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请叫我九叔 > 第十三章:搅合

  林久不动神色,自酌自饮,就这般看着大卫为吴神父继续介绍在场众人的身份。
  “神父,这位呢,是董先生,也是如意赌坊的老板。”
  大卫指着吴神父相对而坐的一个五十岁左右的男子介绍着。
  “赌坊?”
  吴神父抬头,疑惑的看向大卫,他虽然懂得汉语,但其中有些名词和语句还是不明其意。
  大卫见了,先是看了看一旁只顾着喝酒的林久,见其没有反应,这才对吴神父笑道:“就是CLUB。”
  “哦~~CLUB”
  这下吴神父恍然了,对着那位赌坊的董先生点着头。
  而后,大卫又指着一个深蓝色长衫,留着八字胡的男子道:“这位是云仙烟馆的李掌柜。”
  “云仙烟馆……那又是做什么的?”
  吴神父再度迷惑了。
  “额……Smoke,youknow?”
  “oh,Smoke!Iknow…”
  “这小白脸又不说让人能听懂的人话了,可是这洋话到底什么意思啊?”
  站在林久身后的文才,此时不由想到之前,自己在安妮回来那天,找对方搭话的那一幕,他的脸色又再度变成了‘菊花’样。
  用肩膀挤了挤身旁的秋生,他小声问道:“秋生你聪明,知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
  “这两人在说什么?”
  秋生站在林久身后,亦是有点懵,被文才这么一撞,这才回过神来。
  他闻言后,不屑的瞥了文才一眼,低声道:“切,这有什么不懂的,不就是在介绍身份么?”
  应该……是这样吧?
  “哦~~”
  文才感觉自己明白了,颇为敬佩的看向秋生,只是在秋生转过头,目不直视的老老实实站在林久身后时,他却总觉得似乎是哪里有些不对劲。
  不提身后的两个二货,这时的林久面色已是泛起红晕,也终于停下了自酌自饮的手。
  看他醉眼朦浓的样子,似乎是已经上头了,但事实自然不是这般。
  “这状态,差不多了。”
  心中暗道一声后,林久的目光不由转到了身边的吴神父身上。
  而这时的大卫,正在为吴神父介绍排列在黄赌毒里面的头号‘大哥’,阿黄。
  他一本正经,热情不改的道:“这两位呢,是凤凰楼的老板娘。”
  “什么叫做凤凰楼啊?”
  当吴神父将疑惑的目光看过去时,两女不论年老的还是年少的,都纷纷露出令人熟悉的招牌笑容。
  “额……”
  在脑海中过滤了一遍词汇后,大卫吐出一个很贴切的名字:“Chicken,Chicken,youknow?”
  “喔~~鸡馆,我知道了!”
  吴神父又恍然了,他用手撕着什么东西一般,送到嘴边比划着道:“就是可以吃的鸡嘛,对不对?”
  “对,对。”
  大卫笑着点头。一旁凤凰楼的两位老板娘面面相觑,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卧了个槽。”
  秋生震惊了,还可以这样介绍妓院的么?
  “Ilikechicken,歪瑞马吃!”
  这边,吴神父还在疯狂赞叹,他身旁候着的小秃头……呃不是,是森修士,亦是接话道:
  “那她们的鸡一定很好吃啊。”
  “可以可以,改天我们可以到她们那里去,尝尝她们那里的鸡啊。”
  “好啊好啊。”
  “哈哈……“
  秋生实在憋不住了,放声大笑了起来,见众人的目光被自己吸引而来,他努力将嘴巴合住,想要克制住自己,最后化作阵阵“哼哼哼……”的闷笑。
  “噗……咳咳。”
  早就将目光放在吴神父身上,准备多时的林久努力克制着涌上来的笑意。
  然后,便见他“醉眼朦浓”的对着吴神父道:
  “吴道兄,你这是真的都完全没有听明白,没有搞清楚这些人的身份?”
  “额,九叔你这话的意思是?”
  吴神父闻言,疑惑的挠了挠脸颊。
  “意思很简单,她们这鸡,这烟……可不是你认为的那些东西。”
  林久手肘撑在桌子上,半只身子都靠了上去,看样子似乎是真的喝多了一般。
  “九叔,你喝多了!”
  见林久似乎喝大了要拆台,大卫连忙出言,语气中暗含警告,他可不想被林久坏事,出些幺蛾子。
  既然都已经吴神父误会了,就算日后得知真相,那也是吴神父自己的问题,是他理解出错了,可怪不得他大卫。
  吴神父看了看在场众人的面色,感受到这似乎变得尴尬起来的气氛,不由感到有些不对,他摆手道:“诶大卫,让九叔说。”
  “好,那我就说说!”
  似乎是因为酒精的作用,林久‘嘭’的拍了下桌面,旋即指向对面座位上那发量稀少,一身白色长褂的男子,对吴神父道:
  “如意赌坊董老板,做什么的?gamblingindustry(赌博业)!”
