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请叫我九叔 > 第二十六章:天降正义

  “这……”
  众人目瞪口呆,无语言表的看着突然倒地抽搐,再没了丝毫动静的大卫。
  “刚才是打雷了?”
  “神迹,这是神迹啊!”
  “万里无云,晴空霹雳,这是老天爷发怒了啊!”
  “这么说来,真的是大卫做了坏事?!”
  “天降正义,天降正义啊!”
  有人带头跪下了,而后……‘哗啦啦’一大片人跪伏在地。
  “MyGod!”
  吴神父无言望天,最终在胸口画起了十字,他身边一票信教的人亦是照做。
  “…善恶到头终有报……举头三尺有神明……”
  方才林久离去之时的那四句谒(ye)语,此时似乎还在众人心间回荡。
  九叔,真乃神人也!
  “大卫,儿子,儿子啊!”
  这时,镇长才反应过来,立马慌乱的扑向大卫。
  他疯狂摇着大卫的身子,凄厉的呼喊道:
  “儿子啊,你可千万不能有事啊,我就你这么一个儿子啊,你要是没了,我们家可就完了,我死后还怎么面对列祖列宗啊……”
  ‘噗通!’
  这时,文才看了看身旁乌泱泱一大片跪在地上的人群,亦是连忙跪在地上,他还在拉扯着旁边秋生:
  “快,快跪下,老天爷发怒了!”
  “跪你个头啊!”
  本愣愣看着大卫突遭变故,师傅穿过人群潇洒离去的秋生回过神来,没好气的拉起文才:
  “赶紧找师傅去!”
  对于方才的一幕,他心中虽然震撼不已,但却不会和这些人一样,完全相信是所谓的神迹。
  师傅才刚念完那四句让人听不太懂的谒语,然后潇洒离去,结果立马就真的是‘举头三尺有神明’一般,降下一道雷霆劈了大卫,这也太巧了吧?
  特别是师傅那种淡定的模样,明明感受到了身后大卫被雷劈的动静,却头也不回的离去,这其中,一定有不为人知的隐秘!
  “莫不是师傅用了某种茅山秘术吧?”
  带着这种猜测,秋生拉着文才出了人群。
  一切,唯有找到师傅相问,才能抚平他心中受到的激荡。
  若这真是茅山术法的话,那他想学啊,不,这种本领是一定要学的!
  想想,若是自己以后也能和师傅这般,在遭受他人欺辱之时,来一出令人似懂非懂,但一听就觉得是高深莫测的话离去,再立即有雷霆降下,直劈对方身躯,那亲娘的哟……
  光是想想,就要让人兴奋的尿了!
  “这下,一切都定下结论了。”
  此时,林久脚步轻快的走在大街之上,他看了看自己还微微闪烁着电弧的右手掌心,嘴角一勾,再背起双手,老神在在的迈着八字步,朝着家中走去。
  一切,皆在他林某人的掌控之中!
  自大卫找事,欲构陷他之时,他就想好了对策。
  从一开始强势出面反驳,再把事情往大卫的身上‘套’,然后的四句谒语,再到雷劈大卫,来一出所谓的‘神迹’,直接钉死大卫!
  你大卫还装模作样的拜服在地,是天主最虔诚的信徒,请‘主’为你做主?
  行,你不是信天主么?现在好了,天主来了,来劈你来了!
  雷电之力无法想象,众人自然不敢认为是有猫腻的,更是别说这个世界本就有鬼怪僵尸,那么未必不能有神。
  当然,这其中一系列环节之中最难的一点,自然是这雷霆之力了,但是别忘了,林久的【上清五雷咒】已经是到了第四层的。
  虽然想要直接自虚空召唤雷霆落下,第四层的五雷咒还不能够做到,但是却已经能自掌心短暂分离而出了,只是不能太远,威力不会太大就是了。
  之前林久离去之时,故意背负起双手,正是算好了距离大卫的距离,然后以掌心相对,催动法力,凝出五雷咒法,这才上演了一出雷霆降世的‘神迹’。
  舒坦!
  等到秋生拉着文才找到林久之时,他已经是晃悠悠的快到家门口了。
  “怎么回事啊?这么急匆匆的撞到人多不好。”
  见两人跑来,林久瞥了两人一眼,主要是一副‘急不可耐’表情的秋生,问道:
  “怎么,找师傅有事,是不是又没钱花了?说吧,要多少?”
  “要多少?”
