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请叫我九叔 > 第二十七章:出大事了

  三日后。
  清晨的大街上,一道急匆匆的身影自大街上面奔走着。
  这是一个‘地中海’发型,穿着暗红色法袍的修士。
  若是走进一看,能很明显的认出,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吴神父身边地位最高的森修士。
  此时他脸上的表情显得有些慌张,似乎是遇到了什么大麻烦一般。
  “森修士,起这么早啊。”
  这时,有刚摆好摊货的小贩在和他打招呼。
  “嗯,是啊。”
  闻言,森修士勉强挤出一副笑容,点了点头后,继续迈步疾走。
  “奇怪,这一大早上是怎么,这么急匆匆的?”
  小贩摇了摇头,也没多想,继续整理起来摊子上面的货物。
  但就在这时,只见那已经走出好几步远的森修士突然折返回来,对小贩问道:
  “对了,您知不知道这早上九叔一般会去哪儿啊?”
  “九叔?”
  见森修士有折返回来问话,小贩先是一愣,而后说道:
  “怎么,森修士你找九叔有事啊?现在这个时间,他应该在家吧。”
  作为酒泉镇本地土生土长的居民,他对于林久的作息、日常生活习惯还是比较熟悉的。
  “是啊,是有点小事。”
  森修士又点头道了句后,便头也不回的小跑而出,眼中闪烁着明显的担忧之色。
  路途中,有行人注视到森修士匆忙的身影,正觉得奇怪之时,森修士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理,却是将衣服的兜帽套在头上戴了起来。
  此时在家中正将毛巾拧干的林久,却是分毫不知,有一个急匆匆的身影,将会带着一个‘大麻烦’来找他。
  “哗!”
  林久一边随手将盆中洗脸水倒掉,一边将目光看向一旁正在打打闹闹的文才和秋生二人身上。
  只听他开口问道:“秋生、文才,你们俩别闹了,过来,我有事儿问你们。”
  “师傅。”
  闻言,秋生趁机多踹了文才一脚,占了便宜后,立马跑到林久面前,满脸热切的道:
  “师傅,什么事情啊?你是不是想通了,要把那天对付大卫的那种威风的术法教给我了?”
  “我教你个头啊教,想都别想!”
  刚准备出言,结果就又被秋生这熟悉的一句问话给堵住了,让他没好气的直敲秋生脑袋:
  “我都说了,老老实实将你的基本功练好,别整天想些有的没的。好高骛远要不得!”
  自从上一章,额,不是,是在三天前。
  自秋生在追上林久,紧追不舍的询问之下,确认无误雷劈大卫的确是林久所为之后,他这三天下来,几乎无时无刻不在惦记着【上清五雷咒】的修炼之法,动不动就要在林久耳边念叨一句,简直是让人头疼,耳朵都要起茧子了。
  “就是,最基本的本事都没学会,还想着师傅的压箱绝学呢?”
  一旁的文才立即出言附和林久。
  虽然在这几天时间里,他自秋生嘴中得知了那天晚上是去除僵的真情,而不是他所认为的‘坐莲’、‘奔月’这些乱七八糟的,但这不代表他就不会和秋生互怼了。
  毕竟,这都是两人之间,从小到大的日常生活,已经是成为了习惯了。
  “切~~”
  秋生对着文才撇了撇嘴,讥笑道:
  “那也比你文才强,都这么多年了,结果还是什么都不会,还小心眼的觉得师傅偏心,以为那天晚上师傅是带我去妓……呜呜~~”
  不能他把话说完,文才已经是急忙上前,捂住了他的嘴巴,脸上还显得紧张兮兮的偷瞥了一眼林久。
  他误会了师傅带秋生去除僵的那天晚上,是去了妓院潇洒,并且因为没带上他生而闷气的事情,师傅可是还不知道的。
  “别说了!你在暗地里笑话我也就算了……你不是说好答应我了,保证不把这件事情说给师傅听的么?”
  凑到秋生耳边,文才语气愤愤的低声道。
  其实在这话脱口而出的时候,秋生便已经醒悟了过来,他险些说秃噜了嘴,让文才遭受‘皮肉之苦’了,还好是被对方及时捂住了嘴巴,不然他就白保证了。
  做人嘛,还是要讲诚信的。
  不过想虽然是这么个想法,但他秋生是个什么人,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低头?
  “切,我爱怎么着怎么着,你管得着吗你?!”
  对着文才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顶了这么一句之后,他才算是安静了下来。
  “我说,你们两个是不是把师傅我当空气了?”
  林久看着旁若无人像两只‘斗鸡’一般的二人,面色微微发黑。
  他来回在二人身上巡视着:“怎么,你们是有什么见不得的秘密,不能说给我听?”
