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请叫我九叔 > 第五十七章:白色的带子

  此际,感受到僵尸指尖袭来之时的寒意,安妮心中在疯狂的嚎叫:
  “我不想死,不想死啊!”
  求生的本能,瞬间让她忘记了恐惧,空白一片的大脑似乎恢复了正常的运转,她此刻的身体之中,更是充满了名为“勇气”的力量。
  “啊!!”
  旋即,只见她嘴中在发出尖锐刺耳的尖叫,双手却是一抱脑袋,同时身子猛然下蹲,竟是避开了僵尸抓来的手掌,而后……
  啪嗒!
  只见棉布所做的拖鞋,自她那小巧白嫩的脚丫子上面脱离,直接被甩开在了房间的地板之上。
  她裸着脚,在地板上踩得“啪啪”作响,疯狂的朝着窗边奔去。
  说时迟那时快。
  这时,僵尸那森长的指甲,才带着凛然的寒芒,宛如桶嫩豆腐一般,直接插入了房间的墙壁之中。
  “嗬……?”
  见得自己抓空,僵尸面色一怔,旋即它嘴角一勾,眼中红光更是一涨。
  “快!快!快!”
  安妮在心中疯狂嘶喊,她从来就没有像此刻一般,觉得自己的房间竟是如此的大,那离窗边的短短数米距离,竟然会是这般的遥远。
  好似过了一个世纪一般,她,终于是来到了窗边。
  “到了!”
  她心中大喜,但透过窗户看着下方地面的高度,她心中却又是一紧,面色更是有些发白。
  “不管了,跳总比不跳的好!”
  她一咬牙,一狠心,脚下速度丝毫不减,就要朝着窗户外面扑出。
  就在这时……
  嗤!
  指甲抽出墙壁的声音响起,下一瞬,一个披头散发,浑身带着腥臭之味的身影,已是来到了安妮的身后。
  呼!
  恶风自安妮背后袭来,那是僵尸的手掌,直接朝着她的后背抓了去。
  “快跳啊!”
  外面窗户下,秋生看到这一幕,面色大惊的叫喊出声。
  而后,只见他连忙将手里的玉佩朝兜里一塞,便虚摊开胳膊,在下方找着位置,好来接住安妮。
  嗤嗤~~
  利爪破空,抓上了安妮的右肩部位。
  “啊!!”
  顿时,安妮发出了痛苦的惨叫之声,面色变得一片惨白,直接自窗户边一头栽下。
  嗤嗤~~
  妖冶的血花,在这清冷的夜色之中,带出一抹别样的色彩。
  在僵尸的手掌之中,还有着一片被浸湿的红色丝绸,那是安妮身上的裙子,是被它抓住肩膀之后,从窗口跌下之时被撕扯下来的。
  “不好!”
  下方,窗户边上的秋生听得安妮惨叫,又见其是直接一头栽下,完全是一种脑袋朝下的自由落体的方式,不由大惊。
  “接住,一定要接住!”
  他面色极为紧张,连忙在下方挪动位置,就为对准安妮下落的方位。
  这要是一个疏忽没接好,可能在自己的面前,就要上演一出“脑袋开花”的场面了。
  安妮的身子坠落的很快……
  “来了!”
  秋生咽了口唾沫,在确定自己对准了安妮的身子后,他紧咬牙关,脚下一踩地面,便是高高跃起,直扑安妮的身子。
  嘭!
  一声肉体碰撞的声响之后,两个身影在地面一阵翻滚,而后一上一下,俱是躺在了地上。
  “接……接到了!”
  秋生的脸上带着庆幸,双手死死的环住了安妮的身子,只觉得入手是一片温润,香气更是扑鼻而来。
  “咳咳……”
  但在下一瞬,他便是一阵气闷,咳嗽了起来,只觉得全身上下,由内而外的都在痛,没有一处是不痛的。
  这种肺部憋闷,全身生疼的感觉,让他心中极为恶心,只觉得想要呕吐。
  “还好小爷身强体壮,接住安妮的时候是扑出去卸了力,而不是直接傻愣愣的硬接,不然这骨头说不得都要断几根。”
  “呃呃~~”
  安妮面色惨白的闭着双目,趴在秋生怀中的身子还在不自觉的卷缩着,仅是嘴中无意识的在发出呻吟。
  疼,极致的疼!
  秋生一个大男人,在接住她的时候,都被撞击的难受,她一个弱女子,又怎么不会受到冲击?
