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请叫我九叔 > 第二十八章:说清事情

  “教堂出大事了?”
  听着森修士喊出的那道声音,林久眉头微微一皱。
  这教堂还能出什么事?而且就算是出事了,那也不该是来找他吧?
  “师傅……”
  看着沉默不语的林久,秋生试探性的提醒了声,而后他朝着门外指了指。
  “去开门吧,让他进来。”
  林久回过神来,对秋生吩咐道。
  “是,师傅。”
  秋生闻言,点了点头后,便直接跑去开门去了。
  而后,站在原地等待的林久,便看到森修士的身影,自门外急匆匆的小跑了进来,就连声道谢的话都没来得及和秋生讲。
  “什么情况,这小秃子太没礼貌了吧?”
  秋生在身后无语的看着森修士的背影,而后随手关上了大门之后,亦是走了进去。
  “九叔,太好了,终于见到你了。”
  一路跑到林久跟前,森修士这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而后,只见他掀下头上的帽子,对林久道:“我这次过来找九叔你,是神父让我请你过去教堂帮忙的。”
  “请我帮忙?”
  皱了皱眉,林久抬手,示意森修士先别着急。
  而后,只听他道:“你先把气顺下来,然后再和我说说,这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了?
  不然你这没头没脑的找过来,我就算是想要帮忙,也是没有丝毫头绪啊。”
  “就是。”
  秋生此时也走了过来,搭话道:“你这话说的含糊不清的,谁知道你想表明什么?”
  “噢~”
  森修士一愣,旋即恍然,知道是自己太过心急,也没把话说清楚。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他连忙解释起来:“事情是这样的……三天之前,大卫遭遇雷击,身体受到重创,被大规模烧毁,寻医无果的情况下,只好请了学过医的神父帮忙。
  虽然大卫为人劣迹斑斑,做的事情也和神父、和天主教的教义不合,但是神父看了大卫的惨状也是于心不忍,于是还是同意了。大卫也被送到了教堂……”
  “等会儿!”
  这时,秋生听着听着,发现有些不对,出言打断道:“你刚才说的是大卫?他没被雷劈死?!”
  说到最后,他更是疑惑的看向林久。
  “你看我干什么?”
  林久没好气的瞪了秋生一眼,没被雷劈死就没劈死呗,这么看着他干吗?难道是以为他林久想蓄意杀人,结果还没杀掉不成?
  他会是这种人么?
  嗯?
  他怎么可能是这般一言不合就要人性命的凶人?
  他林久,那可是茅山高徒,是受到过正规教育的精英,是在未来的人生路中,要秉持着救死扶伤、锄强扶弱的理念的!
  纵是那大卫有着百般不是,更是蓄意加害、诬陷与他,还……好吧,编不下去了。
  摊牌了。
  其实他所学的理念就是以牙还牙!他师傅一叶真人更是典型的【十世之仇尤可报】的公羊学说信奉者。
  只不过相对来说,林久的性子要稍微温和些罢了。
  当然,对于大卫,他是真的想以一道雷给彻底解决的,但是没办法啊,实力不允许啊。
  第四层的【上清五雷咒】虽然威力不俗,但他当时不是为了选择装逼嘛……咳,不是,是当时那种情形,他却是没有充分的理由直接对付大卫。
  不然的话,要是他直接掌毙大卫了,那这酒泉镇他也待不下去,甚至镇长还会带人报复他。
  是以,他选了分离而出的这种方式让雷霆劈下,既有风范,也没能让人怀疑上他。
  只不过换成这种方式的代价就是,他得了一个‘神人’之称,还坑的自己被妇女们乱摸……咳,不是,代价就是这【五雷咒】的威能被大大的减弱了,能将大卫重创已是不易了。
  当然了,若他是法师之境的实力,或者【五雷咒】是在第五层的话,那自然是都能轻易让大卫瞬间暴毙,甚至化作飞灰!
  “嘿嘿……”
  见林久眼神不善,秋生下意识的一缩脖子,讪笑道:“没什么没什么。”
  心下,他却是在叹息:“师傅终究还是太心软了啊,大卫那个瘪犊子都这般针对他老人家了,他还手下留情,唉~~”
  看来,这以后还是得看他秋生的了,以后若是再有这种人在师傅他老人家面前蹦跶,为了避免师傅手下留情,那么也就只有自己来狠下心办事了!
  不过,前提是他这本领也要尽快练好了。
  努力!
  林久没再理会秋生,他对森修士颔首道:“你继续说。”
  “好的九叔。”
  点点头,森修士继续讲述起来(此处算是BUG,勿追究。):
  “在大卫来到教堂之时,神父也将二十年前那位老神父的后事给处理完毕了,然后便让我们专门将隔壁的房间收拾干净,用来让大卫修养,免得感染了细菌……”
  说到这里后,他微微一顿,眼中闪过惶恐之色:
  “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昨天晚上陪着大卫的王修士突然暴毙了,而且全身包裹着绷带的大卫更是消失不见了!”
  “王修士暴毙?大卫不见了?”
  林久神色一怔,倒是一旁的文才大咧咧的道:“那这事情还不简单嘛,大卫弄死了王修士然后跑路了呗。”
  “你别插嘴,老实听着。”
  秋生翻了个白眼,文才这个蠢货,大卫都被师傅用雷给劈成重伤了,他还能打的过别人?
  就算他打的过,他怎么跑路?狗爬么?
  而且……他有必要杀人么?
  “如果只是这样的话,你们自己去找人就行了吧?”
  林久没理会这两个缺货,对森修士问道:“所以,你现在来找我,是不是这里面还有什么奇怪的因素?”
  “对。”
  森修士面色慎重的点头道:“今天早上起来,我们发现王修士暴毙,大卫人也不见了后,第一时间就在四周找过。
  然后……我们发现了隔壁,也就是之前老神父所在的那间小屋里的石台,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直接崩碎了,里面一片狼藉,还有一些墨绿色的液体。”
  “墨绿色的液体?”
  林久听罢,面色微微一凝:“所以……吴道兄就让你来找我了?”
  “不止如此。”
  森修士摇头道:“我们还在王修士的尸体上面发现了奇怪的伤口,好像是被什么动物咬过一样。
  然后早上有本地的帮工见了之后,对神父说可能是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说九叔你是这方面的行家……”
  “奇怪的伤口,墨绿色的液体……”
  听罢,林久的面色已经变得极为凝重了,心中也浮现出了答案,那是一个物种的名称,但是,他不希望自己的猜测是真的。
  “走,我和你一起去教堂看看。”
  林久对森修士说了句后,又将目光看向秋生和文才:“文才你留在家里看家,秋生跟我一起去。”
  话音刚落,他便和森修士头也不回的走了。
  “看家哈。”
  秋生走到文才身旁,一脸贱兮兮的拍了拍他的肩膀,旋即不顾呆若木鸡的文才反应,便小跑的跟上了林久二人。
  “师傅……”
  文才在身后委屈的直瘪嘴:“水了一大堆,结果到最后还是不带上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