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请叫我九叔 > 第二十五章:举头三尺有神明

  “一家之言?九叔你什么意思?”
  看着林久那饱含冷光而注视自己的目光,大卫脸色一变,心中隐隐觉得有些不妙了。
  “什么意思?呵……”
  林久轻笑一声,淡淡的瞥了大卫一眼后,道:
  “你之所以弄出这么大的阵仗,甚至恐吓瘌痢头,要他在暗中附和你的话来煽动大家,不就是为了对付我么?”
  “恐吓瘌痢头?对付九叔?”
  在场众人听到这话,不由面面相觑,也有些摸不着头脑,林久为何会这么说,难道大卫和他有过节?
  “一派胡言!”
  感受在场微微转变的气氛,大卫连忙站出来,大喝道:“我为什么要对付九叔你?我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了找出火烧教堂的真凶!”
  而后,他又对瘌痢头道:“瘌痢头,你说,我有恐吓你吗?嗯?”
  最后一声,无不暗含着警告之意。
  “这……”
  见火烧到自己的身上,瘌痢头面色不由有些发白,看了看在场的众人,他一咬牙就要开口……
  但在这时,林久却是不等他说话,便淡淡的道:
  “有还是没有,现在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不是故意把‘火’烧到我的身上。”
  说着,他又看向吴神父道:
  “吴道兄,你们之前也说了,是听了大卫的推断之言,所以才会来选择找我对质……
  其实真实的情况是,这都只是你们受到了大卫的影响而已,你们其实连半点证据都没有,那么,你们凭什么找我对质?而且……”
  林久踱步到大卫身前:“而且你这么做的目的,无非就是因为……”
  “他这是想干嘛?要当众说出运毒之事?”
  闻言,大卫面色一白,当即果断的高喝出声:“谁说没有证据?”
  这话他几乎是不假思索、脱口而出,只为了打断林久的话,将众人的目光从其身上转移。
  “师傅……”
  闻言,站在林久身后,本来面色安然的秋生呼吸一滞,心绪也变得忐忑起来,难道大卫那个王八蛋真有什么证据?
  “哦,有证据?”
  林久眼神亦是微微一变,但转念一想,他并未留下什么关键性的东西,能够确认烧那僵尸的火是自己所为,转而再一看大卫的脸色,他就明白了,这是病急乱投医啊。
  “行,既然你说有证据,那你就说吧。”
  当下,林久也不急着托盘而出运毒的事情了,他得让众人全无疑惑之后,才能彻底的将大卫给一杆子打死。
  不然的话,要是他直接出言阻止,不给大卫开口的机会,怕不是还会被对方反咬一口,让众人以为他是做贼心虚了。
  其实他也有些看不懂大卫的操作,为什么总要想着对付自己呢,而且还是以这种愚蠢的方式?
  还是说他是有着什么倚仗在,自己会忌惮他们镇长一家子的身份,不敢直接将运毒的事情说出?
  其实真要大卫说出个所以然来,他也不知道啊,他都快被自己蠢哭了……
  他是真心的觉得自己挺委屈的,莫名其妙的就和天命之子干了起来,明明能有更好的处理方式的……都怪这傻逼作者的降智大法!
  “证据……证据……”
  见林久面色淡定的让自己说证据,大卫的额头上面有汗渍泛起了,急的!因为他有个鸡儿证据哦。
  心念百转之下,他却是不经意的看到了一旁站着的森修士,眼中一喜,几乎不假思索的一指对方:
  “证据,森修士就是证据!”
  森修士本老神在在的站在吴神父身旁,这突然之下被点名了,不由有些发懵的指了指自己的鼻子:
  “我是证据?”
  “Myson,这……”
  吴神父也有些摸不着头脑的看向森修士。
  “不错,森修士就是证据,他之前有被放火的歹徒袭击过,听到过对方的声音!”
  大卫断喝着道,如同抓住救命稻草之后的狂欢,他只希望能以此彻底将林久的口堵死,让自家运毒的事情被瞒住。
  “既然听到过声音,那为何不早说?”
  林久极为淡定的走到森修士面前:“现在你也听到了我说话的声音,你说说,那袭击你的人,是我这个声音么?”
