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请叫我九叔 > 第四十二章:魔王出世

  “愚昧的凡人!”
  淡漠的声音,自眼带戏谑的它嘴中发出。
  “哦豁~~还愚昧的凡人,你特么扮上瘾了是吧?”
  闻言,老四身边的另一人立即就气笑了,他和之前喝骂‘它’的人对视一眼后,两人不约而同的踏步朝前。
  你说你扮僵尸好歹也要用点心不是?
  虽然你这一身行头看起来是似模似样的,但你这一开口可就暴露了啊大哥,僵尸会说话?你怕不是来搞笑的,好歹也要下点功课啊。
  就和他们这一行人一样,在有人出现的时候,那绝对敬业的狠,为了运毒,他们那是日息夜行,每次都是蹦跳着前进的啊。
  两人站在‘它’的身前,左边的那人更是继续喝骂出声:
  “还愚昧?我愚昧你大爷!蠢货,你特么都露馅了!说,是不是白天那个小兔崽子派你来的?!”
  一边说着,他一边用手指戳着‘它’的胸口,还想去扒拉一下‘它’胸口插着的那柄断了半截的剑形物体。
  嗒。
  见状,它下意识一侧身子,避开了对方的动作,就似是逆鳞被触碰了一般,下一瞬,它瞳孔杀机暴涨,再无半点戏谑之意。
  可就在这时……
  嗡~~
  它眼神竟是恍惚了一下,红光瞬间消弭,一组组画面在它脑海呈现……
  那是一个身穿暗紫色道袍,看起来英姿勃发的年轻人,他虎目扫视之间,似有电光闪烁。
  此际,他手持护身的三尺青锋,目光凛然的看着面前一个黑色魅影,其四周虚空都好似陷入无尽黑暗!
  但在下一瞬,他面色坚毅,好似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手中长剑绽放出无尽金光!
  此际,似有神人低语,刹那之间,那无尽的黑暗,无尽的虚妄,就如白雪遇烈日般的和长剑一起瞬间消弭!
  画面再度一转,是这年轻道人面色苍白,七窍在泊泊不停的渗出血渍!
  但尽管如此,他依然拖着踉跄无力的身子,一掌按在一个面色惨白,露出森然獠牙的洋人头顶!
  抬手而镇!!
  再下一瞬的画面,是在一间小屋之中,他面容英烈的将一柄红绳和铜钱所铸的金钱法剑,直接倒贯了自己的胸口,剑尖直接穿透了心脏!
  画面中,他的嘴巴似是在开合,目光中情绪复杂,似是不甘……惋惜、遗憾、悲怆:
  “生年二十有三,十岁入龙虎,悟道十三载,历经茅山、武当诸脉,终有所成,败尽同辈天骄!
  欲汇三脉之精,甲子以求仙临,怎奈造化弄人,回山之际逢大魔临世,奈何奈何!?奈之若何!!哈哈哈……”
  画面一转,回到外面的场景。
  此际,它神色木然的站在原地,眼中暴虐的红光几乎完全隐匿,似是被某种不可叙述的东西压到了极致!
  “哟呵,你还敢躲,再躲信不信大爷我抽你?!”
  就在这时,它左边那扮成清朝僵尸模样的人,因为它之前的避让举动而满脸不爽,手中还欲推搡面前的它。
  “行了老八。”
  右边的那人拦住了他,同时努了努嘴,朝‘它’身上示意道:“先别着急收拾他,你看看这小子的装扮。”
  “还别说,这小子的装扮还真的有点门道,嗯……什么味道?嗅嗅~~”
  闻言,老八一边说着的同时,似是闻到什么一般,又凑到‘它’跟前吸了吸鼻子。
  但在瞬间,他就不由皱眉捂鼻:“特么的,好臭!这小子还特意擦了尸油?”
  这人有病吧,为了吓他们,特意去擦了尸油,不知道这种东西的味道很难洗掉的么?
  但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更加确信了,这人就是白天的那个戏耍了老四的兔崽子派来的,毕竟那人很可能是老大同门的徒弟,有尸油自然也很正常。
  “这两个大傻逼。”
  没人注意到,此时老四正哆嗦着发软的两条萝卜腿,小心翼翼生怕发出一点声响的朝着门边挪动着。
  “哎,老八,这恰恰说明了这小子的装扮手法很专业。
  其实一开始露面的时候,我还真被他吓了个半死,目露红光,胸穿剑器,要是他没开口说话,我还真不会把他当做假僵尸了。
  这种装扮的技术厉害啊,要是我们能学到手,怕是以后运毒就更加方便了。”
  这时,老七还在赞叹着。
  他脚下还朝前走了两步,伸手捏了捏‘它’的胳膊,发现刚一触手就冰凉的很,不由点了点头,厉害,连体温的问题都顾虑到了。
  “老七,你这想法不错啊。”
  站在左边的老八一听,发现是那么回事儿啊,若是能把这小子的装扮手法学到手,那今后就算不扮僵尸运毒了,那也是大有用途啊,比如……扮鬼?