  秋生咽了咽唾沫,心脏砰砰直跳,师傅一改以往的死抠性格,主动说给自己钱花,这怕不是在做梦吧?
  不可否认,他心动了,但转而想到自己这般急匆匆的找到师傅,是为了搞清楚那雷霆降世的‘神迹’,是想学那种本领!
  于是,秋生连忙摇了摇头,瞬间压住了心中对金钱的渴望。
  他解释道:“师傅,不是钱的事,是我想问……”
  然而,一旁的文才却没给秋生把话说完的机会。
  他兴奋的对着林久道:“师傅,你是不知道啊,刚才在你离开的时候,真的有‘神迹’发生啊,大卫那个污蔑你的狗东西被雷给劈了!”
  说着,他又满眼敬畏和好奇抬头,看向那一望无际的天空,而后叽叽喳喳的发问:
  “师傅,你说这天上是不是真的住着神仙啊?他们此时是不是正在看着我们啊?还有啊,他们每天都在做些什么啊?”
  “你问题宝宝啊你?!”
  秋生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他心中的激荡都快压不住了,刚想问师傅的话,结果就被直接打断,还净瞎问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神迹?神仙?”
  林久面色古怪的瞥了一眼文才,这货是真的是缺根筋啊,看看一旁的秋生,这态度多明显,显然是信他用了手段而多过于所谓的神迹。
  “你管我,师傅又不是你一个人的!”
  文才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怨气满满的瞪了秋生一眼:“我想问什么问题就问什么问题!”
  “不是,你今天什么情况,早上去茶楼的时候就这样,现在还这样,吃火药了?”
  秋生有点不爽的看着文才,一时间也顾不得要问林久问题了。
  “你自己清楚。”
  文才不落下风的回怼起来。
  “嗨~~我清楚,我清楚什么?”
  秋生撸了撸袖子,不善的道:“文才,你可别忘了,我是师兄,你再这样阴阳怪气的和我说话,可别怪我收拾你啊。”
  闻言,文才下意识的一缩脖子,但转眼一看林久在身旁,他不由一梗脖子:“来啊来啊,谁怕谁啊。”
  “两个缺货!”
  林久心里有些无语的看了二人一眼,这特么好端端的说着话也能吵起来?
  真的是人才!
  秋生看了看一旁的林久,对着文才一甩袖子,闷声道:“哼,我懒得和你计较!”
  “切,我也懒得和你见识。”
  文才死鸭子嘴硬的反顶着。
  “我当初想要赶走他们的时候为什么要心软呢?”
  林久有些头大的看了二人一眼,他有些后悔了,但事情已成定局,总不能再来一遍吧?
  而且,他未免不会再次心软,罢了罢了,多想亦是无用。
  “或许,这可能是师兄弟情深吧?”
  林久也只能在心里这么的安慰自己了。
  “懒得和我见识?行!”
  这时的秋生闻言,牙根有些痒痒的看了文才一眼,心道:“你小子就给我等着吧,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
  对于秋生的想法,文才自是不知,他又没心没肺的凑到林久跟前:
  “师傅,你还没回答我刚才的问题呢。”
  “有什么好回答的?先不说有没有神这个东西,就算有,神也不过是强大一点的人而已,信神不如信自己,信祖先,就这样!”
  林久没好气的回了一句后,便先行迈步而离。
  在处理了大卫的事情后,他这还算不错的心情,可不想就这么被两个缺货给平白糟践了。
  “额……这样的么?”
  闻言,文才抓了抓脑袋,转而却又点点头:“既然师傅都这么说了,那就听师傅的吧,反正师傅本领大,说的都对。”
  他倒是也没想过,林久怎么会知道有没有神仙?
  “走……走了?”
  秋生有些傻眼的站在原地。
  本来师傅说要给钱花,他拒绝了,转而问的问题也还没来的及问出,就直接被文才给打断,这……
  心好痛!
  简直要无法呼吸了!
  这瞬间,他感觉自己损失了好几个亿。
  “都是文才的错!”
  自秋生的内心深处,冒出了这么个想法,让他不由将目光放在身边还傻愣愣站着的文才身上。
  咚!
  旋即,只见他突然朝着文才的脑袋上重重的敲了一下,而后便连忙朝着林久追了过去:
  “诶师傅,等等我啊,我还有问题问你啊……”
  ps:今天就一章,手指肿的跟萝卜似的,实在码不动,见谅见谅。
  食言了,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