  一个普通人在受惊之下,听到的声音本就会‘扭曲’、‘迷幻’,特别还是在那种乌漆嘛黑的昏暗环境中,就更是如此了。
  而且人在被袭击晕倒后,大脑会开启保护机制,等你再醒来后回忆的话,完全会变得更加模糊了,还能听出来个鬼哦。
  是以,林久又怎么可能不淡定呢?这就是信息大爆炸时代的优势啊。
  果不其然,森修士出于谨慎的回忆起来,而后面上犹豫片刻后,摇头道:“我不能确定。”
  “这……”
  大卫不死心,对森修士急切的道:“你怎么就不能确定了,你不是听到过那歹徒的声音吗?”
  “行了!”
  这时,林久一挥手,冷道:“既然教堂起火的事情你们无法定论,那我就给你们疏导疏导,究竟是何人所为!”
  “哦,九叔有什么高见?”
  “九叔你今天也没去过教堂查看,难道还能直接断定出放火的歹人?”
  吴神父等人对视一眼,纷纷出言。
  “其实事情很简单。”
  林久对几人点点头,转而看向大卫:“这一切都是大卫所为,教堂的火,就是他找人放的!”
  “大卫?”
  “火是大卫找人放的?”
  众人面色惊愕。
  什么情况?
  这才刚将事情说清,教堂起火和你林久无关,只是大卫的‘妄言’,是在诬陷你,但是,你这转眼就说是大卫做的?
  这……是要诬陷回去么?
  “你血口喷人!”
  大卫面色大变,似是气愤难耐一般,怒喝道:
  “我昨天和神父在一起,怎么可能放火,而且我为什么要在教堂放火,我没有理由这么做!”
  说着,他又看向吴神父:“神父,你可是知道我大卫的为人的,怎么可能会做这种事情?”
  “是啊。”
  吴神父点头,对林久道:“九叔,大卫没有这么做的理由,我知道你还是气愤大卫……”
  “诶。”
  林久轻笑摆手,打断吴神父的话,胸有成竹的道:“我既然说是大卫找人做的,自然是有定论的,你们听我说完就知道了。”
  他背着双手,在场地中间踱步道:“我为什么会说是大卫所为?其实很简单,只是因为我知道他和镇长所做的运毒之事!”
  “运毒?!”
  “什么?!”
  顿时,人群一阵哗然,不敢置信一般的议论出声,一镇之长啊,竟然带头做这种苟且之事?!
  “九叔……”
  就在镇长面色惨白,要站出来说话之时,大卫抢先一步站出:“胡说八道!这是纯粹的污蔑!你……”
  “各位……”
  林久却是丝毫不理会大卫,对在场的众人道:
  “现在你们细想一下,代入我知道了大卫一家运毒的事情后,是不是会发现,后续很多事情就能接上来了。”
  “不错!”
  “是啊,九叔!”
  当即,有人附和出声。
  “不错,师傅,我想了一下,发现完全无误啊。”
  这时,秋生突然出头,满脸愤慨的道:
  “在您知道他们运毒之后,大卫在后面便多次针对你,这次教堂起火,大卫他更是在暗中安排人鼓动大家!”
  说着,他竟是走到大卫面前,‘呸’的吐出一口唾沫:
  “大家好歹都是街坊邻居,是喝着同样的水长大的一镇乡民,师傅他老人家平日里也一直极力帮助大家,但是万万让人没想到,你这心肠竟是这般狠毒?!”
  虽然他这句话中,【喝着同样水长大】的半句不怎么恰当,但也确确实实引起了在场其他人的怒火和愤慨。
  没办法,感同身受啊!这次大卫是陷害的九叔,那么以后会不会针对他们呢?
  当即,人群便鼓噪了起来:
  “大卫,你这个畜生!”
  “你们一家不要脸,好狠毒的心肠啊。”
  “你父亲不配做酒泉镇的镇长!”
  “完了!”
  镇长面色惨白,倒是大卫,虽然眼神慌乱,但面色还能保持镇定。
  ‘这就是你想要的,鼓动酒泉镇居民的场面!’
  林久淡淡的瞥了大卫一眼,想要以此手段对付自己,可惜,人群的潮流,终究是你面对!
  而且,这可不算完!
  “大家静一静!”
  旋即,只见林久举手示意众人安静之后,然后走到吴神父面前,面向众人高声道:“而且你们有没有想过,我为什么会阻止教堂重开?”
  “为什么?”
  吴神父疑惑出言,然后看了看大卫:“难不成这也和大卫有关?”
