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请叫我九叔 > 第二十九章:两只僵尸?

  “九叔,你可算是来了。”
  当林久三人一进教堂大门后,吴神父就迎了上来,满脸热情的道:“我们可是等候多时了啊。”
  “这老秃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热情了?”
  秋生在心底暗自嘀咕着。
  不久以前,这吴神父还和师傅起过冲突,二人关系也不算多么和谐,这现在转变的是不是也太快了?
  “嗯,吴道兄,还是先带我去事发地方看看吧。”
  林久也没和吴神父多讲究,点了点头后,便直接吩咐了起来。
  毕竟他既然来了这里,那就是为了办事的,是为了印证自己心中的猜测,可不是为了和对方打什么交情。
  而对于吴神父此时这般热情的态度,他心底倒是略有猜测,应该还是那天‘天降正义’,雷劈大卫的原因了。
  “好的九叔,你跟我来。”
  吴神父闻言,也没过多寒暄,他一点头后,便在头前带路了。
  几人一路前行,不多时,便到了一间小屋的门口。
  只听吴神父指着里面道:“九叔,这里就是大卫被送过来之后,用来静养的房间了,里面的痕迹我们都没有动过,你请看。”
  “嗯。”
  林久面色平淡的点了点头,然后直接走了进去。
  刚一入内,他眉头便不由一皱,眼中闪过一丝凝重。
  这里,有尸气!而且还是很浓郁的尸气!
  他之前在家中听到森修士的话后,心中所浮现出来的想法似乎得到了印证。
  不过出于谨慎的想法,林久还是顺着阶梯走下,完全进入到了这间小屋之中,他要再仔细的观察一番。
  房间内略显昏暗,但在一旁放置的蜡烛光亮之下,还是能看清里面的环境的。
  首先,映入林久眼底的,便是一具面目狰狞,睁大了眼睛,好似死不瞑目一般的尸体,看其模样,似乎在死亡之时,遭受过极大的痛苦一般。
  而在尸体一旁的地面上,还有着一缕缕断裂掉的白色绷带,以及一些类似水渍的印记。
  林久首先朝着那具尸体走了过去,而后蹲在地面,查看起了对方的身体情况。
  “九叔,这位就是王修士了。”
  吴神父跟在林久的身旁,为他讲述道:
  “早上我们起来之后,便发现他暴毙在这里,然后大卫也不见了踪影。
  后来我们发现在王修士的脖子上面,似乎有着类似于野兽咬过的痕迹,这才在来做帮工的好心居民提醒下,请来了九叔你帮忙。”
  说到这里,吴神父的眼中闪过一丝悲恸,面朝地面王修士的尸体,在自己胸口画起了十字:
  “至仁至慈天主,生养救赎吾侪。咸欲为得天上永福,恳求怜视Myson灵魂。赦其在世之时,凡有获罪于主……免堕地狱,获升天堂,享主圣容……阿门!”
  林久没理会这本来说话说的好好的,却突然进行祷告的神经……吴神父。
  他此时的注意力完全放在尸体上面。
  果不其然,在那王修士的尸体的脖子上面,有着被僵尸‘亲吻’过后留下的痕迹。
  只不过,这痕迹却是微微有些古怪,和寻常的僵尸完全不同。
  “四个洞?!”
  林久眼中闪过一丝错愕:“怎么会是四个洞?!”
  如果是被僵尸所咬,那么应该是两个小洞才是,可这王修士的脖子上面却是出现了四个洞?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这四个洞的痕迹,只有是那种【中西结合两开花】的僵尸才能咬出来的!
  可最关键的问题是,原剧情当中的那个【中西结合】的僵尸,已经是被他带着秋生在之前过来斩杀掉了啊,都直接变成了让他晋级【上清五雷咒】的功德值了啊。
  “莫非,是两只僵尸咬的?
  可若是两只僵尸的话,这后面的那只咬王修士的僵尸,应该是不会咬过之前被另外一只僵尸咬过的地方,甚至都不会再咬王修士才是啊。”
  这般想着,林久的眉头皱的更紧了,更是不由伸手在王修士尸体的脖子处丈量了起来。
  而这一测量之后,他的面容也就变得更加凝重了:“不是两只僵尸咬的!这就是一只僵尸的齿痕!”
  “怎么会这样?!
  那只【中西结合】的特殊跳僵、也即是原剧情中导致多人变成僵尸的源头,明明已经被我处理掉了啊,怎么还会有这种僵尸出现?”
  一时间,林久的面色不由的有些阴晴不定了。
  “师傅,你是不是有什么发现了?”
  这时,秋生凑到林久身旁出言问道。
  不愧是朝夕相伴、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的弟子,他倒是立马就看出了林久这个做师傅的面色变化。
  对于秋生的问话,林久视若未闻,并未回答,完全沉浸在自己的心神中。
  旋即,便见他又朝着地面上,那王修士身旁的断裂绷带抓去。
  “嗯?”
  绷带刚一入手,他就发觉有些黏糊,不由放到眼前观看起来。
  当即,绷带上的墨绿色痕迹映入他的眼底,他用手指多沾了些,然后搓了搓……嗯,很有粘性,能拉丝的那种。
  “嗅嗅~~”
  放在鼻下,林久闻了闻。
  “这是尸液!”
  当即,一股刺鼻的味道冲上了头,他赶紧将鼻下的手拿远了些。
  “而且,这道尸液的气息,和那天晚上斩杀掉的那只【中西结合】的跳僵很像!”
  所谓尸液,就是自僵尸身上流下来的液体,这也是尸气极度浓郁的一种体现,能极大的加速愈合、治疗僵尸本身受到的伤势。
  不过嘛,这尸液一般只有受到过创伤,或者本就重伤未愈的僵尸才会这么流下。
  没多想,林久又用手去摸了摸地面上,那好似是干涸之后的水渍印记。
  “还是尸液……不对,这颜色不对,要比之前绷带上的颜色深很多。”
  近距离的观察一番后,林久觉得自己抓住了点头绪了。
  他偏头对吴神父道:“道兄,我听森修士说过,另外一间屋子中,似乎也出了变故,那里面的石台似乎是崩碎了,道兄还请带我过去看看吧。”
  “好的好的。”
  吴神父连忙点头,带路道:
  “隔壁的那间就是,只是里面一片狼藉,而且有股很重的恶臭,所以我让人把门关上了,九叔你既然觉得需要查看,那你请便就是。”
  “嗯。”
  林久点点头,也不多说什么。
  在来到隔壁门前,也即是他那晚除僵的那间房间门口时,他随手推开了房门。
  “卧槽!!”
  就在这一刻,一阵恶风袭来,所有人的面色均是大变,疯狂朝后退去,甚至就连林久亦不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