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请叫我九叔 > 第六章:终究心软

  当女鬼再无动静,化作灰烬之后,一道文字出现在林久的脑海之中:
  【击杀低级厉鬼,功德值+30】
  “这么少,就加了三十点功德值?”
  林久暗自皱眉。
  不过少归少,这三十点功德值加上之前新手礼包的一百点功德值,已经可以提升他的一些技能了。
  例如他属性面板上,术法一行之中的赶尸术、请神术等等,后面已经有了加号亮起。
  这时,早早退开在一盘的秋生、文才二人,在见到红衣女鬼已经被林久斩杀之后,这才凑上前来。
  “师傅,我们错了。”
  两人低着脑袋认错,态度显得极为诚恳。其实也是二人之前在林久除鬼,退在一旁时的商议。
  现在主动认错,或许还能让师傅消消气,再微微一说明缘由,师傅必然不会真的怪罪。
  不得不说,二人这算盘倒是打的精妙。
  “错了?”
  闻声,林久一挑眉,继而摇头道:“不,你们没错,是我错了。”
  “啊?”
  闻言,秋生二人有些傻眼,面面相觑的互看一眼,师傅说他错了?这是什么意思?
  负手提剑,林久语气没有一丝波动的道:“行了,你们走吧。”
  “走?”
  文才看了看秋生,有些没明白林久的意思,这是打算将此事揭过,不收拾自己二人了?
  秋生和文才想的差不多,虽然他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劲,但是也没多想,他对着文才挤眉弄眼的示意道:
  “我就说了吧,只要我们老实低头认错,师傅一定心软,不舍得打骂我们的。”
  旋即,他偷瞥了一眼面无表情看着自己的林久,手上赶紧一拍文才,面容肃然的道:“没听到师傅说的话嘛,赶紧收拾东西回家了。”
  话落之后,他又朝着林久卖乖,挠头憨笑。
  他这模样,真像只狐假虎威的狐狸。
  而且还是那种在惹出了事情后,将自己给摘得干干净净,就好似所有的过错都是文才弄出来的一般,脸皮真厚。
  “哦。”
  文才憨憨的一点头,就要去收拾作法的工具。
  “不用你们收,我自己来。”
  林久面无表情的道:“刚才我已经说了,让你们走!意思就是……从现在起,你们就不再是我林久的弟子了。”
  “什么?!”
  脑子“嗡”的一下,秋生二人彻底懵了,师傅这是要赶自己二人走,不要他们了吗?
  秋生笑容有些僵硬的道:“呵…呵…师傅你是在开玩笑吧?”
  他一向机灵,这时是真的意识到了不对,以前就算是惹祸了,林久也是从来没对他们说出过这种,要让他们走,自此断绝师徒关系的话。
  “是啊师傅,你别吓我啊。”
  文才面容慌乱的附声道,看他这模样,似乎下一刻就要哭出来一般。
  瞥了二人一眼,林久不言不语,自他们身侧绕过,走到案台处,收拾起来作法的工具。
  见林久这幅完全就是来真的的态度,秋生彻底慌了,他疾步走到林久身旁。
  ‘咚’的一声,秋生跪在地上,语气惊慌的道:
  “师傅,我知道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我以后保证听话,好好练功不偷懒,您千万别赶我走啊师傅。”
  “师傅,我也知道错了,您千万别赶我走啊。”
  文才亦是跪在林久身前,语气哽咽的道:“我真的知道错了,以后会好好听话的。”
  闻言,林久却依然不言不语,手上动作迅速,用案台上的黄布将所有东西包裹好后,打了个结,旋即背在背上,就要迈步离去。
  “师傅!”
  见状,秋生连忙用膝盖蹭地,拦住林久的去路,一旁的文才见状更绝,一把就抱住了林久的左腿。
  他大哭了起来:“师傅,别赶我走啊师傅,我真的错了。您饶了我这一次吧,我真的知道错了!
  要是离开了师傅你,我怎么活啊,从小到大就没人喜欢我,我父母早亡,镇上的亲戚也不待见我,除了师傅你对我好,还给我取了名字,就再也没人真心喜欢我了……呜呜……”
  林久听得心中一抽搐,是啊,当初自己来到酒泉镇的时候,文才那时候还被人叫做大狗吧,浑身都是脏兮兮的,那时候……
  不行,千万别想,既然都打定了注意,心得硬!
  “撒开!”
  林久左腿一抖,文才便再也抓不住,就在他要再次扑过来抱腿的时候,林久却是一脚将其踹倒在地。
  这一脚林久狠心之下没有留多少力,让文才瞬间岔了气,躺在地上都起不来身。
  “师傅……”
  然而,就在他要继续绕过身前的秋生时,秋生却是扑了上来,一把抱住林久的双腿。
  他跟随林久习练《游龙功》多年,且天资聪颖,此时早就练出一身大力,这双臂发力之下,竟是让林久一时难以挣脱,甚至都感受到腿部传来的轻微刺痛感。
  “师傅,我知道,我知道是我们不好,老是惹您老人家生气,你要打要骂都行,但是千万别赶我们走啊。”
  秋生语气哽咽的道:
  “从小,从小我的体质就不好,经常生病,甚至都有人说我活不过十八岁,说这是我命中的劫难!