  这话一出,大卫的面色就变得不善了起来,看向林久的目光中满是阴鸷,心中也微微有些急躁了起来:
  “林九,你这该死的王八蛋,坏我大事!”
  骂归骂,但是也只能在心里暗骂,而且他要是想直接打断林久的话,不让吴神父继续听下去,那也是万万不可能的,一旦这么做了,那傻子也会知道里面是有问题的。
  于是,大卫心中千念百转,得想个办法,找个理由啊。
  此时,一旁吴神父脸上洋溢的笑容和热情也是微微一滞,更是不由偏头看向身旁的大卫。
  “大卫为什么要欺骗我?还是说,他其实也并不完全明白那董老板的身份?”
  他心中在疑惑,却也抱着一丝侥幸。
  “呵呵,这香蕉人……”
  看到吴神父的面色,林久心中还是有些舒爽的,至于对大卫那死死盯住自己的眼神,他却是选择视而不见。
  不好意思,喝多了,他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当然了,就算第二天有人找上门来了,他也是不会认的。
  因为断片了……
  “来来,我继续给你介绍。”
  林久一拍吴神父肩膀,旋即又指向下一位,是个发量比较多的八字胡:
  “这位是云仙烟馆的李掌柜。云仙烟馆是让人做什么的?Druguse!”
  他说的很快,也不顾众人各色的表情,继续指向凤凰楼的两女道:
  “凤凰楼,Brothels!”
  “什么?!”
  吴神父面色早就变了,这身份,和大卫给自己介绍时,自己所理解的简直就是天差地别!
  他不由满脸质询的看向大卫:“大卫,九叔说的是不是真的?我需要一个解释!”
  他一个虔诚的天主教徒,虽然信奉神爱世人,但是却万万没有和世道最邪恶的黄赌毒三道打交道的念头。
  他感受自己受到了玷污,天主教徒的圣神光芒不容亵渎,这对不起天父、圣神……的赐福和厚爱。
  最最关键的一点,他是那么的相信大卫,可要是对方完全就是在欺骗他,那……
  “这……”
  大卫额头有汗渍出现了,一时间有些哑口。
  “哇,师傅这么厉害?!”
  看着林久三言两语,混杂着一些听不懂的洋话,就把白天气他气的不行的小白脸和秃子给收拾了,秋生和文才的嘴巴是张的老大。
  “唉哟,不行了……”
  就在这时,林久突然一捂脑袋:“我这头疼的厉害,这酒劲怕是上头了,不行了不行了,我得先回去歇着。”
  说罢,他就要站起来,结果脚下却是一个踉跄,险些‘跌倒’,直接一屁股又坐了回去。
  “诶师傅。”
  见状,秋生连忙近前扶住林久,并关切道:“怎么样了师傅,你没事吧?”
  “还好、还好。”
  林久一边借助秋生的力量站起来,一边说道:“就是头昏沉的厉害,秋生啊,你和文才扶我回去歇息吧。”
  “好的师傅。”
  秋生赶紧点头,一旁的文才慢了半拍之后,也反应了过来。
  二人一左一右扶住林久,啥也不说就带人离席而去,只不过在走前,文才颇有些依依不舍的回头看了看席间的安妮。
  对于师徒三人此时的离去,众人纷纷无言,着实不知道该说什么的好,也没想着劝留。
  都被搅和完了,还怎么劝留?
  “好了,松开我吧。”
  出了酒楼,耷拉着脑袋的林久突然抬头出声,而后摆脱开两人相扶的手,稳稳当当的站在原地。
  看他这模样,若非脸上的红晕和一身的酒气,完全就看不出来是个喝了酒的人。
  “师傅你没事?”
  文才惊了,刚才师傅明明喝了不少啊,而且据大卫那个小白脸说还是洋酒,度数很高,怎么师傅一点事情都没有?
  所以说,刚才都是装出来的?
  “废话,师傅不仅本事大,这酒量自然也大,怎么会醉?”
  隐隐约约有所猜想的秋生狂拍马屁,同时暗自对文才撇了撇嘴,师傅可是说过了,今晚是要带自己去教堂除僵的,怎么可能会喝醉?
  “行了,回去吧。”
  林久背负双手,一马当先,朝着家中走去,若非两个徒弟在身边,他都忍不住要哼出歌声来了。
  光是想想,估计也能想到,此时酒楼之上应该是何等的有趣了。
  让你们白天气我,哼!
  不过别说,今天这酒确实不错,够劲!
  “师傅,就这样回去啊?”
  和秋生一道赶上林久的文才将脸皱成‘菊花’,他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免费的夜宵没吃上,饿啊!
  “是啊师傅,要不我们先去吃……”
  秋生刚要附和,林久的幽幽的目光已经是看了过去:“秋生啊,你是不是忘了什么?”
  “什么?”
  秋生挠了挠头,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教堂啊!”
  闻言,林久有些咬牙切齿了,就知道吃,正事还干不干了?
  ps:今天是小弟阳历生日,兄弟们推荐票安排一波呀。
  \(^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