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请叫我九叔 > 第四十九章:弹尽粮绝的秋生 感谢书友20190123……的千币打赏

第四十九章:弹尽粮绝的秋生 感谢书友20190123……的千币打赏


  “啊?”
  闻言,陈老板大惊,旋即连忙点头:“那好,一切都听九叔你的,你安排!”
  “嗯。”
  点了点头后,他走到一旁的吴神父面前:“接下来,教堂的事情还要多麻烦道兄你了。”
  说罢,他又偏头看向一旁的屠龙,暗含意味:
  “屠龙,我要暂且离开一会儿,你现在虽然有伤在身,不能全力动手,不过你毕竟也是茅山弟子,我还是希望你能在有突发事情出现的时候挺身而出的。
  这……也算是作为茅山同宗,我这个主脉师兄的一个小小的建议吧。”
  最后一句话,他微微加重了些语气。
  茅山主脉弟子,先天就比分支弟子高一头,而且拥有不少‘特权’,甚至可以朝宗门建议,逐出分支弟子!
  当然,前提是这个分支的弟子真的品行不堪,行事作风等方面有着诸多问题。
  但只要一旦查实,那么绝对会处置到底,甚至直接收回修行之法!俗称:打残!
  而放在这个年代,或者说放在宗门之中,逐出师门,那可是不亚于欺师灭祖的大罪!
  一旦落实,这个人的一生也就毁了。
  而这,也是当初林久没能完全狠下心来,要逐出秋生和文才这两个徒弟的原因之一。
  若不是事出突然,屠龙这个被他‘拉拢’在身边,准备当做工具人的又有伤在身,腿脚不太方便,他只能自己前去寻找安妮,不然他也不会这么做。
  毕竟,他还是想要和屠龙携手合作,留下一出【茅山同宗之主、分两脉弟子老死不相往来鄙弃前嫌互助友好之弟子携手大战恶僵】的佳话的。
  “……”
  闻言,屠龙眼睛一眯,他皮笑肉不笑的对林久拱了拱手,语气生硬的道:“师兄告诫,分支弟子屠龙谨记于心!”
  对于林久话中的深意,他又怎会听不明白?
  不过挑明了也好,免得一直觉得不得劲,心里瘆得慌!毕竟大家都是大灰狼,何必在外人面前装成小白兔,上演同宗和谐?
  不过,还是好憋屈啊。
  主脉,主脉你特么的就……是了不起啊。
  “特么的,主脉,主脉……分支就不是人了?早晚我要让你林久尝尝我的手段!”
  屠龙心中恨的发疼:“等这次事情过去,我就去找石坚,让你们主脉的人去狗咬狗!”
  他倒也不想想,若非他自己底子不干净,经不住查,何必会对林久这般不爽?
  而且,茅山虽有脉系之分,但整体情况下还是……好吧,完全就不是一视同仁的,主脉弟子有的东西,分支弟子不一定有,分支弟子有的东西,主脉一定会有。
  但这能怨谁,人家主脉资源好,那还不是一位位主脉的先辈打拼出来的?
  主脉弟子得到的资源好,还不是人家要比你分支的弟子天赋好。
  再说了,人家主脉才是一直在茅山扎根成长,并将之发扬光大的源头,你分支的人甚至以前都不一定是茅山附近的人。
  那是正统的茅山主脉先辈心善,心胸开阔,收留你们这些外来的教派避难,后来才逐一归拢,对外统称茅山派。
  “那就好。”
  微微点头,林久直接转身,就欲离去。
  心中却还在微微可惜着:“工具人屠龙安排不上,不然就不用自己跑腿了。”
  但就在这时,教堂内的其他人却是不干了,有人更是直接拦住了林久的去路:
  “不是,九叔你要离开教堂?!”
  “九叔,你可不能走啊,你走了大家怎么办?”
  “是啊是啊,大家可都是因为九叔你才来的教堂,你要是走了,大家何必来到这里?”
  “不错,九叔你要是一走,这僵尸来了怎么办?”
  “停!”