  是师傅,是师傅您老人家路过任家镇的时候,收了我当徒弟,让我拜了祖师爷当干爹,传授我修行之法,我这些年来才能够身体健康,到现在都没生过病……
  师傅您对于我来说,就是天大的恩人,也是和我姑妈一样,是世上最亲最亲的亲人了!
  我知道这次是我不对,是我贪玩、瞎胡闹,但是不管怎么样,您要打要骂都行,哪怕打死打残我都行,就是千万别赶我走啊师傅!”
  林久听得心中直抽搐,忍住,千万别心软啊,只要忍住了,你以后就不用带着这俩坑货,专门给他们擦屁股了。
  这时,文才缓过气来,忍着胸口的疼痛,连跪带爬的到了林久身旁,满脸鼻涕眼泪,也不说话,就朝着地面的青石板上叩头。
  咚!
  一声巨响,让林久吓了一跳,看向一旁的文才,心中更是一震。
  文才有些头昏脑涨的抬起头来,此时他额头已经是通红,但他却是丝毫不顾,好似感觉不到疼痛一般,再度弯腰磕下去。
  咚!
  又是一声巨响,以他这种似乎要磕碎地砖的力度,再度抬头之时,额头已经肿胀起来。
  文才本人更是身子一歪,差点倒在地上,得亏他用手撑住了,这才没栽倒在地。然后他也不缓神,腰身一低,又要再度磕下去。
  “文才……”
  见到文才险些栽倒在地,林久心中一紧,转而又看到他要再度磕下去时,不由叹了口气:
  “这都是什么事啊,算了算了。”
  以文才这种决然的磕法,这第三下下去,绝对会磕破额头,血流不止!
  林久终究是心软了。
  他连忙对文才道:“别磕了,我不赶你们走了。”
  然而文才如同恍若未闻一般,继续朝着地面磕去,却是前面那么大力度的两下,让他头昏脑涨,没听到林久的话。
  见状,林久连忙对着低头对秋生道:“还不赶紧放开我,你真想让文才磕死了不成?”
  旋即他便不再管闻言之后,神色征然的秋生,双腿一用力,直接挣脱而出,当即便是一个跨步,将腿伸到文才身前。
  嗒!
  文才再度磕下,却感受到一股不怎么坚硬的绵软触感,好似布面,伴随而来的,还有一股奇怪的味道。
  这是海的味道……咳,是林久的脚臭味。
  “行了,赶紧起来。”
  林久弯下身子,将文才从地上提溜了起来,看着此时对方额头已经鼓胀起来的大包,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
  “师傅……”
  文才眼神有些恍惚,念叨一句:“师傅,你别赶我走,他们都不喜欢我,文才只有师傅你和秋生了。”
  “好好,我知道了。”
  林久有些头疼。这都叫什么事儿啊,没想到自己最后还是心软了,这两个兔崽子也真是够厉害的,特别是文才,一句话不说就开始‘咚咚’的磕头。
  早知道会是现在这般的情况,自己何必躲在一旁看了半天戏呢,直接出来解决了那红衣女鬼,只怕现在躺在床上睡的正香吧?
  “师傅,您真原谅我们了,不赶我们走了?”
  秋生这时也从地上站了起来,小心翼翼的看着林久问道。
  “嗯。”
  林久没好气的瞥了对方一眼,要不是这家伙死死抱住自己的双腿,说不定也就留没了文才磕头的机会,自己也就直接走了。
  “太好了!”
  秋生全然不顾林久的眼神,欢呼了起来,又连忙去揽住文才的肩膀,喜道:“文才,听见了吗,师傅说了,不赶我们走了。”
  “耶!”
  头脑昏胀的文才也回过神来,欢呼起来。
  而后,秋生又连忙来到林久身边,将他肩上背着的包袱取下:“嘿嘿,师傅,我来背,我来背。”
  “秋生,我帮你一起拿。”
  文才凑过去要帮忙。
  “不用不用,文才你歇着。”
  秋生出言拒绝,道:“刚才可是得亏你出了大力,现在这点小事我来做,你头上还顶着个大包呢。”
  “哼,这两个臭小子。”
  见状,林久勾了勾,或许,这样也挺好的吧?
  想必经过今天的事情之后,这俩货心中也会谨记,以后不会再和以前那样瞎胡闹,也不会和那份记忆中的那般,四处惹祸了吧?
  毕竟,这里终究不是电影剧情中的世界,而是真正的现实世界,往后的事情究竟如何,谁又能说的清呢?
  这般想着,林久也逐渐放宽了心。师傅曾言,世间有诸般缘,诸般法,或许,这就是自己和秋生、文才二人的缘法吧……
  旋即,只见林久摇摇头,面带笑容,头也不回的大步朝酒厂外面走去。
  “师傅,等等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