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请叫我九叔 > 第四十三章:秋生与安妮

  哒哒……
  清脆的脚步声在街道传来回荡声。
  秋生手中拿着一柄桃木剑,不时的摸摸被符纸撑得鼓囊囊的胸口,他在头前疾走。
  身后,跟着他的是四个身穿修士法袍的男子,用绳子拖曳着两个身子瘦小,面色寡白的男子,看模样长相,似乎是两兄弟。
  “特么的,秋生,你居然敢强行抓我们,你还有没有王法了,赶紧放了我们!”
  此时,两个被绳子捆绑的男子均是在破口大骂:
  “我们兄弟两个不相信有僵尸,不愿意去教堂又怎么了,那是我们自己的事情,和你有什么干系?我艹你大爷!”
  “我有罪!”
  见状,四个修士均是低垂眼眉,嘴中微微的在念叨着,但手中抓住的绳子却是格外的牢固,没有丝毫松懈的意思。
  “不愿去?你说不愿意去教堂就不愿意去了,还放了你们?呵,放你们回去继续抽大烟?”
  秋生脚步一顿,回身走到那两人面前,指着他们的鼻子,恶狠狠的道:
  “还有啊,你们这嘴巴要是再闭不上,给我继续嘴臭的话,我直接堵上你们的嘴!要不是师傅的吩咐,你以为我愿意管你们啊?”
  话音一落,他冷哼一声,就要转身继续迈步前行,毕竟,这还得去下一家呢。
  说实话,他真搞不懂这些人是怎么想的,简直就是大烟吸多了一样,这可是有僵尸啊,就算你不相信,但好歹也要警惕起来吧?
  镇上的其他居民都跑去教堂了,就你们个别的几位不信邪?合着显得你们与众不同是吧?
  说真的,要不是师傅的吩咐,他真的懒得管这些人的死活,毕竟该说的都说了,是这些人自己要作死,到时候真出了什么问题,要怪也怪不到他头上。
  “……九叔?”
  两人闻言后均是一愣,旋即相互对视一眼,年岁较大些的那位脖子一梗,呛声道:
  “你说是九叔让你们绑我们去教堂的?凭什么,九叔凭什么这么做?”
  年岁小些,看样子是他弟弟的那人亦是点头,甚至是带着某种怨怼之气:
  “不错,他林久凭什么绑我们?我们就不愿意去教堂,就愿意在家抽大烟,碍着你们什么事儿了!真以为叫他一声九叔,就把自己当回事儿了?”
  “我去你大爷的!”
  秋生面色瞬间一沉,回身便是对着二人的肚子各自打了一拳,指着两人的鼻子道:
  “给我放尊重点,再敢对师傅出言不逊,我特么弄死你!”
  “呜~~咳咳!”
  两人弯腰疼的不行,秋生这含怒一拳的力量可不小,但二人犹自嘴硬:“我特么就说了……”
  啪!
  又是一声清脆的耳光声,其中一人的脸颊瞬间肿胀起来,此刻看向秋生的眼珠子都在发红:“我艹你……呜呜~~”
  没等他的污言秽语说出,秋生已是脚下一踩,自脚上脱下泛黄的白色袜子,带着热乎气直接塞进了二人的嘴中。
  “呜呜,泥么的……呜~~”
  两人剧烈挣扎着,一副似是要跟秋生拼命的模样。
  见到这在眨眼就上演的这么一出,四位修士连忙低头念叨:
  “我有罪……有罪!”
  尽管如此,他们手中的麻绳却是拉得死死的,让这被捆绑住的兄弟二人根本不得有丝毫反抗的余地。
  没办法,来之前吴神父可是说了,一切都听秋生的安排。
  “不知好人心的狗东西!”
  秋生面色不平的啐道,心中却是不好受,微微有些小情绪了:
  “师傅也真是的,就这种人,被僵尸咬了也是活该,是他们自己作死,何必赶着不讨好来救他们?”
  “那什么……我们是不是得抓紧时间,赶紧去下一家。”
  这时,身后有位修士对秋生出言道。
  “对对,赶紧走!”
  闻言,秋生回过神来,也不再置气,他抬头看了看天际高挂的明月,连忙点头:
  “现在这天已经完全黑了,咱们速度快点。”
  ………
  “呼哧……呼哧……”
  距离教堂还有百多米远的距离,森修士满头热汗的背着一个和他身子差不多的包裹,气喘吁吁地对身后一群亦是差不多模样的人喊道:
  “各位,前面不远就是教堂了,大家加把劲,马上就要到了。”
  “森修士,你这话都说了十多遍了,我实在走不动了。”
  一个中年妇女没好气的将身上挂着的四五个包裹朝地上一扔,然后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
  “先歇一歇吧,不然我们这还没等到去教堂避难,没给僵尸咬了,就得先累死了。”
  “是啊是啊,我也走不动了。”
  “娘,我腿疼!”