  林久连忙举手下压,解释道:
  “大家听我一言,安妮现在很可能遭遇危险,她作为酒泉镇的一员,我想大家也不愿意她遭受厄难吧?”
  “陈老板为人心善,安妮也是个好姑娘,大家都知道,也不想她出事,可关键是先不说她现在是不是已经出事了,就说九叔你要是去找她了,那我们这里其他的人怎么办?”
  “是啊是啊。”
  “九叔,我们这里这么多人,你可不能不管我们啊。”
  一时间,又再度喧哗起来。
  “诸位放心。”
  林久只好再度提高音量:
  “教堂这里这么多人聚在一起,只要你们不落单,人气充足的情况下,僵尸是不敢随意现身的,而且教堂这里还有吴神父和我师弟屠龙在。”
  “神父我放心,可是屠龙……就那个瘸子,还屠龙?”
  “那个瘸子是九叔你师弟,也是茅山的?那让他去找安妮啊。”
  “瘸子瘸子瘸子……”
  屠龙有点怀疑耳朵,自己是瘸子?
  此时,他脸色黑如锅底,一言不发的在人群扫视着,他倒要看看,是那个王八蛋在找死。
  “够了!”
  林久面色突然一变,冷喝出声:“我说了,这里是安全的,别再给我耽误时间,我也不想多费口舌!”
  说了半天都没用,这些人是把他林久当成工具人了,说怎么样他林久就要怎么样的照做吗?
  再耽误时间,安妮没出事也得被拖出事情来,就救你们是救,救安妮就不是救了?只有你们这些人的命是命?
  他林久是茅山弟子,是要斩鬼除僵不错,但这只是符合他心中的理念办事,不代表就要被人支配,本分是本分,情分是情分!
  “……”
  见林久发火,场间瞬间安静了下来。
  “让开!”
  林久冷冷的看着拦在门口的几人。
  闻言,那几人面面相觑看了看,旋即都老老实实的闪开了身子,其中一人有些嗫喏的道:
  “九叔,我们真的不会有事么?”
  对此,林久只是斜眼冷看了他一眼,旋即直接出门而去。
  不发个火,还真镇不住这些人了,到时候僵尸真的来教堂袭击了,只怕刚现身一吓,这些人就要一哄而散,完全不听自己的安排了。
  最后散了聚集起来的人气,只怕一个个都要遭殃了。
  “呵,有意思了,这下子,只怕这些刁民都要暗恨林久了。”
  看着林久离去的身影,屠龙眼中出现一丝讥讽。
  你林久好心肠的救这些人,只怕最后还要落得一个被埋怨的下场,吃力不讨好,活该!
  但接下来的一幕,却让屠龙面上一僵,打脸了啊。
  只听人群中有人不满的道:
  “都怪你们,现在好了吧,九叔生气了!”
  “就是,一个个的瞎操心,九叔的为人大家还不清楚么,说不会有事自然就不会有事!”
  “就是,你们太过分了,还拦着九叔不让他走。”
  “……”
  有人低头认错:“是我错了,不过我也是太过害怕僵尸出现,九叔走了心里没安全感啊,希望九叔不要生我的气。”
  …………
  砰!
  话说另一侧,秋生被僵尸一击扫的横飞而出之后……
  “咳咳……呃~~”
  这边,秋生躺在冰冷的地砖上,只觉得左肩生疼的厉害,就好似肩胛骨断裂了一般:
  “该死的,这赵三的僵尸婆娘是个什么情况,竟然比赵三强这么多?”
  下一瞬,感受到女僵尸那股扑面而来的杀机,秋生心中苦涩极了:
  “完了,小爷只怕真的要交代在这里了!”
  现在的他,堪称是弹尽粮绝啊,桃木剑也断了,符纸差不多也用完了,更别说他此时左肩使不上一丝气力,好似完全麻木了一般。
  所以说,为什么师傅对付这些僵尸就显得很轻松呢?
  明明这只僵尸给他的危险感,远远不如那天晚上,和师傅一起去教堂击杀的那只被封印的僵尸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