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请叫我九叔 > 第六十八章:湿父……忒软!

  “死……死了?”
  看着街道的青石砖地面,还在大量冒着尸气和黑烟的僵尸躯体,秋生的面容有些不敢置信,也觉得有些怪异。
  这么强大的僵尸,就这么没了?
  而且还是自己杀自己?
  但转而,他就收回了情绪,反而对对方最后留下的一句话颇感兴趣。
  “小娇……?”
  秋生偷偷地瞥了一眼一旁,站在原地毫无反应的林久,他在努力的咬着牙,怕自己一个忍不住会笑出猪叫。
  【仙术(伪)收录完毕,请宿主命名!】
  “命名……就叫荡魔邪吧!”
  退出脑海之中的白色空间,林久嘴中呢喃道:
  “荡魔邪,斩尽天下邪妄,这……应该也是你所希望的吧?”
  【协助斩杀特殊尸魅(伪),功德值+400】
  这时,系统再度在他的脑海之中显露出一道文字,然而,他心中对此却是全然没有注意。
  哒哒哒……
  缓缓而至对方尸体身前,他眼神复杂的难以叙说,除了沉默,还是沉默。
  “师傅……”
  看着背影似乎极为落寞的林久,秋生眼珠子一转,然后一副大大咧咧的模样走了过去,道:
  “好了师傅,别太伤心了,这老话说的好,尘归尘土归土,这人呢,也终究是要一死的嘛,无非就是个早晚的问题,师傅你说是不是?”
  闻言,林久转身就直接朝着秋生的脑袋猛地一拍。
  啪!
  待的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后,他才没好气的道:
  “你这是在教我大道理啊?你知道个屁!”
  “唉哟!”
  秋生连忙捂着脑袋蹦跳开来,看起来颇为滑稽的道:
  “师傅你说就说嘛,怎么老喜欢动手呢?这个习惯可不太好。”
  “臭小子。”
  林久心中笑骂,对于秋生这番刻意的举动,他又怎么会看不明白?
  不过还别说,被秋生这么一弄,他心中的郁气确确实实减少了很多。
  “嘿嘿……”
  看到林久一副什么都明白的表情,秋生略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但转瞬这抹情绪便直接被他丢到爪哇国了,又再度朝着林久的身旁凑去。
  “嘶!”
  但突然,他猛地捂住心口,弯腰向下卷缩起了身子,面色更是变得无比狰狞,瞳孔之中尽是血丝!
  此际,他只觉得一股无比剧烈的疼痛自心口袭来,阵阵嗜血的念头宛如浪潮,一波一波的朝着脑海而来。
  尸毒,再度袭来!
  “秋生!”
  瞬间,林久面色一凝,一个跨步之下,便已是来到秋生身前。
  他随手一提秋生身子,便观向秋生的脖颈之处。
  此时,他脖子之上已是有着数道黑色的纹路,宛如破裂过后的毛细血管一般!
  其中最主干的那条黑色纹路更是有着小拇指粗细,一路向下直朝着他胸口之处而去。
  “糟了,这尸毒在改造他的身体,而且已经快完全改造完成了!”
  林久面色变得无比凝重,难怪之前受伤颇重的秋生,现在还活蹦乱跳的,完全不似受到重创的模样。
  倘若这尸毒完全将他改造完成了,那就算是祖师爷在世,他估计也是没得救了!
  咻咻!
  他手中掐诀,带起阵阵毫光,最后剑指点向秋生额头眉心之处——
  镇魂术!
  他嘴中亦是连忙凝喝出声:
  “秋生,牢守心神!记住,你是秋生,是我林久的徒弟,给我死死记住这两点,其它事情不要想!”
  话音一落,他手中再度掐诀……
  啪啪!
  细微的电弧在他手中闪烁,旋即——
  啪!
  他一把就拍在了秋生的胸口之上!