  “这是……被撞的意识昏迷了?”
  秋生听到安妮发出的声音,连忙将她放平在地上。
  “嗯?”
  在他手掌接触到安妮的右肩之时,他只觉得一片湿润,心中微微升起一丝不妙。
  旋即,只见他将手掌放在眼底,借助房间透出的灯亮一看,面色一紧:
  “这是……血!”
  这时,他不由想到了安妮自窗户边一头栽下之时,所发出的那声惨叫。
  于是,他连忙将安妮的身子侧转过来,入眼,是一片花白的肌肤,上面带着三道指长的痕迹。
  这血肉翻起的模样,显得极为狰狞,泊泊的血液顺着肩头流下,更是浸湿了周边的已经破开的衣物。
  “这是被僵尸给抓伤了?”
  见状,秋生心中松了口气:
  “还好还好,记得师傅说过,只要被僵尸抓伤之后,尸毒蔓延的不深,还是能救过来的。”
  “咦?”
  下一瞬,他盯着安妮的后肩部位,就好似发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一般,脸上起了一丝疑惑:
  “不过,这根被血染红的白色带子是什么?”
  他不由的伸手,去拉了一下安妮后背的那根白色的带子。
  啪!
  岂料一个没拉稳,这带子竟是极具弹性的弹了回去。
  “诶嘿,有点意思,居然和橡皮筋似的。”
  见状,秋生微微一愣,旋即面色有些古怪:
  “不过,安妮把这橡皮筋一样的东西绑在身上做什么?”
  只见他手一伸,似是又要去拉一拉那白色的带子。
  “呜嗯~~”
  这时,却听一声轻微的呻吟声响起,安妮有些迷茫的睁开了眼睛。
  “嘶~~”
  刚一醒转,她便不由倒吸一口凉气,身子更是有些发抖:
  “好疼啊!”
  她只觉得身体上下传来阵阵生疼,特别是自己的左后肩处,更是疼的发麻,而且还凉飕飕的。
  听得动静的秋生连忙收回了手,满脸喜色看着安妮道:
  “安妮,你醒了,怎么样,有没有感觉哪里不舒服?”
  闻声,安妮立马清醒了过来,想起了遇到僵尸前后的事情。
  同时,她下意识的朝便着声音传来的地方看去,而后便发现有个正盯着自己右后肩处,似是刚刚收回手的男子。
  “这是……九叔的徒弟,秋……秋生?刚才就是他……救了我么?”
  安妮的眼中带着一丝迷茫的想着,手上却是下意识的朝着自己凉飕飕的右肩摸去。
  “嘶!”
  触手之下,便感到一阵疼痛传来,手上更是一片黏黏糊糊的,她放到眼底一看……
  是血!
  “啊!!”
  顿时,安妮眼珠子直接瞪圆了,惊叫出声:
  “血,我流血了!”
  “别叫!”
  秋生连忙捂住安妮的嘴,然后指了指二楼的房间:
  “僵尸还在里面!行了,别多说了,咱们赶紧走,免得僵尸追出来了!”
  说着,他就连忙去扶安妮。
  “嗬嗬……”
  房间内,僵尸看了看自己指间的红色粘液和被撕下的衣物碎片,眼中的红光闪烁更甚,好似是在兴奋一般。
  旋即只见它身子一动,直接自窗口跃出。
  嗒!
  黑气环绕,僵尸自半空轻轻飘落在地。
  旋即,它看着前侧不远处,刚将安妮扶起来的秋生二人,眼中杀机凛然。
  看到这僵尸举重若轻一般的自高空飘落,周身还有黑色雾气环绕,秋生张了张嘴,最后吐出一种植物的名称:
  “草!”
  此时,他能很明显的判断出来,这只僵尸和之前自己所遭遇的赵三夫妇变作的僵尸,完全就不是一个等级的存在,自己绝对不是对手!
  “成为……我的养分……吧!”
  分裂感极强的声音,此时自僵尸的喉咙中挤压而出。
  而后,只见它带着森然的杀机,直接踏步前行。
  目标,秋生!
  “它会说话?!”
  此际,秋生一脸无法置信的表情,更是觉得一股莫名的压力直压心头,几乎都要让他喘不过气来。
  但僵尸可不会给他时间,让他来思虑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情。
  呼!
  瞬间,秋生便感到一股腥臭的恶风扑面而来。
  紧接着,层次不齐泛着冷光的指甲,已是出现在了他和安妮的眼前,正恶狠狠的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