  “噼里啪啦!”
  于是,只见老八将拳头捏的发响,露出一副狞笑的模样,看着此时好似是因为身份暴露后,这才变得沉默不语的‘它’。
  “小子,现在把你的装扮手法交出来,不然,大爷我不介意跟你活动活动筋骨!”
  语气一顿,他又上下的打量了一番对方,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
  “我劝你最好识相一点,把这装扮的手法交出来,到时候最多也就受点皮肉之苦,不然……
  大爷这几个月没开荤了,看你这俊俏的模样,倒也不介意和你来一出“血中旱道行”!嘿嘿~~”
  “老八,你特么的真恶心!”
  老七赶紧后退两步,一脸嫌弃的看向身旁的老八。
  “嘿嘿,这是你不知道个中滋味,多紧啊,贴合的很呢。”
  闻言,老八挺了挺胯,同时朝着老七挤了挤眉眼:“不信你可以试试看,美妙的很!”
  “……真的?”
  老七咬了咬嘴唇,有些将信将疑了。
  “那是,我还能骗你不成?”
  一时间,二人好似旁若无人一般的‘探讨’了起来。
  “咕隆~~”
  老七听得咽了口唾沫,连忙叫停:“好了好了,这个再说,再说哈……”
  不叫停不行啊,这听的他是心旷神怡,香蕉都愤怒起来了,再说下去就要404警告了。
  “喂!”
  而后,他将目光看向静静的站在原地,就好似被老八言论所吓住了一般的身影上:
  “还不赶紧吱声,真想血中旱道走一走?”
  然而,它似是没有听见一般,以及木然的站在原地。
  “草,你特么知不知道我们是什么人,以为落到我们手里了,东西还想保住?真特么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老八怒了,他撸了撸袖子:“算了,打一顿再说!”
  话音一落,他一个跨步,就直接击向面前身影的胸口。其实他是想打对方面门的,毕竟打脸才够狠嘛,但无奈,身高不够啊。
  这就和跳起来打膝盖似的,只是实力不允许的无奈之举啊。
  “老八,我操你大爷!”
  刚挪步到了门口,老四注意到这一幕,脸都吓绿了,此时也顾不得闹出动静了,猛然就撒开步子朝外跑去。
  砰!
  岂料脚下一软,直接绊倒在地,他顾不得疼痛,连滚带爬就要朝外面去。
  啪!
  而这时,老八的拳头也抵达了目标身上。
  然而,传来的并不是想象中的那种肉碰肉的沉闷低响,反而是一种极为清脆的响声。
  老四回头一看,只见那一直静静不动的身影,此时正一把抓住了老八的拳头,那之前的声响,正是击打在其掌心所发出来的。
  它,就好似活过来了一般,眼中红光猛然暴涨,几乎刺的人眼睛生疼!
  “我……不是……你!”
  与此同时,一道充满反抗之意,带着极度撕裂感的暴虐之声,自它的嘴中传出。
  下一瞬,它抓着老八拳头的手轻轻一拉,便好似拎小鸡崽儿一般,将满脸惊愣的老八提在了自己身前。
  而后……
  一副宛如噩梦一般的场景出现了,几欲让老四等人心胆俱裂!!
  咔擦……嘣!
  它,竟然一把抓住了老八的脑袋,将其整个头颅直接从身子上面扯了下来!!
  哗!!
  鲜红的血液宛如喷泉,瞬间迸射而出,倾撒在遍地都是!
  天女……散花了!
  “嗬嗬~~”
  诡异的笑声自它的嘴中发出,而后,它将老八的无头尸体拎到自己跟前。
  “嘶~~”
  它充满享受的深吸着这股让它蠢蠢欲动的味道,而后,它脑袋一低,直接埋首于那尸体的断首之处。
  “咕咕咕~~”
  它在大口的吞咽着属于老八的血液,而后,它抬起了脑袋,脸上带着肆意的笑容,邪气凛然!
  “我……不是……你!”
  它在重复着之前的话,看起来似乎很是愤怒,又……似乎很是畅意?
  老四等人看不明白,也听不明白,此际的他们近乎瘫软,全身感觉提不起来一丝气力。
  “草,你们几个干什么,小点声,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就是,你们特么的有病啊?”
  这时,一旁躺着睡觉的人中,有被吵醒过来的,但睁眼看清的一瞬间,他们就呆愣住了!