  “诶嘿嘿……”
  闻言,文才挠头傻笑,暗地里却急切的朝着秋生挤眉弄眼,示意他自己不小心说错话惹出来的事,自己给完整的解决好。
  “没有没有。”
  秋生连忙对着林久摆手,而后举起胳膊做出健美先生的样子,狂拍马屁的道:
  “师傅你神通广大,想知道什么事情那还不是轻而易举么,怎么可能还需要听呢,那简简单单掐指一算,不就知晓天下事了嘛。”
  “少给我贫了。”
  闻言,林久嘴角抽了抽。
  转而,他瞥了一眼在一旁表面傻笑,暗中却紧握拳头,紧张的不行的文才。
  眼中闪过一丝精光,林久似笑非笑的对秋生道:“真不说?”
  “嗨~~师傅真没事。”
  秋生摆摆手,态度诚恳的道:“刚才就是我和文才打闹而已。”
  “唉,那就可惜了。”
  林久做出一脸惋惜的模样,摇了摇头:
  “其实刚才要是某人跟我说了,说不得这某人梦寐以求的“引雷之法”就到手了呢,也不知道他后悔了没?啧啧……
  其实,要是后悔了也可以直说,这“引雷之法”还是会有的。”
  说道这里的时候,他眼中还颇有些深意的看向秋生。
  “我……想,某人应该不后悔。”
  秋生脸皮抽了抽,几乎是咬着牙的说出了这么一句话,心里是真的痛到不行,几乎要无法呼吸了。
  得,这下是真的损失了好几个亿了,这感觉实在是太真切了。
  不过,自己这也算是坚守了诚信,抵挡住了诱惑吧?
  “还算不错。”
  林久心中夸赞了一句,玩笑话虽然是玩笑话,但未尝不是试探秋生的心性。
  小事见本性嘛。
  若是秋生真的应了他的话托盘而出,今后这【上清五雷咒】,他还真就说什么都不会传给秋生了。
  “好了,说正事。”
  旋即,只见林久面色一正,将手背在身后,对秋生二人问道:“这几天街上关于师傅我的流言还有没有?”
  流言?
  什么流言?
  说来倒也不算话长,就是自三天以前,他四句谒语落下而离之时,“神迹”降下,直劈大卫之后,经过“三人成虎”一般的口口相传后,却已经是大变样,变得愈发的邪乎了。
  现在在酒泉镇,几乎所有的街坊邻居,包括稚童都知道了一点,九叔真乃神人也。
  有人说,大卫诬陷林久,结果林久一声断喝,大卫直接被他一声正气给吓破了胆,当场瘫痪。
  也有人说,大卫对林久起了祸心,在他露面之后,大卫羞愧难当,直接自闭了过去。
  还有人说,林久未曾露面,老天爷便看不下去大卫的举止,一道神雷劈下,要了大卫半条命。
  最有意思的一点,也是传的最广的一点,就是什么林久是神人降世,大卫触犯了神人颜面,被雷公给劈了,算是为大度不愿计较的“同僚”出出气。
  等等等等,还有着一系列的传言。
  虽然伴随而来的,是林久名气激增,更得酒泉镇的居民敬重,但也有麻烦而来,他只要一露面,便会有一大群人涌上来,说要近距离的沾沾神人的仙气。
  如果是这样也就算了,关键有一批少、中、老年妇女做的更加过分,凑上来就乱摸。
  摸也就算了,关键一个个的和陪同在身边的丈夫一起笑的跟花儿一样,还相互之间交谈该怎么摸比较好。
  说是这么做了以后,回去和丈夫之间的闺房之事会更有乐趣(时间长短?),能生健健康康、聪明绝顶的大胖小子。
  这种说法也不知道是从那个缺货嘴里传出来的,可是让林久郁闷的不行,一开始吓得心脏都几乎停止跳动了。
  你能想象一下,一大群不管年纪大小,带着“浪笑”蜂拥而来的妇女,将你团团包围之后,那伸出来的无数只手,差点将你衣服给直接撕光的那种绝望么?
  因此,林久这几天愣是躲在家里不敢出去了,就连早上吃饭喝茶的问题,也是靠秋生和文才两个徒弟从茶楼带回来。
  甚至他就连外面的大门都不敢打开,生怕有人冲动的闯了进来,到时候,那可就真的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不过这也是林久想多了,酒泉镇的居民还是很有素质的,不然就算他这房子修建的再好,也早就被人群给直接攻破了。
  毕竟,大家也只是想要沾沾所谓的‘仙气’,可没想着将他活撕了沾沾‘血气’。
  “师傅,你就别问了。”
  秋生闻言,憋着笑道:“我估计啊,这不过个十天半月的,您出去还是会被那些妇女们给包围的。”
  砰砰砰!
  就在这时,阵阵敲门之声传来,伴随而来的还有一道急促的大喊声:“九叔在吗九叔?”
  “……”
  林久没说话,反而朝后缩了缩,他朝秋生示意道:“你问问,是干嘛的?”
  他这模样,是真的吓怕了。
  “谁啊?”
  对着林久点点头,秋生朝着外面喊道:“找我师傅有什么事儿啊?”
  “我是教堂的森修士。”
  外面那道声音显得很是急切的道:“你是九叔的徒弟吧?快开门让我进去见见九叔吧,教堂里面出事了,出大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