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请叫我九叔 > 第三章:酒厂抓鬼

  “两个小兔崽子。”
  当即,林久便明白了前因后果。
  一定是秋生刚才找自己时,这要钱的话还没说出便被自己堵死,于是想到了此前赵太公找自己作法被拒的事情,跑去赵太公的酒厂抓鬼去了。
  想到记忆中险些被女鬼吸尽阳气的徒弟,林久便是一阵头大:
  “这两个小兔崽子可千万别有事啊,至少不能在现在有事。”
  旋即,他径直出门,朝着酒厂的方向跑去。
  毕竟,这里不是后世那份记忆之中的电影剧情,秋生和文才有光环伴身都不会出事……
  这里是真正的真实世界啊!
  要知道,在电影剧情中,他林久的两个徒弟可不是秋生和文才,这里是真的有鬼怪僵尸的,是真的会死人的!
  …………
  “赵太公,你看怎么样,同意的话,我就带着我师弟开坛作法了。”
  秋生插着腰,对着一个坐在躺椅上面,带着圆框眼镜,浑身散发着‘抠之气’的男子道。
  “行行行,赶紧吧。”
  赵太公眼中闪过一丝痛心,最后还是从怀里掏出了一张百元大钞,塞入了秋生的手中。
  “嘿嘿。”
  接过这一百元的大钞,秋生塞入怀中,旋即抱拳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开始了,赵太公好好看着,我师兄弟二人是如何抓鬼的。”
  说罢,他便朝着文才那边走去。
  “怎么样,怎么样,一百块到手了没?”
  见秋生迈着八字步走来,文才连忙低声相问。
  “嘿嘿……那是自然,小爷出马还有办不成的事情么?”
  秋生满脸止不住的笑意,挤了挤眼珠子,朝着自己怀中示意了下:“就在怀里。”
  “那就好,回去分我一半,别忘了。”
  文才连忙嘱咐着,而后低声问道:“既然钱都到手了,那接下来该怎么办?”
  “按照之前咱们商量的流程来,毕竟做戏做全套嘛,你放心,听我安排就是。”
  秋生挤了挤眼眉,旋即清了清嗓子,学着师傅以前作法时的模样,满脸正气的道:“师弟,开坛!”
  “是。”
  文才也配合了起来,将案桌摆正,摆放各种作法的工具后,旋即抄起一旁的法衣,朝着一副高人表情,负手站在原地不动的秋生身上披去。
  唰唰两下,秋生利落的穿好法衣,旋即神色巍然,充满庄重的拿起案桌上的道冠,戴在自己的头顶之上。
  一切都充满一种肃穆、庄重的流畅之感。
  “这两个兔崽子有模有样的,看来真的有两把刷子啊。”
  赵太公见状,心中安稳不少,不由点燃一根香烟,老神在在的翘起了二郎腿儿。
  “师弟。”
  这时,秋生肃立在案桌前断喝一声。
  哥俩早就通过气,也是见识过不少林久开坛的场面,于是文才连忙将手中点燃的三炷香递给秋生:“师兄。”
  秋生随手接过香,旋即神色郑重叩香插炉,作揖一拜,敬祖师。
  这一点倒不是胡来,对祖师还是要心诚的,接下来嘛,那自然就按照说好的来了,随意发挥,糊弄糊弄赵太公完事儿。
  嗒!
  而后,秋生脚下一踏,整个身子凌空而起,直接一个前翻翻过案台,安然落地之后,双膝一交错,盘地而坐。
  手中捏起法诀的同时,嘴中边念叨起来:“阎王坐镇!”
  当即,文才配合起来,亦是从案台翻身而出。
  砰!
  岂料,文才却是脚下一滑,没能和秋生一般站稳,而是直接躺地,满脸痛苦,不过想到在秋生怀中躺好的钞票,他强忍着没痛叫出声。
  还好这一幕被作法的案台所挡,让一旁的躺椅上的赵太公看不见,不然这戏可就演不下去喽。
  “到了。”
  这时,紧赶慢赶的林久,终于来到了酒厂外。
  微微整理了一下仪容仪表,他脚下一蹬院墙墙面,整个人直接腾冲至院墙之上。
  他刚要跳入院内,就发现秋生和文才活蹦乱跳,在里面胡乱作法的场景。
  这时,林久眼珠子微微一转,不由想到记忆里面,这酒厂棺材中真的出现的那只红衣女鬼。
  于是,他没有急着下去收拾这两个不成器的徒弟,反而借助院墙边上的老槐树,遮掩住了自己的身影。
  “先看看戏,让这两个家伙吃个苦头,以免日后被我驱逐门下不长记性,去招惹一些不干净的东西,平白丢了性命。”
  毕竟也算是师徒一场嘛,就算林久打定注意要驱逐秋生二人于门下,但还是有着情分在的,也不想以后二人遇到什么大的危险。
  酒厂院内。
  “唉,这家伙……”
  盘膝坐地的秋生见演戏都不利索,还满脸痛苦躺在地上的文才,不由一阵无语,旋即张口无声的催促着:“赶紧起来!”
  “喝!”
  文才知道是自己拖了后腿,于是连忙从地上爬起,顺势还比划了几下动作,而后扎着马步,等着秋生下一步的指示。
  “小鬼引入!”
