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请叫我九叔 > 第五章:斩杀!

  见女鬼没有找自己的麻烦,秋生一个翻身站起,看到躲在案台下瑟瑟发抖的文才,连忙将对方拉了出来:“快走!”
  “哦哦。”
  秋生在侧,文才胆气涨了不少,连忙跟着出来。
  但就在秋生拉着他跑的时候,文才却是哆哆嗦嗦的道:“等等,作法的家伙还没拿啊,这要是被师傅发现了……”
  “你傻啊你,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拿家伙,不要命了?”
  秋生没好气的回了句,头也不回的拉着文才开跑。
  可就在这时,那红衣女鬼却是已经将目光放在了二人的身上,‘咻’的一下,就飘到了二人面前。
  “啊啊,不管我们的事啊。”
  文才被吓得大叫,两手更是死死的拉着秋生的胳膊。
  “不管你们的事?那你们有没有收人钱财?”
  女鬼飘在半空发问,竟是没有立马就对秋生和文才出手!
  “没有啊,没有没有。”
  秋生下意识的疯狂摇头,而之后的文才似是才听明白女鬼的话中意思,连忙点头道:“有有有。”
  听到猪队友这么实诚的回答,秋生恨不得撕烂他的嘴巴。
  “你们既然收人钱财,要来打散我的魂,那我就要你们的命!”
  闻言,女鬼面容变得无比狰狞,下一瞬,就对两人出手。
  “啊!!”
  见状,秋生、文才惊惶,连忙转身飞逃。
  怎料女鬼速度极快,一把就抓住了两人的后衣领。
  秋生身子立马一抖,直接从身上的法袍之中钻了出来,头也不回的朝前疯狂奔逃,嘴中还在催促着:
  “快快,文才快点跟上。”
  文才有些绝望,因为他学着秋生的脱困之法,却发现自己挣脱不开。
  因为女鬼抓到了他里面的衣服,提着他的衣领,将他扯在了半空。
  任他两条小短腿在半空做出疯狂奔逃的模样,自身却在原地没有半点移动的迹象。
  看着转瞬已经逃离有好几米远的秋生背影,文才连忙呼救:“秋生,救我啊!”
  “啊?”
  秋生脚步一顿,一回头,傻眼了,这家伙怎么没脱身?
  “秋生……”
  文才面色涨红,在半空抖动着身子,像只癞蛤蟆似的。
  此时他感觉自己快要喘不过气来了,因为女鬼提拉着他的后衣领,导致他脖颈被勒住了。
  “蠢货,连脱个衣服脱身都不会。”
  林久面色有些慎重,起身站在了院墙上,手中清光一闪,那此前被他放在系统空间的桃木剑,已经再度出现在他手中。
  “怎么办怎么办,我要是不管文才的话,他肯定死定了,可要是对付女鬼,我从来没自己单独面对过啊。”
  一时间,秋生愣在了原地,心中焦急不已:“师傅啊师傅,我该怎么办啊?”
  “冷静,冷静!”
  秋生嘴中不停的念叨着,但是看着文才越来越涨红的面容,几乎已经再无力抖动的身子,他一咬牙:“我冷静你大爷,小爷和你拼了!”
  他直接冲向女鬼,跃在空中就是一脚踢去。
  嘭!
  然而,秋生去的快回的也快。女鬼在见到秋生踢向自己之时,她直接将手中提着的文才给砸了过去。
  “哎哟!”
  一时间,两人于半空中相撞,跌在地上如同滚葫芦。
  “哈哈哈哈哈哈~~”
  女鬼猖狂大笑,满是戏谑之意,如同看见什么有趣的事物一般。
  “快,走!”
  秋生心中发寒,一把拉起地上捂着脖子咳嗽不已的文才,就要再朝着外面跑去。
  咻!