  太恐怖了!
  一副宛如地狱的场景,充斥在了他们眼底!
  只见此时的它,双手将断头的老八置于头顶,一用力……
  哗啦啦!!
  血,无边无尽的红色液体,自半空落下。
  其中裹杂着的肠子、心肺等器官一同落在地上,落在它的身上!
  浓郁的血腥味、恶臭味,瞬间就充斥了整个房间!
  “嗬嗬……哈哈哈哈哈哈……”
  邪气四溢的厉笑,自它的嘴中传出。
  “逃,逃,逃!”
  老四等人心胆欲裂,这个念头在心间疯狂悦动着,可多数人手脚无力,几乎被眼前这血腥的一幕冲击到崩溃!
  “僵尸啊!!”
  终于,有人受不了,几乎崩溃的大吼出声:“快跑!”
  老四被惊醒了,但他感觉自己站不起来,但是这不要紧,爬!
  “啊!!”
  “不要,救命啊!”
  嗤嗤!!
  惨叫声,身体断裂的声音,僵尸进食的吸血之声,都在老四的身后传来,可是……他不敢回头,他不敢有半点懈怠的念头!
  此时,他在地上朝外疯狂爬行着,手足并用!
  他只想朝前,他只想远离此地,他只想……活着!
  或许是出于求生的本能,他此时手足并用的无比协调,速度亦是极快。
  “到了,到了,快到了!”
  看着近在咫尺的庭院大门,老四那被冷汗弄花僵尸妆容的脸上,不由出现了一丝庆幸。
  “啊~”
  身后再次传来的一声惨叫声,让他不由吓了个激灵。
  “呼呼~~”
  此间,似有暖风吹来,但老四却感觉到无尽的凄冷与冰凉,因为在他身后那残旧的小房间中,再也没有了一丝动静,就好似陷入了无边的沉寂。
  都死了,团灭了!
  “不,我不会有事的,我……”
  老四嘴唇哆嗦着,强压着心里的不安在安慰着自己,然而心间的话未曾说完,下一刻,他就绝望了!
  嗒!
  有轻微的脚步声自身后传来了。
  这是一道很普通的脚步声,普通的在平日里引不起任何人的注意力脚步声。
  可此际放在这死一般寂静的废旧庭院中,却显得是那么的清晰可闻,更是响彻在老四的心头,宛如无边的雷震!
  嗒嗒!
  脚步声越来越近了,可老四不敢回头,他不敢去看哪怕一眼。
  嗒……
  最后,脚步声停了。
  微微的,老四似乎闻到了一股浓郁的血腥之味,背后更是隐约有一股阴寒之气,可他……还是不敢回头。
  “滴答……”
  冷汗……淅淅沥沥自下巴上不断的滴落在地。
  “夜色……真美!”
  突然间,老四听到有人在低吟,而这种充满撕裂感的声音,只有它才有!
  “嗬嗬~~”
  它站在他的身后,突然诡异的笑了出来:“你在害怕,在恐惧……我……喜欢……这种味道!”
  “我……我……”
  老四哆嗦着嘴唇,他似是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可却发不出任何声音,就好似嗓子眼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般。
  呼!
  下一瞬!
  老四只觉得身子一轻,而后脖颈猛地一痛……嗤!
  “好美!”
  这一瞬,老四似乎看见了一抹妖冶的血花,在月下绽放无边的光彩。
  而后,他便陷入了无边的黑暗,隐约间,他似乎看见了一个身影,手中提着一个无头的身子。
  咚咚咚……
  老四的头颅在地上翻滚着,最后落在一旁的草地,他双目怒睁,看着天际高挂的明月。
  待的下一年开春,这一小块土地上,或许会开出旺盛的花草。
  咚!
  这边,它将手中提着的无头尸体扔下,看着天边的明月,喃喃着:“我……不是……你!”
  “我是……寂夜!”
  葛地,它嘴角一勾,露出越来越浓烈的人性情绪,邪妄望天。
  “嗬嗬……哈哈哈……我,是,寂,夜!!”
  无尽黑气自它身上喷涌而出,散落的头发更是无风自动,宛如魔王降世!
  下一瞬,只见它身子在无尽的黑气包裹之下,直接腾飞于空,遁入凄冷的月色之下。
  而在亘古不变的月色之下,留下的只有这残破的小庭院。
  “嗬嗬~~”
  废旧的小房间中,隐隐约约似有野兽在嘶吼。
  一个身影,两个身影,三个……它们姿势扭曲的自地面缓缓站起。
  咯噔!
  有身影再朝门外而来,门边的骰蛊被它不小心踢翻,露出了里面完好无损,点数全然相同的数个骰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