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请叫我九叔 > 第六十三章:不是敌手!

  “不好!”
  瞬间,林久面色一凝,强忍着胸口的疼痛,他脚下立即朝旁边挪移闪避。
  “逃……不了!”
  僵尸嘴角一扯,语气森然:
  “在自诞生……以来……注定为王……的寂夜面前……你……逃不了!”
  嗒!
  也几乎是同时,只见它脚下重重一踏,身子猛然朝前一个急速激进,已是追上了林久的步子,再度出现在他的跟前。
  下一瞬!
  轰!
  缕缕黑气在指间盘旋,宛如蜿蜒的小蛇,僵尸的手掌朝着林久的头顶轰然拍下。
  “上清五雷咒!”
  但在这时,却见林久双手同时掐诀。
  细微的电弧在他双掌之间闪烁,旋即他双手猛然合十,便见那些较为疏散的细小电弧在朝一起猛然相融,最后化作小拇指粗细的一缕电弧。
  噔!
  而后,只见林久脚下猛然一顿,在僵尸那一掌还未盖落而来的时候,身子竟是抢先一缩,直接向后一退,回身钻进了僵尸的怀中。
  噼里啪啦!
  他双掌相合,猛然轰向僵尸的胸口!
  砰!!
  僵尸前进而来的身子猛然一僵,胸前受击让它不由自主的朝后小退了一步。
  嗤嗤!
  旋即,只见那小拇指粗细的电弧开始在它胸口炸裂、扩散,不知多少黑色雾气瞬间消弭。
  一击得手,林久猛然后撤,面上极度警惕对方的同时,心中却略显古怪:
  “注定为王?”
  这时,却见那僵尸竟是僵在原地,它在低头看着自己的胸口,看着那道电弧。
  顿时,场间瞬间一静,好似再无此前的肃杀,打斗的火热。
  只是,黑云压城城欲摧,这仅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呼呼!
  突然,好似有寒风来袭,僵尸头发无风自动,周身黑气更是猛然喷涌而出。
  “吼!”
  极端愤怒的嘶吼,自它的喉咙之中炸裂而出,无边的杀机瞬间遍布场间!
  它竟然被打的后退了?!
  它自诞生意识以来便注定为王,此刻竟然被一小小的蝼蚁打的后退?!
  它抬起了头,面目变得无比狰狞,看向林久一字一顿的厉啸:
  “我!要!粉!碎!你!”
  它要面前这个蝼蚁,化作白骷,化作灰烬!
  他,竟敢伤害伟大的王,他已经被剥夺了奉上血肉供伟大的王吸食的资格!
  呼!
  下一瞬,只见它手臂一展,无穷黑气喷发,直接包裹住了它的整个身躯。
  旋即,只见它身子如若瞬移一般,竟是瞬间出现在了林久的身前。
  嘭!
  此际,林久仅仅只是看到面前突然出现一团模糊的黑影,便只觉得腹部猛然一痛,身子已是再度横飞而出!
  而在这时……
  呼!
  僵尸如若化作成了一团黑雾,只觉一眨眼只见,它已是出现在了林久那飞出的身子上空!
  嘭!
  下一瞬,只见一个大脚猛然下落,直接踏在了林久的后背,便见他的身子在半空猛然一顿,旋即便直接朝着地面砸落!
  砰!
  砸落在地,林久面色猛地一白,隐隐都有些发青,只欲咳血!
  但这还不算完!
  呼!
  黑影再次袭来,几乎是紧接上一击重踏,抬腿,抽踢!
  嘭!
  瞬间,林久腹部再度遭受重击,这袭来的剧烈疼痛让他将腰身弓成了虾米状。
  而他的身子也如似遭人拖曳一般,在地面直直朝后滑出足足三米之远,直至安妮身旁!
  僵尸这一击,恐怖如斯!
  短短时刻,还能和僵尸过几招的林久,此际如同是被吊打一般,完全不是敌手!
  “哇!”
  躺地的林久再也强忍不住了,一大口血液直接自他嘴中喷出,直接染红了地面的青石砖,以及他左胸的衣襟。
  但是若仔细打量他的面色,能很明显的发现,他那白中带青的却隐隐有了些好转,再无青色。
  “呼!!”
  他躺在地上缓缓喘着气,心中苦涩不已:
  “早知这只僵尸这么强,之前就不强忍着那口淤血,将之吞下了。”
  此前他以桃木剑刺僵尸后心,被黑雾击飞之时,肺腑便已被震伤。
  只是他怕这僵尸见了血会更加兴奋,所以不顾会让气血被逆,才强忍着吞下淤血,险些没被憋死。
  得。
  现在这些淤血却是被这僵尸又给打了出来,还让他伤的更重了,真的是白费功夫,让自己难受了。
  “九叔!!”
  安妮大惊失色,连忙‘爬’到林久身旁,似是想要扶他,但却又感觉无从下手。
  九叔居然吐血了,被僵尸打的吐血了?!
  他都一把年纪了,不会就这么“走”了吧?!
  她还从来没听说过,有人能生生的吐了一大口血之后还能成功活下来的!
  于是,只听安妮焦急的连连发问:
  “九叔,你怎么样了,你没事吧?”
  闻声,林久刚要回答,却见安妮手中有隐隐的光亮在闪烁着,给他一种同出一源的熟悉感,这让他目光不由一凝。
  他定睛而看:“这是……我当初收秋生为徒之时,送给他的法器玉佩!”
  瞬间,他心中一喜,或许……
  自己对付这只僵尸有望了!
  这玉佩之中,可是蕴藏了他当年的一身法力,事后他还因为输出法力到这法器之中太多,从而大病了一场。
  后来,他养了足足大半月的时间,这才将消耗一空的法力给重新修养了回来。
  而且,更别说着玉佩还是一件品质不俗的法器了!
  于是,林久躺在地上对安妮招了招手,要她把玉佩递给自己。
  倒不是他不想起身去拿,而是现在体内还在隐隐作痛,他得多缓缓,这样之后才能更好的对付僵尸!
  然而,安妮却是完全理解错了林久的意思,以为他是在回答之前的问题。
  “九叔……真的不行了?!”
  顿时,她心里就凉了半截,九叔自己都在说自己不行了啊。
  再一看林久那一副虚弱的起不来身的样子,她心中便是隐隐作痛,鼻头更是发酸:
  “九叔,都怪我,都是我的错!你可千万要挺住啊,我一定会找来最好的医生救你的……”
  “嗯?”
  等着的玉佩没来,反而是安妮的哽咽声,林久面色不由有些发蒙。
  “嗯哼~~”
  此时,没人发现,躺在一旁的秋生发出一声微弱的呻吟后,慢悠悠的睁开了眼睛,瞳中尽是迷茫:
  “我这是……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