  “不错!”
  见对方接上了话头,林久言简意赅:“因为他想借助教堂当做运毒的中转站!”
  事情是不是这样呢?
  运毒的事情自然是真,林久毕竟和后世记忆相融,对于这一点还是稍微清楚的,但他阻止教堂重开,自然就不是这个原因了,只是单纯的因为僵尸而已!
  “轰!”
  这话一出,大卫心中翻涌起了滔天海浪,眼中更满是惊骇:“这怎么可能,中转站的事情他是怎么知道的?!”
  “不,我不能慌,一定不能慌,林久他没有证据!”
  大卫强压住心中翻腾的情绪:
  “只要我和父亲咬死不承认,就没有人能奈何得了我们!
  林久他是没有证据的,不然以他的性格,要是有证据的话,他早就直接揭发了,他这就是纯粹的污蔑,是的,就是污蔑!
  所以,接下来我得靠住神父,经过此事之后,只有他能勉强对抗林久了。”
  “九叔,你说什么?!”
  吴神父面色亦是大变,胸口更是一阵起伏。
  所以说,大卫这些时日,一直以来对自己的尊敬和热情,都是因为这个原因,是想借助教堂运毒?!
  所以,在那天九叔阻止教堂重开的时候,大卫才会那么竭力的帮助自己,甚至不惜得罪九叔,就是为了重开教堂?!
  “胡说八道,胡说八道!”
  大卫做出一副受了天大冤枉的模样,更是对吴神父哭诉道:
  “神父你不要信他的话啊,林久他这是在污蔑我啊,我对天主怎么可能如此大不敬?我可是最纯粹的信徒啊!”
  说道最后,他更是大喝起来:“主啊,万能的天父啊,请为您虔诚的信徒做主啊!”
  而后,他虔诚的拜服在地。
  “这……”
  吴神父面容一阵变换,看看林久,又看看大卫,却也不知该说些什么。
  他就只是单纯的想要传教而已啊,为什么事情会被弄的这么复杂呢?
  对于大卫的举动,林久仅是淡淡一瞥,便不再理会,而后走到瘌痢头面前:
  “瘌痢头,现在你还不肯说出来大卫逼你的事情吗?”
  “……九叔,是我错了!”
  瘌痢头闻言之后,竟是跪在林久面前,痛哭流涕的道:“九叔,对不起啊,是我鬼迷心窍啊,之前确实是大卫让我那么做的。
  九叔,我对不起你啊,我不是人啊,我家婆娘得了重病,家中已经没有了多余的钱财治病了……
  大卫,大卫说帮我,帮我治好我婆娘,还愿意帮我把卖狗肉的活计做成店面,我……我呜呜……九叔,是我的错……”
  “该死的混蛋!”
  拜服在地的大卫面色阴寒,转而,他便换成了一副愤慨的模样起身,怒视瘌痢头,却也不说话,就是那种自己受尽冤枉、委屈,却憋愤的开不了口的表情。
  这演技,影帝级!十个鲲鲲才能换的那种【滑稽】。
  “好哇,瘌痢头,你这个王八蛋!”
  一旁,秋生眼眉倒竖,立马冲出,对着瘌痢头便是拳打脚踢。
  “行了!”
  皱了皱眉,林久对秋生一摇头,他自然对瘌痢头也不喜,但现在正事可还没办完呢,事情到这里也该盖棺定论了。
  “现在,你可还有话说?”
  林久再次走到大卫身前。
  “证据呢?你没有证据,你这是空口无凭,你这是污蔑!”
  “空口无凭?”
  林久失笑摇头,而后他抬头看了看天,再又颇怀深意的瞥了大卫一眼后,背负双手,转身便朝着人群外面走去,嘴中高歌着:
  “公门里面好修行,半夜敲门心不惊。善恶到头终有报,举头三尺有神明啊……”
  “什么意思?”
  就在大卫愕然,众人奇怪林久就这般离去之时……
  噼里啪啦!!
  突然,一阵电光闪烁,自这晴朗无云的虚空落下,直入大卫天灵之上!
  “额啊~~”
  眨眼之下,大卫已是浑身抽搐,泛起一股烤肉时烤的焦糊的肉香味儿,然后倒地不省人事了。
  这时,人们才想到林久离去之时,那高歌而出的四句话。
  真真是举头三尺有神明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