  一时间,仿若多米诺骨牌效应似的,大家纷纷停住了自己的脚步。
  而后……朝地上丢行礼的丢行礼,弯腰喘气的弯腰喘气,亦有一些和那妇女一样,全然不顾形象,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这……大家还是赶紧起来走走吧,真没多长路程了,之前我那么说是为了激励你们。”
  见状,纵然是累的不行,森修士亦是急了,一边擦了把要流入眼眶的汗水,一边急忙的道:
  “现在大家在这里休息,是真的有大危险啊,这要是僵尸来了,那事情可就不妙了。”
  “森修士,你别说了,我是真的走不动了,东西太多了。”
  不少人都在摇头,说自己是真的不行了,现在急需休息。
  “各位。”
  这时,一个深蓝色长褂的男子出言道:
  “我觉得大家还是听森修士的话,再坚持一下吧,教堂那里有九叔坐镇,等到了地方,大家想怎么休息都行啊。”
  “陈老板,你这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了,你是大户人家,镇上酒楼的老板,雇了两个仆人给你和你女儿拿东西,可我们不一样啊。”
  此前的那种中年妇女不满的道。
  “六子他娘,你这话我可就不爱听了。”
  陈老板眉头一皱:
  “我是酒楼老板没错,所以我才雇人拿行李,准备和安妮常住教堂,一直等到这次僵尸的事情被九叔处理干净了才准备离开。
  可是你们呢,你们有必要拿这么多东西么?
  之前收拾东西的时候,你们说说你们浪费了多少时间?还因为拿着这么多行李耽误行进的路程,不然我们早就来到教堂了!
  关键是你们若是带一些被褥也就算了,毕竟森修士说九叔说了,僵尸惧怕阳光,白天我们可以和往日一样生活。
  可是呢?你连大米都整袋的背啊,东西还拿不下得让森修士帮忙……”
  “哟呵~~”
  不等陈老板把话说完,那中年妇女便叫嚷了起来:
  “你姓陈的什么意思,有钱了不起啊,有钱就看不起我们这些穷人啊?啊?”
  似乎是越说越激动一般,她更是从地上瞬间站起,指着陈老板的鼻子那是唾沫星子乱飞,就差张牙舞爪的挠上去了。
  “诶,谁看不起你了,我祖上也是穷过来的,我……”
  “爹地,算了。”
  站在气的面色涨红的陈老板身旁的安妮拉了拉他的胳膊,让他别多计较了,本来身体就不好,可别气出毛病了。
  她一袭披肩长发,穿着淡红色的过膝长裙,因走了大量路段,消耗了不少体力,让她水嫩的面颊看起来有些嫣红,鼻尖亦有微微的汗珠泛起。
  看起来简直是吹弹可破,光彩照人,这不,人群中有不少男子都在偷憋她,喉咙上面那硕大的喉结亦是不由自主的上下翻滚着。
  “哼!”
  得见宝贝女儿相劝,陈老板冷哼一声后,便和安妮一道走到了一旁。
  “好了爹地,别气了。”
  安妮善解人意的抚着陈老板的后背,开解道:
  “六婶虽然嘴巴毒了些,但你忘了,以前我们家酒楼被另外一家诬陷,说饭菜里面有死老鼠的事情,可是六婶帮忙骂回来的。”
  “呼~~”
  闻言,陈老板吐出口气,打量了一下安妮,不由摇头失笑:“行了行了,我不气了,就你会说。”
  说着,他还伸手点了点安妮的额头,这个乖乖女儿,也不知道最后悔便宜了那个臭小子。
  其实啊,他哪里是气对方和他争吵哦,他气的是对方看不明白情况,完全没有危机意识啊。
  “不气就好……嘶~~”
  安妮刚笑着点头,突然面色一百,不由弯腰捂住了小腹。
  “怎么了?!”
  见状,陈老板面色一变,紧张的道:“安妮,你这是……?”
  “爹地,我没事。”
  深吸了口气后,肚子的疼痛微微缓解了一下,她面容有些急切的道:“爹地,我肚子痛,好像是吃坏肚子了。”
  “啊?”
  闻言,陈老板面色一愣,旋即看了看四下幽暗的环境,有些傻眼:“这怎么办啊,这里可没茅房啊?”
  “爹地,我忍不住了。”
  安妮夹着腿摩擦着,也不知是憋的还是痛的亦或是羞的,反正是面色通红。
  她咬着嘴唇小声嘱咐道:
  “不行了,我去周围的小树林,一会儿如果出发的话,爹地你们就先走吧,反正离教堂没多远了,我会自己过去的,您可千万别把我这事说出来了啊。”
  “安妮……”
  没等陈老板话脱口,安妮已是急不可耐的一抓裙子下摆。
  在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下,她紧紧的夹着笔直的双腿,朝着一旁的树林中‘挪动’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