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请叫我九叔 > 第三十二章:屠龙道长

  “不仅是血腥味,还有一股淡淡的尸气!”
  门前,林久的面色有些凝重,而后只见他将手放在门上,微微一用力……
  没动静,大门纹丝不动,关的很严实。
  “这大门被人从里面拴住了,想来应该是昨晚镇长要休息的时候做的。”
  林久此时已经差不多可以判断出来,镇长应该是真的出事了。
  首先大门被关,到现在都没开,这证明镇长自昨晚关门休息之后,便没有出过门,这大清晨的,可正是前往茶楼用膳的时间啊。
  再一点,便是这血腥味和淡淡的尸气了。
  大卫的父亲作为一镇之长,也算是心宽体胖的代表人物了,毕竟吨位够大。
  是以,在被僵尸袭击后肯定大肆挣扎,然后就会被僵尸多“煽”了几下、多“挠几下”,这多“亲热”过后,流点血出来自然是很正常的事情了,如此一来自然也就有了血腥味了。
  而这尸气嘛,自然是僵尸来过此地的最好证明,毕竟一般只有僵尸的身上才会有尸气,这就和人身上的人气一般。
  当然了,这股淡淡的尸气也有可能是镇长被咬了之后,所蜕变成为僵尸后的尸气。
  “只希望镇长还没蜕变成僵尸吧。”
  心中默默念叨一句之后,林久转身朝着大门一侧的院墙走去。
  嗒!
  而后,只见他脚下在地上一踏,整个身子便已经是腾起而起,再于半空之中一蹬院墙的墙面之后,他整个身子便已经是落于院墙之上了。
  嗒!
  微微扫视一番,院内并无任何异样,林久便自院墙之上一跃而下,动静微乎其微。
  若以后世的目光来看,这处庭院其实并不算多大,格局也不算多豪华,但若是放在此时的酒泉镇上,那就称得上是“高门大户”了。
  此际,这院中一切都安静的可怕,好似是做被荒废已久的庭院一般,和此时已经逐渐热闹起来的外面的街道上相比,简直可以算是两个分割明显的世界了。
  “血腥味和尸气变重了,其中似乎还夹杂着一种恶臭……”
  林久嗅了嗅鼻子,谨慎的自怀中掏出两张符纸,一张【镇僵符】一张【破甲符】。
  镇僵符,顾名思义,镇僵所用,就是一般影视剧中,那种贴在僵尸额头上面之后,可以将对方定住,让之不能动弹的符篆。
  至于破甲符,则不去全是专用于对付僵尸的。而破甲的意思也很明显,用个比较具体一点的说法就是,破甲符可以削弱“敌人”的防御程度。
  与此同时,林久体内法力凝聚,右手【上清五雷咒】随时可发!
  哒哒哒……
  就在这时,一阵零散的脚步声自林久正前方的房屋内传来。
  伴随而出的还有一个低声咒骂的声音:“他奶奶的,坑死道爷了!”
  “有人?”
  林久脚步一顿,面上闪过一丝诧异:“镇长家里怎么会有外人?而且这声音听起来似乎有些熟悉?”
  熟悉归熟悉,但他也一时想不起是在哪里听过,可以肯定的是这明显不是镇长的声音就是了。
  尽管里面有人,好似没有危险一般,但林久却没有放松警惕,那拿着符纸的手已经背在身后,而后,他朝着屋子里面走去。
  “嘶~~”
  随着林久走近,他可以听见里面那人的声音中有些痛苦:
  “亏大了,这一趟白跑了不说,还受了不轻的伤……该死!这酒泉镇怎么会出现僵尸?还是这种我从来没见过的僵尸?!”
  “屠龙?”
  屋子门槛处,林久看到里面那个板寸头,留着一脸胡子,穿着一身粗布麻衣的男子时,脸上不由出现一抹错愕。
  屠龙怎么会在这里?
  是的,屠龙道长。那个和他分属同门,却不算良善的屠龙。
  但转瞬之间,他便恍然了,原剧情中不正是屠龙和大卫、镇长同流合污,一起运毒的么,他现在来此,看来是运来的毒到了。
  “谁?”
  这时,坐在椅子上满脸郁闷加烦躁,查看着自己胸前伤口的屠龙猛然一拉身前敞开的衣物,遮住自己胸口的伤势,同时,他偏头看向门外。
  “是你。”
  一看来人是林久,屠龙心中闪过一丝警惕,面上却不动神色的扣起来解开的衣物,对林久问道:
  “你怎么会来这里?”
  对于林久在酒泉镇的事情,其实他也是知道的,只是没有选择第一时间登门拜访而已,毕竟二人的关系只能算是认识,还是不怎么熟稔的那种。
  他也是在今天凌晨五点左右才抵达的酒泉镇地界,是以这第一时间,自然是想着先把手头要紧的事情办了再说。
  只是哪里想到,这一登门,等着他的不是热情的招待,拿到该得的钱财,反而是只僵尸,还是一只比较特别的僵尸,他一时不察,险些都被对方给活撕了。
  “这话应该是我问你吧?”
  微微看了看屠龙的胸口,林久面色平淡的朝着屋内走去,面上亦是不露声色,用眼角的余光查看着四周情况。
  想到刚才方才在门外听到的屠龙之言,他心下却是暗道:
  “屠龙本领不弱,就算是镇长尸变了,应当也不至于让他伤到吧?
  而且这还是白天,僵尸被克制的厉害的时候,可是看他这种欲盖弥彰的样子,明显是伤势不轻,难道是出了什么变故?”
  见林久不答反问,并且盯着自己胸口打量,屠龙心中微微一紧,面上却做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道:
  “我这次来这里只是路过,赶尸赶累了,想来此借口水喝而已。”
  现在金主都没了,这运毒的事情明显泡汤了,他可不想再被林久发现了自己运毒的事情。
  “借口水喝?”
  闻言,林久似笑非笑看着对方,颇有些意味深长的道:“但愿如此吧。”
  就算他没有融合后世的记忆,不知道屠龙和大卫父子的运毒之事,对方说的这种话他也不会完全相信,借水喝去哪里借不行,偏偏就来到了镇中心位置的镇长家?
  不过,此时他心里另有定计,而且现阶段最主要的事情,是先把镇长这只蜕变完全,都能伤到屠龙的僵尸除掉。
  是以,林久也就没直接点出屠龙运毒的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