  然而女鬼既然已经起了性子,又怎么可能发秋生二人离去呢,身影一闪,已经再度出现在两人身前。
  见状,秋生一咬牙,将文才推开在一旁,低喝道:“快点去找师傅过来,我先将这女鬼拖住。”
  “哦好,那秋生你挺住啊。”
  文才听了,连忙点头。
  或许是已经适应了单独面对女鬼,秋生的胆气这下也被激了出来,他一弯腰,抄起此前被女鬼吓掉在地的桃木剑。
  他唰唰的舞了两个剑花,剑上符纸哗哗作响。
  旋即,他面色凝重的对女鬼道:
  “这位女鬼姐姐,不知可否放过我们,毕竟那铁公鸡赵太公已经死了,你也算是报了仇,你现在离去也好,不然等我师傅过来了,你怕是想走也走不了了。”
  “哈哈哈~~”
  女鬼放声大笑,戏谑的道:“走?不和小哥你好好玩弄一番,再将你二人阳气吸尽,我怎么舍得离去呢?”
  就凭你们这花把式,想来那当师傅的本领也不怎么样,也敢拿出来吓唬本鬼?
  “玩弄?吸尽阳气?”
  秋生心中一寒,娘诶,这是想要和自己发生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吗?
  不等秋生多想,女鬼已是飘然而至,一掌拍向他的胸口。
  嗒!
  秋生一惊,连忙运转师傅所传的游龙步伐,闪开至一旁,手中动作也不慢,几乎同时挥着桃木剑斩向女鬼身子。
  女鬼见状,面色不改,不避不闪,认为对方不过是花架子,哪里有着能伤到自己的本领?
  于是,她更是近身,欲再度发出攻击。
  呲!
  粘着符纸的剑身斩在女鬼腰间,一声伴随着火花四溅的电弧声音立马传出。
  当即,女鬼身影向后倒退,面色大变。
  怎么会……这符纸竟然真的能够伤到自己?
  “哈哈!”
  秋生见状,不由大笑了起来,对这女鬼再无半分惧意。
  “怕了吧?再吃小爷一剑!”
  一身胆气激发,他更是抢步进前,对着女鬼发动攻势。
  “这还差不多。”
  看着场中这一幕,林久发黑的面色才缓和不少,这才算是跟在自己身边学习多年的徒弟样子嘛。
  旋即他腾身一跃,进入院内。
  戏也没必要再看了,想来经过这女鬼之事后,秋生和文才二人的心中已经有了敬畏,在被自己驱逐门下后,应该不会胡乱惹事了,凭着学到的些许本领,应该是能安稳度过这一生了。
  “师傅?!”
  林久刚进入院内,早早退开朝大门方向跑去的文才便发现了他。
  文才赶紧跑到林久跟前道:“师傅,有鬼啊,您赶紧救救秋生吧,那女鬼太凶残了!”
  瞥了文才一眼,林久并没有搭理对方,他又不瞎,怎么看不见场中打斗的二人,更别说他早就到此,看戏多时了。
  “师傅……”
  这一眼让文才后背一凉,张了张嘴,不敢再说,这次的事情可都是他和秋生惹出来的,现在师傅当面,再多言怕是要被抽死。
  此时,秋生已经完全落于下风,岌岌可危了。
  他之前见到符纸对女鬼有用,不由胆气大涨,一时发飘,大肆进攻之下,却是被女鬼用披着的斗篷给刮下了桃木剑上的符纸。
  这符是林久所画,其中蕴含法力,是以在没了符纸之后,秋生再无半点手段能够伤害到女鬼,一时间被女鬼打的鼻青脸肿。
  冷着一张脸,林久脚下一划,纵地而行,三步之下,已经是来到秋生身旁,此为纵地术!
  “哼!”
  一声冷哼,林久提腿便是一脚踢出,直接命中女鬼胸口,将之踢的倒飞而出。
  “哪里来的老东西?!”
  女鬼倒地之后径直弹身而起,看向林久又惊又怒。
  “师傅!”
