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请叫我九叔 > 第四十五章:有条小鱼

  嗒嗒嗒……
  一阵稀碎的脚步声传出,森修士带头而走,来到一处灯火光明的场地——教堂。
  “呼~~”
  森修士将背上背着的三个大包裹放在地上,擦了擦额头的热汗,心中大松一口气:“终于可算是到了。”
  终于,终于摆脱了这些人了,神虽爱世人,但也遭受不住世人的折磨啊,更何况还是他这个小小的修士,功力不够啊。
  想想这一路的历程,从出发之时帮忙打包各种物件,调解人群中大家的“争斗”,路上还要激励他们前进等等等等……
  这将是他一生都难忘的噩梦啊!
  “森修士,六婶,你们到了。”
  教堂处,有早已到此的人在热情的打着招呼。
  “是啊是啊。”
  被称作六婶的中年妇女笑着点头,而后朝着被森修士放在地上的包裹走去,将三个包裹的带子归拢在手上后,她单手一拎,便直接提了起来。
  而后,她带着自家的丈夫孩子,走到一旁,旋即将包裹放在地上,让小孩子用作垫屁股的坐垫。
  看到这一幕,森修士嘴角抽了抽,心中无力的道:“不是说没力气拿东西,只能靠我帮忙的么,现在一只手……”
  “天父仁慈……”
  心中默默念诵几遍后,森修士这才抬头,有些勉强的笑道:
  “大家现在这里等一下吧,我先进去和神父还有九叔说一声,等之后我再出来,再安排一下你们。”
  “好的好的,森修士你去忙。”
  被他带来的一行人均是点头:“这次还真是感谢了你的不少帮助啊。”
  “不用不用,应该的。”
  森修士连连摆手,下一瞬直接朝着教堂里面小跑而去。
  这时,教堂内部。
  “嗯?”
  盘膝坐在地上足有三章没有戏份,仅出现在秋生等人对话中的林久耳朵动了动,旋即看向身旁的吴神父:
  “有人过来了。”
  “有人?”
  闻言,吴神父面色一怔,他没发现有人过来啊?
  但在下一刻……
  “神父,九叔。”
  森修士的有气无力的声音自门口处传来,紧接着他的身影已是迈入。
  “怎么样了,人都带到教堂了吧?”
  见状,林久起身相问。
  身旁的吴神父亦是站起,不过看到似乎有些狼狈的森修士,不由疑惑道:“Myson,你这是……?”
  “九叔、神父。”
  先对二人问了声好,森修士对吴神父摇了摇头道:“神父,我没事。”
  他总不能说是被带来的那些人“折磨”的头昏脑涨、心力交瘁吧,这可不合神父神爱世人的性子啊。
  而后,他对林久说道:
  “人基本都带过来了,只是酒楼的陈老板说,安妮的身体有些不舒服,让我们和大家先行回来,陈老板自己带着人在原地等待着。”
  “你说什么?!”
  听完,林久眉头顿时一拧:“你的意思是说,现在陈老板和安妮都没有来到教堂?”
  “是的九叔。”
  森修士点了点头,解释道:
  “其实一开始我本来也不同意的,但是陈老板也不愿意仔细说安妮到底怎么回事,只是说关乎女儿家的私事,我也就不好多问了。
  不过他们距离教堂的位置,也就差不多一百来米的样子,距离不远,应该不会遇到什么危险的。”
  “私事,能有什么私事?”
  林久听罢,有些无法理解的看向森修士:
  “森修士,你知不知道这是闹僵尸啊?私事重要还是性命重要?”
  “Myson,你糊涂啊。”
  吴神父亦是摇头叹息,指着森修士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平日里森修士也不是这般不知轻重的人啊,怎么突然就感觉没以前稳重和谨慎了?
  难道是最近自己指派他做的事情太多了,导致他太过疲惫,心力不足了?
  “神父,我……”
  森修士有些不知所措了,难道自己办错事了?
  “陈老板那边跟着几个人?”
  林久按耐住心中的郁气,再次发问。
  毕竟,这件事情说到底,也不能完全怪森修士,对方也就是个跑腿的,带来教堂的人真要如何,他也阻止不了,也算是事出有因吧。
  “九叔,陈老板带了两个人为他搬运行礼的帮工。”
  森修士老老实实的回答着,此刻,他隐约有些明白了,自己这次只怕是真的做错事了。
  “两个帮工……”
  闻言,林久表情舒缓了些许。
  如果是两个青壮的话,那么就算是遇到了那只咬了大卫的僵尸,凭借着离此地百来米的距离,也能有人跑的过来,而现在什么动静都没有,那么说明暂且是没有出事的。
  念及于此,林久看向吴神父道:
  “好了,多的也不必多说了,道兄,你们待在教堂把来这里的居民都归置好,我过去找陈老板和安妮。”
  话音一落,他就要动身朝外走去。
  但就在这时……
  哒哒哒!
  一阵匆忙的脚步声传来。
  伴随而来的是一个深蓝色的身影,同时,他嘴中还在焦急的喊道:
  “九叔,不好了,我女儿不见了!”
  “陈老板?”
  定睛一看,发现来人正是森修士嘴中所说,回去找安妮的陈老板,林久心里不由咯噔一下:
  “难道是僵尸现身了?!”
  …………
  嗒!
  无边的夜色之中,一个穿着暗紫色衣袍的黑影,此时正从虚空落下,落在一处亮起灯光的房顶之上。
  呼!
  它头发在随着夜间的清风舞动着,周身环绕的黑色雾气亦在缓缓消失。
  “吸……”
  它屹立在屋顶的月光之下,俯首而下,似是深深的吸了口气。
  “人……气……都……没了?”
  它眼中有似有疑惑,但转瞬之际,它已是偏头看向一处方向,眼中有凶光闪烁:“在那里……好多人气!”
  “人气……聚拢……有……意思。”
  似乎明白了什么一般,它嘴角勾了出一抹邪魅的笑容。
  但转而,它却又是低头看着脚下的屋子:“不过……这里……似乎有条……小鱼。”
  下一瞬,只见它身子一动,已是自屋顶消失,而后静静的漂浮在一处窗台外面,透过窗户纸的倒影,目光幽深的看着其中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