  秋生见状,嘴中又是一声断喝。
  文才连忙配套动作起来,双膝一弯,在地上仅凭小腿走路,一颠儿一颠儿的溜了半圈。
  “喝!哈!”
  秋生手中捏着自己也不能第二遍掐出来的决,一指身侧地面:“撒冥钱!”
  “撒,我撒,我撒撒撒……”
  文才连忙起身拿起冥钱撒的满地都是。
  “招魂现身!”
  而后,秋生再度捏诀,双手一拍地面,身子顺势而起,旋即一个后翻身,又回到案台处。
  “这只铁公鸡,看小爷糊弄不死你。”
  秋生微微瞥了一眼一旁看的入迷的赵太公,心中只觉得好笑,但他毕竟是专业的,不能笑场,反而更加卖力起来。
  “喝!哈!哼!”
  于是,他手中胡里巴拉又捏了几个能让林久都看不懂的法诀,旋即一指案上横放,沾着符纸的桃木剑。
  “剑来!”
  嘚嘚嘚!
  沾着符纸的桃木剑一阵抖动,旋即如同被人扔出来的一般猛地弹出,被秋生接下,舞了几个剑花。
  “剑来,就你也配?!”
  一只关注着院内场景的林久满头黑线,“我交给你秋生的术法是让你这么用的?花里胡哨!”
  不过别说,倒是挺有派头,也能唬人,要不……下次也试试?
  秋生一边舞着剑,嘴中还一边念念有词:“雪花盖顶!枯树盘根!我盘盘盘……”
  “观音(>_<)坐莲,嫦娥奔月~~”
  舞了一套剑,将这糊弄人的把式搞完,秋生心中微微松了口气,娘诶,可真是够累啊。
  “这两个兔崽子,观音(>_<)坐莲,嫦娥……”
  院墙上,林久强压着心中要打人的冲动,手中捏诀,嘴中默念:
  “观音大士勿怪,是这里面的两个王八蛋脑子有问题,还有啊,大士真要找麻烦的话,就找他们去吧,这和我没有丝毫关系的啊。”
  “文……咳,师弟,口念回魂经!”
  一秃噜嘴,秋生差点直接叫名字,想到这是在作法,要正式一点,不然糊弄不住赵太公,改口之后连道:“师弟,还不速速念来。”
  文才闻言之后,却是有些傻眼了,于是他赶紧小声哔哔:“师兄,这回魂经怎么念啊?”
  “自己编啊。”
  秋生竖持桃木剑,借着剑身上的符纸挡住面容,而后朝着文才挤眉弄眼:“快点。”
  “哦哦。”
  文才一点头,双手一合,眼珠子一转,嘴巴开合起来:“叽里咕噜噜咕里叽……”
  “唉,破绽重重,糊弄个人都不会,越看越感觉这两个徒弟不能久留,完全没有学到半点为师的英明神武。”
  看着里面有些卡壳的二人,林久微微摇头:“想当年,我和四目师弟一起那可是……”
  似乎暴露了什么奇怪的东西,他赶紧止住心中扩散的念头,半蹲在院墙上面看着院内。
  “敲响鬼门关!”
  秋生嘴中轻喝,一踩地板。
  砰!
  “这是现在就忍不住要出来了?”
  院墙上,林久注意到,随着秋生一踩地板,放在一旁的棺材发出了动静,似是有人在里面推动棺材盖,但是力量不足之下又被压了回去一般。
  “也是,毕竟是满含怨恨的死去,心中怨气极大,而且在死后还被人这般作弄,不生气的立马蹦出来那才有鬼了。”
  这时,再看秋生,他似是遇到什么难题一般,眉头一凝,再踩地板:“尽诉心中冤,再敲鬼门关!”
  砰!
  院内谁也没注意到,棺材却是又跳动了一下。
  倒是秋生,此时他的眉头皱的更深了,踩地喝道:“三敲鬼门关,继续往下演!”
  话刚脱出口,秋生心中就叫遭:“差点露馅了,还好刚才说的够快,那铁公鸡应该没听出来。”
  “啊?”
  文才一愣,继续演?演什么?按照之前所说的流程,似乎没有这一出啊?而且你也不怕被赵太公听见了?
  “文才你个坑货,还不赶紧接话,小爷快要编不下去了。”
  秋生闭着双目,心中暗骂不已,旋即他将眼睛睁开,脚步朝身边一移,手中同时倒持桃木剑,便是猛然下插。
  “啊!”
  脚指头被插,文才猛然痛叫起来,而在这时,秋生趁机说了句:“上身啊!”
  “哦哦。”
  闻言之后,文才这才恍然,也顺势抱着疼的不行的脚乱蹦跳了起来,装作是被鬼物上身的样子。
  “来者何人?报上名来!”
  趁此,秋生背收桃木剑,闭着双目,右手成剑指状。
  “李氏小红……”
  文才一边颠儿颠儿的蹦跶,一边发出一种好似捏着嗓子的尖锐声。
  “为何阴魂不散苦苦纠缠?若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尽管道出来!”
  秋生闭着双目,面容肃然,剑指点点,好一副得道高人,为冤魂做主的气派模样:
  “李氏,现在我来问你,你是不是有什么冤情?”
  “来了!”
  林久神色微微一凝,他能很明确的感受到,此时这院内已经是阴气大盛!
  而之所以如此,是因为那棺中女鬼要现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