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请叫我九叔 > 第一章:林九?林久!

  是夜,一间屋子中。
  在煤油灯的灼灼光亮之下,映出了木床上面坐着的中年男子脸庞,那张令无数人都会感到熟悉的脸庞!
  此时,在男子的脸上满是不可置信的神色,那道连在一起的一字眉也是紧紧皱起。
  “我居然成了九叔?抓鬼天师林九?!不对……”
  转而,林久摇了摇头,“我本来就是林九、林凤娇,只是练功之时,遭到外邪入侵,被后世的灵魂入体,两者相融。”
  “可是这样的话……那我到底是起点孤儿院出身,救人溺水的林久,还是茅山第十八代弟子,抓鬼天师林九?”
  他脸上有些迷茫,只觉得头昏脑涨。
  “不管了,反正不论是林久还是林九,现在不都是我么?”
  摇了摇头,林久不再多想,既来之则安之。
  “不过,有一点是要切记,就是千万不能收徒弟!”
  得益于后世的那份记忆,林久无比坚定这个想法,但转而,他面上便出现一丝苦涩:“不过……好像也晚了。”
  记忆相融之后,他发现,自己似乎已经有了俩徒弟……
  “师傅,师傅你醒了?”
  一个语气中充满的惊喜声音响起,随之而来的,是一个端着托盘的年轻男子,他走路没个正行,一摇一晃的像是个没装满水的坛子,一看就是个跳脱性子。
  剑眉星目,倒是颇为俊朗,难怪总是会被女鬼惦记,一起为爱鼓掌。
  心里微微腹议一番,林久面上却是不动神色:“嗯,醒了。”
  几个大步,男子走到林久床边,满脸关切的道:“师傅,你白天练功突然昏倒,睡到现在才醒,真是让我好一顿担心啊。
  还好我见你有呼吸啊,不然我就直接埋……咳,我的意思是说,这不是见您生病了么?
  所以啊,我想着为了让你老人家醒过来的时候能喝口热粥,就一直坚持着没睡,熬了大半宿的粥,可废了不少功夫,这不,现在立马就给你送来了,您趁热喝。”
  “哦?”
  林久将被子包裹在身上,挑眉问道:“秋生啊,你这什么时候还会主动给师傅熬粥了?”
  “哎呀~~师傅,您这可就不对了,虽然我秋生平时不怎么勤快,但是师傅您现在病倒了,我还能不关心您老人家嘛?”
  秋生满脸委屈的叫冤。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心中微微嘀咕一声,林久面上却是不动神色的道:“嗯,那还真是师傅错怪你了,秋生你辛苦了。”
  “这样,那你把粥放下吧,然后赶紧出去歇歇,可别累坏了。”
  “嘿嘿……不辛苦不辛苦,您只要将我们存在你这里的工钱……啊?出去歇歇?”
  闻言,秋生下意识的话没说完,便有些傻眼了,旋即他眼珠子滴溜溜一转,凑到林久面前假笑道:
  “师傅,这不太好吧,您老人家刚刚大病一场,还是不要自己动手了,不如让我服侍您,喂您吃粥吧?”
  “嗯?”
  林久不容置疑的闷声,瞥了秋生一眼。还和我玩起心眼了?就不给你完全说出来的机会,憋死你。
  “哦,那好吧,我放桌子上了。”
  顿时,秋生有些垂头丧气了,将托盘放在一旁的桌子上后,便朝着外面走去,又颇有些恋恋不舍一般的回头看看林久。
  这模样,似乎是故意表现给林久看,好等林久疑惑他这番姿态,主动出言相问。
  然而,让他失望的是,一直等他走了出去之后,也没听到想象中那道会叫住自己的声音。
  “臭小子,你撅一撅屁股,我就知道你要拉什么屎,哼!”
  看着秋生离去的背影,林久嘴角微微一勾。
  还想要工钱?没有!
  旋即,在秋生直接出了房间之后,林久立马翻身而起,直接下床来到房门处,探头朝外左右一看……
  很好,外屋没人,这糟心的徒弟没偷窥。
  旋即,林久将自己和秋生居住的里屋房门关上,也顾不得穿上衣服,直接来到桌子旁,端起托盘中的白粥,便是朝着嘴里扒拉。
  “唆唆……嗯哼……嗝~~”
  没几息的时间,林久便将碗放下,打了个嗝:“一天没吃饭,又灵魂相融消耗颇大,早就饥肠辘辘了,现在可算是舒服了。”
  吃完之后,林久心满意足,旋即才开始穿上衣物。
  然后,他要在自己身上扒拉扒拉,看看有没有灵魂相融的福利,毕竟后世的小说之中不都写过嘛。
  …………
  话说另一旁,秋生在出了房间之后,颇有些垂头丧气。
  “唉~~”
  来到一头发较长,似是等候多时的丑男所在的墙角处,秋生蹲下来后撇了撇嘴。
  “怎么样了,没成功?”
