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请叫我九叔 > 第八章:教堂不能重开!

  茶楼中,秋生一上去,文才便站了起来。
  他伸头看了看秋生的身后,疑惑道:“怎么就你自己过来了,师傅人呢?”
  “师傅说他先洗漱,马上就过来。”
  秋生一边回答,一边坐在凳子上,又问:“怎么样,早膳都让茶楼的伙计准备好了么?”
  “嗯,准备好了。”
  文才点点头。
  “那就好。”
  秋生喝了口茶,边道:“今天安妮就要组织捐献了,咱们等师傅过来一起用完早膳之后,也过去凑凑热闹。”
  这时……
  咚!
  咚!
  ……
  “这是教堂的钟声?”
  秋生喝茶的手一顿,眼中闪过一丝思索后,对文才道:“文才,让伙计别急着上早膳了,要是能撤就撤了吧,师傅怕是不会过来了。”
  “啊?为什么呀?”
  “你没听到,教堂的钟声响了?”
  秋生解释道:“师傅可是说过教堂是三煞位,不能打开的,你说现在他听到钟声后能不过去吗?”
  “那现在怎么办啊?”
  文才哭丧着一张脸,他挠头道:“我这钱可都是给人家了,总不能就这么算了吧?”
  “那没办法喽,下次再请师傅呗。”
  秋生耸了耸肩,旋即朝文才挤眉弄眼的道:“你不要告诉我,你现在不想去教堂看看,安妮可是在那里哦。”
  看着他这贱兮兮的模样,不得不说,文才还是动心了。
  …………
  “我们奉万能的主来到这里,为你们超脱罪恶,这个世界太恐怖了,朋友不相信朋友,亲戚不相信亲戚……”
  “但是你们要相信我,因为我是天父之子,只要相信我,你们也将成为天父的儿女……”
  林久刚刚来到教堂前,便见到一个好似地中海的老修士站在台阶上面,对着下方的人群做着宣讲。
  有意思的是,大多数人却根本就两耳不闻身边事,只顾着争抢下方修士们赠送的物品,仅只有本地的镇上的乡绅专心听讲。
  而对于这一点,这老修士却也是当做没看见一般,面上还满是肃穆的念叨着:
  “上主,若是没有您仁慈的助佑,我们便一无所能,求你悦纳我们卑微的礼品……”
  “虚伪!”
  林久暗自摇头,但也不得不赞叹,这些外来的教会,确实比本土的教派会收买人心。
  而对于这位修士的身份,他也是认了出来,正是那在原剧情中非要打开教堂,害人害己的吴神父。
  “……愿主与我们同在,因父、及子及圣神之名者,阿门!”
  等吴神父一袭话宣讲完毕之后,在场认真听讲的乡绅们,在一起画十字祷告。
  而后,只见一个穿着红色低胸长裙的女子,满脸笑容的从人群之中走了出来,来到教堂右侧的捐款箱处。
  她热情高昂的对着人群招呼着:“来来来,行善最快乐,我们大家一起来捐献。”
  “来来来……”
  除了林久之外,在场有些男性在听到那女子的话后,面色变得有些古怪,这怎么叫喊的和老鸨……咳!
  “捐献?”
  林久默默摇了摇头,现今这个世道,老百姓活命都是件难事,谁手里还有余钱捐献?
  但在下一刻,在这裙装女子话音还未完全落下,便有一个白西装,头发梳的噌亮的男子紧随其后的站了出来。
  捐款!
  这一前一后,搞得跟托儿一样,或许也是为了博得美人一笑?
  不过除此之外,愿意真掏出真金白银捐款的人可就没几个了,毕竟老百姓可不是傻子,光靠言语和姿色就能糊弄的。
  这不,下方人群中该拿东西的拿东西,来看热闹的也是该散就散了去。
  见状,安妮的笑容有些僵硬了。
  这什么情况?
  怎么到了捐款的时候,这些人就不理会自己了呢,难道是因为自己笑的不够热情?
  想到此处,安妮再度露出笑容,比之前更为热情的叫喊道:“来来来,行善是最快乐的事情了,大家都捐献一下嘛。”
  然而,并没有什么人鸟她。
  “哎呀,你快点啊你,磨磨蹭蹭的。”
  “你身体好,速度快嘛。”
  这时,在人群后侧,两个青年拉拉扯扯的跑了过来,正是自茶楼赶来的秋生和文才二人。
  “唉,秋生你看,安妮在组织捐献了呢。”
  文才目光紧紧盯着前方捐款箱下的安妮,一边露出菊花笑,一边用身子挤了挤身旁的秋生。
  “这些人到底是什么情况啊,为什么就不愿意做点善事呢?”
  安妮有些气馁了,她也想不通这到底是为什么,行善积福不是好事情么?
  “安妮,怎么了?”
  白西装男子走到安妮身边,满脸关切的问道:“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啊?”
  “没事。”
  安妮摇摇头,旋即踮起脚尖,凑到男子面颊上面亲吻了一下,并充满感激的道:“谢谢你,大卫。”
  若不是大卫在自己组织捐款的时候立马就站了出来,只怕现在自己就丢人了。
  是啊,还是有着大卫这种愿意做善事的人存在!
  想到此处,她又鼓起了心气,继续号召人们捐献。而第一个找的,就是镇上酒楼的老板,她的老父亲。
  “诶诶,安妮怎么可以胡乱亲人呢!”
  看见安妮亲吻大卫的举动,文才有些气急了,未老先衰的脸皮子皱的和朵菊花似的。
  “哇,玩儿这么大啊。”
  秋生也不由张大了嘴巴,眼神紧紧的盯着前方不远处的安妮,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露出一丝痴笑。
  “不行,我也要去捐款。”
  文才摸了摸胸前叠放的‘小积蓄’,颇有些心气不顺的就要走去捐款,钱虽然重要,捐出去也让人痛不欲生,但要是和安妮比起来,那就不值一提了。
  “是啊,去捐款……”
  秋生正要应和,但眼珠子不经意间的一瞥,却是看到了不远处站着的林久,立马一巴掌拍在文才脑袋上:
  “捐你个头啊捐,没看到师傅在那边么,赶紧过去。”
  说着,他朝着林久那边指了指,然后一拉文才,直接奔到林久身边。
  “师傅。”
  两人同时问好。
  “嗯。”
  见到秋生二人,林久漫不经心的回应一声,也没问两人为何不在茶楼,而是跑来了此地。
  此时他那浓密的一字眉微微皱起,却是在想该怎么做,才能阻止那吴神父打开教堂。
  “若是和原剧情一样,直接上前阻止,必然会和吴神父起争端,最后又会让镇长来主持公道,可这镇长完全按照他儿子的话办事,没用啊。”
  “可要是暴力阻止,只怕事情会闹得更大,而且镇上的乡亲们,此时也被这糖衣炮弹打的不轻,只怕也会向着吴神父。”
  想着想着,林久就有些头大。
  “算了,还是直接和吴神父沟通吧,毕竟我也不是原来的我了,这汉语和他说不通,那就用英语。”
  摇摇头后,他不再多想,直接定下了主意。
  因为这时候的吴神父,已经让身边的修士找来了工具,正要撬掉封在教堂大门上钉着的木板。
  “教堂不能重开!”
  一声断喝之后,林久直接朝着吴神父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