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请叫我九叔 > 第五十二章:整整齐齐

  死了?
  是的,确实死了!
  只见在秋生拉住女僵尸,往自己怀里靠拢,将要被那森然利甲给扎个通透的那一刹那。
  一阵朦胧的光,自秋生的怀里亮起!那是一道白色带着丝丝金色的光芒,高洁、神圣!
  咔擦!
  下一刻,利器贯穿肉体的声音响起。
  女僵尸的左胸口已经被秋生手中的半截木剑彻底贯穿!
  霎时间,大量的尸气开始自女僵尸的躯体逸散而出。
  “吼!”
  歇斯底里般的痛苦嘶吼,自女僵尸的喉咙挤压而出。
  它的身子在颤栗,看着此际被光亮笼罩的秋生,眼中似有恐惧之色,突然……!
  嗡!
  一阵莫名的波动,只见那亮起的光芒猛然一涨,那光中的金色痕迹更似是带着无边的威严!
  呼!
  女僵尸如同遭受到一股不可抗力的力量,直接朝后倒飞而出。
  砰!
  砸落在地,它神色似是极度惊惶,第一时间在看向自己的左胸口,那里,被一柄半截桃木剑牢牢贯穿!
  此际,那桃木剑上,在散发着点点金光,和秋生胸口迸发而出的那道光芒中的金光如出一辙!
  刹时间,在它左胸的洁白睡衣之上,有泊泊的绿色粘液流下,这是尸液。
  但转眼之下,这尸液便如同是被挥发了一般,由“生机勃勃”能治愈它身体伤口的绿色,变成了“死寂”一般的黑色,并且散发着一股令人作呕的焦糊恶臭!
  此刻,甚至就连它体内的尸气,亦在朝外疯狂涌出,就似是遇到了什么天敌一般,不愿再待在它的躯体里面。
  而这大量逸散而出的尸气一冒头,却又似是雪花遇上了烈日一般,在发出“嗤嗤”的声响后,便直接消被“蒸发”的无影无踪。
  “吼!”
  它站了起来,它在发出咆哮,它再度看向那坐靠在墙边,眼神毫无波动的看着它的秋生。
  嗒!
  它勉强迈步超前,眼中暴虐,杀机凛然!
  但在瞬间,却又止住步伐,回退回来,带着无边的恐惧!
  恐惧秋生?
  不!自然不是!而是那被朦胧光芒笼罩的秋生,它在恐惧那道光!
  “吸!”
  这时,只见本没有丝毫“生息”,连心跳都似是静的听不见的秋生猛然吸了口气,他“活”了过来。
  女僵尸的动静让他彻底惊醒,他那本死寂般的眼珠子动了动,再度有了灵性。
  “我……我没事?!”
  他似是不敢置信一般的摸了摸自己的脸颊,然后又在自己的胸口摸索了一番,脸上不由露出惊喜:
  “我真的没事?!”
  他身上没有一丝伤口,没有被女僵尸指甲贯穿的痕迹!
  此前,他本抱着必死之心,欲和女僵尸同归于尽。
  在他将桃木剑插入女僵尸的左胸之中时,他就已经安心等待女僵尸的指甲贯穿而来,插进自己的心口等死了。
  他是真的以为自己必死无疑了,所以还先行憋住了口气,“停止”了呼吸,连眼神都变得黯淡无光,结果哪里想到,他居然没事?!
  “是这道光……这道光救了我?”
  这时,他才将目光放在了自己的胸前,那迸发出来的那道朦胧光芒之上。
  而后,只见他将手伸进胸前,扒拉出来一个物件。
  一个挂在他脖子之上,有了好些年头的吊坠……确实是好些年头了,本来是艳红色的绳子都变成暗红色了。
  这吊坠是个玉形八卦的模样,本是翠绿色,只是此际朦胧的亮光,让之更加耀眼了。
  “哈哈哈……我真的没事……啊哈哈……”
  秋生傻了一般的再度笑出声来,此际,他看向玉八卦的眼神里,满是复杂。
  有劫后余生的激动、亦有缅怀、感叹……回忆。
  “师傅,你可真是及时雨啊,我才念叨过师傅你还没来,结果你这以前送我的玉佩就又救了我一次。”
  这玉佩,是当初他成功拜师之后,师傅第二天送给他的礼物。
  他现在还隐约记得,那天师傅送完这玉佩之后,似是还大病了一场,面色苍白的叮嘱他,要将这玉佩一直贴身携带,万万不可取下,将来会保他人身安全!
  就在他回忆之时……嗡!
  一阵波动之后,那玉八卦上面的光芒突然缓缓隐没,而后再度变作一个翠绿色的物件,再无此前那种神异的威能。
  “诶……?”
  秋生面色一愣,连忙将玉佩递在眼前翻来覆去:
  “不是,这怎么突然就没了光了?”
  突然,他面色大变:
  “不好……女僵尸!之前它不敢再攻击我,好像就是因为这玉佩的光,现在光没了……”
  念及于此,秋生连忙看向那女僵尸。
  “赫赫……吼~~”
  此际,女僵尸站在青石砖的地面上,如同遇到了什么极为恐惧的事物一般,在发出急促、焦灼的嘶吼。
  嗡!
  只见它左胸之上插着的半截桃木剑,点点金光猛然一涨……烘!
  青烟,自女僵尸左胸创口冒出,渐渐的,点点火星开始“炸裂”,最终……化作了火焰!
  桃木剑点点光芒消逝,无火自燃!几乎眨眼之间,女僵尸的整个身躯直接被火焰包裹。
  就连最后的悲鸣都来不及发出……砰!
  女僵尸躯体僵直而倒,燃烧的火焰逐渐缩小、消逝,最终,它化作了一滩灰烬!
  “死了……?”
  秋生面色有些发愣,怔怔的看了那滩女僵尸化作的灰烬好半晌,最终……
  “哈哈,死了,死得好!”
  他喜不自胜,小心翼翼的抚摸了一下玉佩后,又将之放入怀中:
  “真的是得亏了师傅以前送我的这块玉佩了,不然现在死的就是我了。”
  他实实在在的在庆幸,心中也下了决心,等回去以后,一定要好好孝敬师傅,尽量不惹师傅生气。
  同时,自己也要认真学道,这样才能避免在今后遇到僵尸时,不会因为本领低微而束手无策。
  他靠在墙边,缓了一小会儿,发觉身上没有之前那么疼痛之后,这才扶着墙,佝偻着腰站了起来。
  没办法,之前女僵尸将他甩在墙壁的那一下太狠了,现在腰都还疼的难受。
  “现在,赶紧回教堂去,只有待在师傅身边才够安全,不然,要是再遇到一只僵尸,这玉佩顶不顶用也是未可知啊。”
  打定注意,秋生便迈步前行,他走的不快,没办法,年纪轻轻就伤到腰了,想快也快不起来啊。
  “呸!”
  经过女僵尸化作的灰烬位置时,秋生朝地吐了口唾沫:
  “还想要小爷的命,你和你那僵尸相公做梦去罢!”
  他秋生这次也算是做了回大善事,帮助这女僵尸一家整整齐齐了。
  想来,那赵三变作的僵尸死后也不算孤单,说不得还要好好感谢自己呢。
  “不对……”
  突然,秋生一怔:
  “师傅好像说过,这僵尸都不能算作完整的生命,鬼知道它们死后能不能在一起?”
  他摇了摇头,就要再度迈步前进的时候,突然又意识到了一个问题,一个自己牛逼大发了的问题:
  “小爷这次,似乎是孤身一人,直接除掉了两只僵尸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