒弟,没给九叔你丢人!”
  嗡~~
  瞬间,林久只觉得脑袋中一阵轰鸣,眼前也是一黑。
  只见他身子一晃,险些一个踉跄跌倒。
  “怎么……这怎么会这样……”
  林久嘴中在微微呢喃着,心中更似是有一股极大的悲伤涌了上来,却又好似什么都没有一般,空荡荡的。
  这刹那,似乎秋生往昔的音容均在他的脑海翻涌。
  有调皮捣蛋的,和文才一起打打闹闹的,欺负文才的,亦有给自己嬉皮笑脸,也有偷懒不练功的,但最后,却是停留在了教堂中,他在林久面前蜷缩,不愿意去带人回来时的模样。
  “可是……我明明以前都想要赶走他的啊,为什么我还会……”
  林久眼中有些迷茫,亦有自责:
  “如果,之前我没有让他去,是不是就不一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