  “呃……”
  宛若羊癫疯犯了一般,秋生的身子剧烈的抽搐起来,一脸狰狞早已全无,眼珠子直接都朝后翻成眼白了,半截舌头都不由的耷拉在了嘴唇外。
  半晌后,林久收回了手,秋生剧烈抽搐的身体猛地伸直。
  旋即,他在哆嗦两下之后,一副死鱼模样的看着林久,舌头有些捋不直的道:
  “湿父……吼爽。”
  他嘴巴开合之际,有缕缕灰色的烟气自其中悠悠飘出。
  “行了,暂且无碍!”
  见得是尸气被打了出来,秋生脖颈出的黑色纹路亦变得浅淡了些,林久心下松了口气。
  旋即,他看向瘫软在自己怀里的秋生,抖了抖肩道:
  “秋生,你该起来了!”
  “湿……湿父……忒软!”
  秋生努力了两下,发现脚下直打滑,最后只好对着林久眨巴眨巴眼睛。
  …………
  教堂门口。
  一个深蓝色长衫的人影不时的来回走动,不时驻足看向门外,嘴中不停的低声道:
  “九叔怎么还没回来啊?”
  “走了第八十五回,说了第一百三十二句了。”
  文才坐在不远处的墙角,无精打采的盯着门口来回走动的人影。
  “师傅啊师傅,你和秋生怎么还不回来啊?还有安妮,也不知道是怎么样了,希望师傅能好好的把她带回来吧。”
  他一脸苦闷的抓挠着自己的蘑菇头:“唉,早知道之前跟着师傅一起去就好了,这里实在是太闷了。”
  “唉~~”
  这时,一旁亦是关注着门口吴神父轻叹一声。
  旋即,他走到门口那个身影旁,劝道:“陈老板,你歇歇吧。
  你再这么走下去,我眼睛都要看花了,相信九叔吧,他一定能将安妮带回来的,你别太焦虑了。”
  “我怎么能不焦虑?”
  闻言,陈老板走动的步子一顿,偏头看向吴神父道:
  “对于九叔,我自然是极为相信的,可是我就安妮这么一个女儿,怎么能不担心呢?唉!”
  说着,他又是一阵叹息,转而再度走动起来。
  “这……”
  见状,吴神父无言以对了,转而只好退在一旁,一道看着教堂外面了。
  教堂门外。
  “嘶嘶!”
  一阵尿意袭来,李四猛地打了个哆嗦,下意识,他就想起身,但转而看了看这一片黑色的夜色,他心中不由有些发恘。
  “嘿~~”
  于是,他朝着身旁身子较壮的刘五挤了挤,低声道:
  “尿尿不?”
  “不尿。”
  刘五下意识的摇了摇头,转而偏头看了看李四的面色,眼中出现一丝恍然:
  “怎么,你要去?你胆子也太小了吧?要去就直接去,怕个什么?”
  “不是,你没听九叔说的么,让不要落单了,我想多找几个人一起去。”
  李四有些犹豫。
  “切~~”
  刘五撇了撇嘴:
  “九叔是这么说过没错,但归根结底还是你胆小,而且你别忘了,九叔可是还说过的,僵尸怕我们大家聚集在一起的人气,所以你放心吧。”
  “刘五说的没错,我之前就是自己去的,只要不是离得太远就没事,没见都过去这么长时间了,僵尸也没现身么?”
  一旁的胡八接过话头。
  “不行不行。”
  李四略微想了想,还是干脆的摇头。
  “唉,算了,你这胆小的家伙,我陪你一起去吧,正好又想尿尿了。”
  胡八摇了摇头。
  “再多叫几个人吧?”
  “你要叫你去叫,搞得跟个老娘们似的。”
  话音一落,他先行起身就要朝着一旁的黑暗之中走去。
  就在这时,一行黑影自远方而来,“噔噔蹬”的脚步声音更是传的老远。
  “僵……僵尸!!”
  刚要起身跟上胡八的李四身子猛然一顿,看向那行黑影之处发出哆嗦的变了形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