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请叫我九叔 > 第十六章:夜行除僵 下

  “啊?”
  秋生一愣。
  “啊什么啊?快点,不然没时间了!”
  林久瞪了秋生一眼,说完之后,便直接松开了压着十字架的手,走到石台空隙地带,将包裹摊开。
  “嗤嗤!”
  当即,少了一个人的力量镇压,那插在僵尸身上的十字架朝外猛然冒出一截!!
  见状,秋生面色瞬间大变,而后他顾不得多想,双臂猛然下压,同时嘴中断喝道:
  “你给我下去!”
  然而,十字架纹丝不动,秋生见了,立马翻身上台,全身压在那十字架上,双臂更是青筋鼓胀,一身所练《游龙功》的力量,瞬间凝实下压。
  “嗤!”
  当即,十字架下降寸许,但之后却再无丝毫动静,反倒是僵尸身子抖动的幅度更加大了起来。
  同时,他还感觉到一股更加强大的力量,在从十字架上面反推回来,这让秋生面色涨的通红,他已经是用出了全部的力量,才勉强与之对抗、僵持住。
  “哈……嗬嗬……”
  慢慢的,那僵尸更是将头扭转过来,死死的盯住秋生,喉咙里面还发出怪异的嘶吼声。
  蜡烛的火光灼灼,在秋生的眼底映出一张几近是青面獠牙的面容,那对眼珠子似乎都在散发着绿油油的光芒。
  顿时,秋生心脏似乎都猛然一顿,然后才急速跳动起来,他有些慌了。
  “师……师傅……”
  秋生几乎是憋着嗓子一般,对着林久叫喊起来:“师傅,这僵尸活了,他脑袋动了!”
  林久闻言,连忙安抚:“秋生别慌,坚持住。”
  旋即,他速度飞快的将包裹中的物品摆好在石台上。
  糯米,符纸,墨斗,大蒜,铜镜,桃木枝……
  除了其中的大蒜比较特别之外,其它的都是用来对付僵尸的最基本的东西。
  首先,林久直接将大蒜拿在手中,而后来到僵尸头部位置,一把将它那扭动过去盯着秋生,还在不住抖动的脑袋按住。
  下一瞬,他直接一捏僵尸下巴,朝下猛然一拉。
  咔擦!
  林久运转法力,手劲足够大,竟是直接将僵尸的下巴拉脱臼了,旋即,他将手中的大蒜直接塞入僵尸的嘴巴之后,合上僵尸的嘴巴。
  “嗤~~”
  瞬间,自僵尸嘴巴中有一股黑色的尸气冒出。
  好似是知道自己要脱困无望,甚至是陨落于此了,僵尸的身子抖动的更加厉害了。
  咔咔!
  此时,秋生只觉得僵尸体内那股推动十字架的力量更加强大了,他全身青筋暴起下压都压不住,那十字架更是发出脆弱的‘呻吟’声,好似是要碎裂了一般。
  “师傅,我快撑不住了,你动作快点啊!”
  秋生脸庞充血,憋得通红,几乎是咬着牙说出的这句话。
  林久恍若未闻,专心做着自己的事情,手上动作迅速,他将食指和中指咬破,拿起铜镜,在上面写下一道镇尸欶令符。
  嗡!
  当即,令符写成,一股莫名的波动自铜镜上面发出,而后,只见林久将铜镜朝着秋生抛了过去,喝道:
  “秋生接住,将镜子在半空照于僵尸头顶!”
  “噢。”
  秋生连忙伸手接过,而恰是他这一动,离开了一只压着十字架的手,导致他身下的那只僵尸猛然一个弹动,那插在背后的十字架更是几乎全部被抽离出来。
  “嗬嗬!”
  僵尸上半身猛然向后弯起,直接离开了石台面。
  见状,林久一踩地面,跃上石台,在看好方位距离后,他身子一转,背对着僵尸就是一屁股坐了下去。
  噔!
  顿时,这洋鬼子僵尸那支棱起来的上半身,立马就被林久一屁股给压着脑袋坐了回去。
  他也不顾僵尸继续‘挣扎’,面上没有一丝变化,手中还在做着自己的事。
  “师傅!”
  于此同时,秋生也将铜镜拿在了手中,提醒了林久一句,在其不再以屁股压住僵尸后,他将铜镜放在僵尸后脑勺的上空,以镜面相对。
  瞬间,僵尸身上如同被压了一道无形的大山,再难以动弹,其体内那股朝外推着十字架的力量也缩减了不少。
  见状,林久安然蹲在石台上,将方才取在手中的符纸一撮,直接无火自燃时,又拿起了桃木枝,然后双双投进那墨斗盒中。
  嗡!
  如遇热油一般,桃木枝瞬间和符纸一道儿烧的一干二净,仅化作灰灰留在墨斗盒中,和特殊调制的墨汁混在一起。
  这时的秋生,在见到僵尸受到镇压再不能动弹后,心下轻松不少,竟是开始开口询问起了林久:
  “师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这洋鬼子僵尸怎么会突然就脱困了呢?”
  “这是因为教堂重开,三煞位被人气冲破,导致十字架的封印减弱了,让这僵尸感受到了人气,这才有了苏醒的契机。”
  林久一边用手指在墨斗中搅了搅,一边随口解释着:
  “然后那封印这僵尸的十字架又被森修士拔动了一些,这导致僵尸体内被分散的尸气开始凝聚了。”
  “原来如此。”
  秋生听罢,眼中闪过一丝恍然,难怪刚才这僵尸体内有一股极大的力量在推动十字架,原来是尸气在凝聚啊。
  但下一瞬,看着林久拿着墨斗盒走来时,他心头却又浮现出一丝疑惑:
  “可是师傅,我记得您和我说过,桃木剑是可以破除僵尸尸气,将之直接斩杀的,你这怎么没带桃木剑,反而要用这些我都没怎么见过的手段?”
  “这僵尸比较特殊,身俱僵尸和吸血鬼的特制,我以前也没对付过,所以还是多用点手段比较好。”
  “吸血鬼?”
  “吸血鬼勉强可以称为外国的僵尸吧,具体的我也不是太清楚,和你解释不清。”
  林久摇了摇头,他是真的不怎么清楚,单凭后世看过的一些吸血鬼片子来说,也估计是不尽实然,毕竟这里可不是电影中的虚假世界。
  而后,他挥手让秋生退开,拿好铜镜照住僵尸的头部就行,不用再压着十字架了:
  “行了,有什么问题等回去再问,现在还是先把这僵尸除掉为好。”
  话音一落,他对着十字架便是按了上去,“嗤”的一下,将本来冒出来的十字架又再度压了回去。
  而后,只见他将墨斗盒中的墨汁直接倒出,浇灌在了十字架和僵尸的身体上面。
  “燃!”
  林久退开,剑指一点十字架,瞬间,一道法力自他指尖冲出。
  烘!
  十字架无火自燃,且火势极大,还带起了阵阵的特殊香气。
  那墨汁就如同汽油一般,火势很快直接将僵尸整个躯体包裹燃烧。
  “吼……嗬嗬!!”
  这具僵尸如同有了神志一般,它似乎是被火焰烧痛了,在发出痛苦的嘶吼声。
  “师傅,这是怎么回事,它这是在怕痛?!”
  秋生眼中满是惊异。
  闻言,林久未答,就这般目光紧紧盯着火焰中的僵尸。
  但就在这时,似是随着十字架被烧的残破,这被熊熊火焰包裹着的僵尸竟是猛然翻身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