  丑男在见到秋生这幅模样之后,心中微微一突,连忙凑过去道。
  “文才,你看我这幅样子像是有戏么?”
  秋生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道。
  “不是,我们的计划不是挺好的嘛,怎么就失败了呢?”
  文才不解了,连忙推搡了下秋生的胳膊:“你赶紧说说过程,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我怎么知道?枉我撑到现在没睡,就为了给师傅熬粥,你还说这计划有戏,有个屁。”
  秋生面色颇有些不爽:“我这都还没说出口呢,师傅就直接把我赶出来了。”
  “啊?不是吧?”
  文才有些傻眼了:“你确定你有好好表现?”
  “有,怎么没有?我都恨不得亲手把粥喂给师父他老人家吃呢。”
  “那现在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凉拌!”
  秋生没好气的嘟囔着:“本来听说明天镇上的教堂要重开,安妮还要组织捐献,我要是好好表现一下,说不定……唉,现在看来是没戏喽。”
  闻言,文才神色一紧,不由推了秋生一把:“明天安妮组织捐献关你什么事,是我先看上她的,我和她可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你可不准和我抢。”
  “你说不准就不准啊,还你先看上的,看上了就是你的?我还说是我先看上的呢,切~~”
  秋生还手推了回去,有些不屑的撇撇嘴:“还从小一起长大?人家在回来的时候,可是都不理你,我看你这个长大,是她在她家,你在你家吧?!”
  闻言,文才神情有些失落,也没反驳回去,也不知道是不是被秋生这个做师兄的欺负惯了,还是被说破了心思。
  “现在说再多也没用了,师傅不给钱,有机会也是没机会了。”
  “……谁说没机会了?”
  闻言,秋生先是有些沉默,旋即眼珠子一转:“师傅不给钱,咱们自己还不会挣么?”
  “你什么意思?你还有挣钱的本事?”
  文才撇了撇嘴,压根不信秋生的话。
  “唉。”
  凑到文才身边,秋生低声道:“你忘了昨天早上,镇上那个比师傅还抠门的铁公鸡,因为他酒厂闹鬼想找师傅帮忙,被拒绝的事情了?”
  “你的意思是……不行,绝对不行!”
  文才连忙摇头:“这要是被师傅知道了,我们绝对会被打死的,师傅本来就不待见那只铁公鸡,而且……那可是鬼啊!”
  “切,枉你还是师傅的弟子呢,居然这么胆小,还怕鬼?”
  眼珠子一转,秋生故意激将道:“那我自己去了啊,你以后可别说我不够义气,等我挣到了钱,你可别说安妮和我……嘿嘿……”
  “啊?安妮……”
  文才有些愁眉苦脸了。
  瞥了瞥愁眉苦脸的文才,秋生眼中闪过一丝得逞。
  “文才,你听我说啊,先不说那铁公鸡的酒厂到底有没有鬼,就算是有,咱们过去之后,随便拿着家伙糊弄一下,然后拿着钱就撤,那铁公鸡就是个普通人,他还能知道不成?
  而且,师傅本来就不待见那只铁公鸡,他就算是知道了,然后找到师傅面前,师傅也不一定会相信他说的话。”
  秋生满脸奸诈的道,要不是他对于鬼也有些发恘,一个人也施展不开,说不定他还真就自己去了。
  “嘿,这倒也是。”
  听了这话,文才立马就点头同意了:“那行,那咱们该怎么做?秋生你聪明,我听你的。”
  聪明?
  (*^▽^*)
  旋即秋生思索起来……
  (`へ´*)ノ:“那只铁公鸡早就因为酒厂的事情急的不轻,咱们现在直接带着家伙过去找他,然后跟他说只收取师傅三分之一的价钱,他肯定会同意的!”
  o( ̄▽ ̄)d:“你这办法行是行,但他要是不相信我们,或者说到最后不给钱怎么办?”
  →_→:“切,不信?不信就没第二个人帮他了,至于钱的问题,你不知道先收钱再办事啊?”
  (✧◡✧):“明白了,还是秋生你聪明。”
  (*^▽^*):“那当然了!走,赶紧乘师傅现在关了里屋的房门没注意,我们进去大厅拿家伙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