  秋生见状,却是对着林久叫喊出声,语气之中满是惊喜之意。
  “别叫我师傅,待会儿再和你们算账!”
  林久面色冷硬的道:“现在给我滚到一边去。”
  气势现在得做足,给秋生和文才一种不近人情,似乎创下弥天大祸的态度,这样之后才好将二人驱逐门下。
  “是,师傅。”
  秋生心中一颤,连忙低着头闪到一边,和文才站到一起,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师傅发这么大的火,完了完了,怕是之后真要被师傅打死了!
  “你这老东西就是他们两个的师傅?”
  红衣女鬼面色凝重的道,她能够感受出来,这突然出现的一字眉之人,给自己一种很危险的感觉。
  “李氏,我来问你,既然那赵太公已死,你为何不愿散去这怨念,投胎转世而去?”
  林久不答反问,也不恼怒这女鬼叫做自己老东西。
  “投胎转世?哈哈哈哈~~”
  闻言,女鬼大笑起来,更是充满恨意的道:“为何要投胎转世?我恨不得杀尽这天下所有如姓赵那般狼心狗肺的男人!”
  “李氏,我见你身世凄惨,所以才这般好言相劝,赵太公之死并不是你亲自动手而杀,所以未曾沾染生灵之怨,还有转世之机。
  而且这阳间有阳间的规矩,你切莫自误!”
  林久皱眉冷道。
  “哈哈哈~~”
  女鬼冷笑道:“规矩?我活着的时候规矩在哪?”
  “就是因为像你这种人多了,才有我这一生悲惨的命运,凭什么女人就要沦为男人的玩物,凭什么?!”
  女鬼越说怨念越重,最后更是杀机大甚:“你也给我去死吧!”
  话音刚落,她便朝着林久冲来。
  “不知所谓!”
  林久摇了摇头,本来见你身世凄惨,也未第一时间对秋生等人下杀手,这才给你一个机会,却没想到,你这是要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啊。
  现在不除掉这女鬼,日后其必然会闹出大祸!
  念及于此,林久一挑手中桃木剑,身子不退反进。
  只见他脚下一点,已是来到女鬼身前,低喝:“斩!”
  法力注入桃木剑中,毫无阻塞之感,更有微微光亮闪烁,剑身直刺女鬼胸前。
  呲!
  “啊!!”
  剑身透体而过,带起刺目的火花,女鬼更是痛叫出声,神色颇为歇斯底里,手中成爪,欲要强忍痛苦抓向林久面容。
  见状,林久面色不变,握着桃木剑便朝后一撤步。
  剑身抽离,又是带出一阵火星,同时,他一个侧身垫步,直接再踹女鬼胸口。
  嘭!
  当即,这女鬼倒飞而出,躺地嘶吼却起不得身。
  这就不能反击了,太虎头蛇尾了吧?
  林久微微有些发怔,旋即他看向手中的桃木剑:
  “这系统出品的桃木剑,附加上我的法力之后,竟然有这么大的杀伤力,一剑之下就让那女鬼受到重创,再无法动弹?”
  尽管心中惊喜,但此时却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当务之急是先行除掉这红衣女鬼。
  于是,只见林久自怀中掏出两张符纸,微微一撮,火星冒起,他走到女鬼身旁,随手将符纸扔在女鬼身体之上。
  桃木剑有灵气,用一次就得消耗不少,他现在可有些舍不得用这系统出品的百年桃木剑,去对付一小小的鬼物了。
  烘!!
  在符纸接触到女鬼的身体之后,瞬间,就如同汽油遇火一般,那女鬼的身子开始疯狂的燃烧起来,而伴随着其身体上大量的黑色雾气冒出,火焰也愈发猛烈。
  此为驱邪符!
  女鬼体内的阴气是最佳的燃料!
  “啊啊~~~”
  女鬼面目狰狞痛叫出声,但没几个呼吸之后,已经是再无分毫声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