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请叫我九叔 > 第五十九章:末路疯狂

  嗒嗒嗒。
  街道上,林久缓缓止步。
  他终于是赶到了安妮的家门之前。
  但此际他心中却并未就此松了口气,反而面色极为难看的看向面前这栋亮着光亮的屋子:
  “安妮,怕是已经遇害了。”
  之所以有着如此推测,一来是这一路蔓延,让他寻风赶来的尸气,特别是来到此地之后,这股尸气和血腥味更是极重,绝对是被风吹开来的源头无疑。
  另外一点,便是这楼上的碎裂的窗户,很明显是被暴力击破后的模样,而且若是安妮无恙,这窗户的问题她不可能就这般置之不理。
  “啊!”
  就在这时,他耳朵一动,在这寂静无声的夜间,隐约间似是听到了一个惨叫之声,而且这道声音让他极为熟悉。
  “秋生!”
  瞬间,林久面色大变:“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而下一刻,一个惊叫之声更是让他确认了那声惨叫之人的身份。
  “秋生!!”
  这是一个女子的尖锐叫声,她声音之中似是还带着哭腔。
  “这是……安妮!她没出事?”
  眼珠子一转,林久心中立马就有了猜想:
  “难道是秋生诛杀了之前的那两只僵尸之后,将安妮给救下了?”
  “是了,应该就是这样了。”
  几乎一瞬时间,他就在心中确认了自己的猜想。
  因为秋生在米铺附近遇到僵尸的位置,距离安妮的家中并不是很远,说不定就是听到了安妮遇上了僵尸的动静,于是将对方救了下来。
  只是现在,两人很明显是被僵尸追杀,而秋生却完全不是对手。
  但现在可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他带着急切的情绪,脚下步子一转之后,已是飞快的朝着声音传递而来的方位奔去。
  “秋生,再坚持一下,师傅马上就到了!”
  话说此前,秋生只觉头顶传来一股恶风之时……
  头顶黑影猛然罩下,秋生连反应的动作都还来不及做出,便已是发觉自己身体一轻。
  僵尸一把抓住了他的肩头,旋即便双双朝空中上升。
  “秋生!”
  一旁捂着脚的安妮面色一怔,旋即便是大惊失色的叫出了声。
  下一瞬,她却是下意识的一撑地,欲对秋生伸出手,然而这才刚刚一动身,她便发觉脚踝处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身子却是一下子又跌坐了回去。
  “嗬……”
  这瞬间,僵尸嘴中在吐出着令人作呕的恶臭,就喷在秋生的脖颈,这让他不寒而栗,全身汗毛都竖了起来。
  “糟了!”
  他心中大惊,看着自己离地面越来越远,剧烈的挣扎了起来。
  这瞬间,他充满了恐惧,但全身气力却也为之爆发,因为他,不想命丧僵尸之口!
  然而,僵尸气力远胜于他,一时间他根本就别想挣脱开来。
  “给我……撒开啊!”
  这瞬间,他状若疯狂,用手肘疯狂的在朝着后侧击打着僵尸的躯体。
  “砰砰砰”的声音在这寂静的夜间显得清晰可闻,就连他自己都觉得肘部生疼的厉害,几欲断裂一般,可想而知他是使了多大的力气。
  然而,僵尸对此却是全无反应,好似没有受到半点影响一般。
  “怎么办,怎么办?”
  这瞬间,秋生心中焦急,下意识的攥紧了手,却感受到了掌心的那件物件,他眼前瞬间一亮,如同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
  “师傅送我的八卦玉佩,对,玉佩!就靠你了!”
  他此际也不确定这玉佩是否还能起作用,但死马当做活马医,他现在已是步入绝路,面对僵尸毫无抵抗之力,还不如试一试!
  “徒……劳……”
  这时,僵尸嘴巴一咧,旋即已是将整个脑袋埋入在了秋生的脖颈之上。
  嗤!
  这瞬间,秋生只觉脖子猛然一痛,身体深处更是传来阵阵凉意,就好似是有什么东西在朝外涌出,顺着自己的脖子处而来一般。
  他眼前不由发昏,身体里面传来的阵阵虚弱与麻痒之意,更是让他难受至极。
  但是,他心中更多的却是恐惧,因为,他被僵尸咬了啊!
  他知道,自己……
  完了!
  “啊!!”
  秋生发泄似的发出嘶吼,他下肢后弯,直接夹住僵尸的身躯,猛然将掌心的八卦玉佩捏住,朝着自己脖颈处的僵尸面门按去。
  嗡~~
  此间,有细微的光亮自玉佩之上亮起,带着点点金色痕迹。
  只是和此前面对的那只女僵尸之时,自身主动亮起的光亮相比来看,却是远远不如,也不知是不是被消耗了其中蕴藏的“能量”。
  但纵使玉佩再度亮起了光亮,秋生面上却也没有丝毫喜色。
  被僵尸所咬,他明白这意味着什么,现在,他只想要这只僵尸粉身碎骨,他恨不得噬其血肉!
  “嗬!”
  这时,僵尸感受到这股光亮起,并且朝着自己贴来之时,眼中竟是闪过一丝忌惮之色,它猛然松口,撤回脑袋。
  同时,它双臂一推,就欲将秋生给直接掀飞,从这四五米的高空抛下。
  岂料,它这一推竟是没推动,因为秋生的双腿死死的夹住了它的身躯!
  他面色如疯如魔,感受到僵尸的举动,他更是借力反身,空着的左手同时伸出,一把便薅住了僵尸的长发,更是死死的朝着自己怀里拉扯。
  “啊啊啊!!”
  此间,他眼中泛起疯狂的血丝:
  “老子草你姥姥,老子完了啊,全都完了!你给我死啊,死!死!死啊!!!”
  嗤!
  八卦玉佩死死的印在了僵尸的左侧脸颊。
  瞬间,有水入油锅的声音响起。
  僵尸的左侧脸颊上面宛如被硫酸腐蚀了一般,血肉变得一片模糊,更有大量的黑雾冒出!
  但这黑雾刚一冒出,却如同遇到天敌一般,竟是被那玉佩上面绽放而出的点点金光猛然挥发!
  此间,如同被破坏了某种平衡一般,只见僵尸身上环绕的黑雾之气竟是变得不稳了起来,它与秋生缠在一起的身子更是摇晃不已,自半空猛然朝下跌落。
  “吼!”
  惊怒交加的嘶吼自它喉咙之中挤压而出,它眼中红光暴涨,那是杀意!
  “死!死!死!”
  但这时的秋生,却对此全然不顾,他手中玉佩死死印在僵尸脸颊之上还不算,他更是疯魔一般,拿着自己的脑袋疯狂的撞击着僵尸的脑袋!
  砰砰砰……
  阵阵头骨撞击的声音响起,僵尸的额头满是红色的粘液,那是秋生搏命之下撞出来的血液,属于秋生自己的血液!
  咚!
  纠缠一起的二者自半空落地。
  咔擦!
  僵尸一把抓住了秋生那薅住自己头发的左手,旋即猛然一拧,便有一声清脆的骨裂之声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