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向往的高光时刻 > 十九、单身狗

  回到蘑菇屋,稍作休整,俩个大厨与一位伙夫,就进厨房为大家准备午饭,
  午餐简单点,就是生煎包。生煎包流行于上海浙江一带:上海的生煎包比较出名,外皮底部煎得金黄色,上半部撒了一些芝麻、香葱。闻起来香香的,咬一口满嘴汤汁,颇受上海人喜爱。成品面白,软而松,肉馅鲜嫩,中有卤汁,咬嚼时有芝麻及葱香味,以出锅热吃为佳。
  我中华美食博大精深,自然制作过程也是相当多样,但生煎、生煎,无外乎“煎”字。方文封先是制作面皮。将面粉放在案板上,中间扒窝,加入温水,将酵种撒碎放进,揉成面团,用双层布盖好。
  肉馅中加入姜末、胡椒粉、酱油、盐、味精、白糖、骨头汤、料酒、香油搅拌均匀,最后加入葱末拌匀备用。
  取面团取出下剂,包馅制成包子,表面抹一点水,沾上芝麻与香葱,将把平锅置炉火上烧热,倒入花生油滑光锅面,将包子由外向里逐圆摆满。然后,加清水,盖上锅盖,焖至水分基本收干,揭去盖,再倒入花生油,煎约两分钟,揭盖见包子鼓起,无水气,包底金黄光亮,即成出锅。
  如此,主食就好了,再切点早上挖的笋,鲜肉丝、一点点的腊肉。烧开水将肉放入,起沫时撇清血沫,放入黄芪、姜片、麦冬煮十多分钟,最后放入切好的笋丝,慢火熬制,出锅前放入盐、鸡精等调味,再点缀一点青葱即可。
  这样的一碗汤,有益血补气的作用,且汤味厚道纯香。
  回到屋子外头,何老师正带着妹妹和嘉宾一起剥笋,四人一人一个小板凳,围成一个圈,只见何老师和王恺动作相当老练,先是用刀把竹笋的尾部用刀切掉。左手拿好竹笋,大头在上面,右手拿刀,从上往下划开竹笋的皮,放下刀具,用双手顺着划开的口子往两边一拜,所有的皮都一次性脱下了。
  而妹妹和三石弟弟就比较弱了,妹妹就老老实实的学着何老师的样子,慢慢的剥,进度还不错。三石弟弟就比较暴力了,直接一刀,对半切开笋,顺着笋衣笋肉的结合部,很轻松的将其分离。
  “诶,三石你这样不行吧?”王恺→_→
  “没事,反正都要切开了晒,没事,这样还快。”何老师抢先回答道。
  王恺一听没问题,也不在多说什么。
  ……
  很快
  方文封等三人端着做好的饭菜,从屋里出来。
  “靖王殿下,可以用膳了!”
  这三个戏精,排着队,路过王恺身边对着王恺弯腰屈膝,那模样,别说,还真有一点像。
  “这三人……”王恺很配合,“谁找的人,做饭这么慢,是想饿死本王,好替我还花呗吗?”
  “花呗,可还行?”
  “哈哈哈!”
  “别闹了,洗手吃饭。”
  ……
  “嗯,这生煎包真可以,皮薄但不破,煎得酥脆又不焦,肉馅鲜美,汤汁浓郁,这手艺真好,不愧是黄小厨·····”王恺对着黄雷就是一阵夸
  “那是小封做的”
  “嗯~,这汤极其鲜美,香甜可口。这笋丝也是爽滑,脆嫩,美味。黄老师太厉害了。”继靖王殿下惨遭滑铁卢之后,三石弟弟来挑战了!他舀了一碗汤尝了一下说道。
  “那也是小封做的。”黄雷一脸黑线,嘴角直抽抽。
  “那……这……这个呢?”总有人不信邪,王恺哆哆嗦嗦的夹着根菜叶子,吞了吞口水,道。
  “是”黄雷怒了,“你们能不能搞清楚,再说话,故意的吧!”
  边上几个吃瓜群众想笑又怕扫了面子,憋的难受。
  “想笑就笑吧!不用给我面子。”黄雷一脸无奈,桌上就这么几道菜,其实全是方文封做的,谁让自己刚刚一路辅助,打酱油嘞!
  “哈哈!太逗了,这俩”
  “你俩是来故意气黄老师的吗?”
  “看!黄老师的脸都黑了。”
  方文封想嘲讽黄老师两句,又不敢触黄老师眉头,生怕他怒火攻心,一命呜呼,安静的低头往嘴里大口大口的扒拉饭菜。
  笑过之后,看着方文封狼吞虎咽,也是勾起众人的食欲,加入了胡吃海塞的队伍中,什么形象都不顾了!
  ……
  “诶,三石已经19了,是吧!可以谈恋爱了!”几人吃完午饭也不着急收拾,坐在原地休息,聊聊天。
  “还早呢!妹妹也18了吧!是不是也可以谈了!”三石连忙转移话题,这个年纪最烦就是你谈恋爱了吗?你成绩怎么样?你……
  “啥就谈恋爱了!何老师,把我四十米长的大镰刀拿过来,我倒要看看谁要和妹妹谈恋爱。”一听这话,黄雷炸了。作为一个资深女儿控,最不能容忍的就是这个了,自家水灵灵的白菜万一被拐跑了,那得多闹心啊!
  ……
  “是不是可以先解决下我的终身大事。”澎澎表示自己需要甜甜的恋爱、深情的吻戏以及不会漏气的女友。
  “那就征婚吧!我们节目也是可以有牵手项目的。顺便把你哥也一起。”对于自家猪不会拱白菜,何老师表示操碎了心。
  “澎鱼唱,男,24,职业演员,爱好吃,特长吃一碗”
  “方文封,男,25,职业歌手,爱好唱歌,特长厨艺”
  “不是,何老师,你这样介绍,我觉得我哥孩子都会打酱油的时候,我还是不会有女朋友吧!”澎澎表示自己团宠的位置输给妹妹情有可原,输给封哥?不服!
  “能给你登广告就不错了,原来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现在三百六十度无棱角,吻戏、女朋友什么的,你哥先来,毕竟年纪大了。”
  “……”澎澎
  “……”方文封
  ……
  “下午没事,搞点活动吧!这么干坐着,也没意思。”黄雷建议。
  “嗯~这样确实是没什么意思,那想点有意思的?”
  “何老师,您是什么意思?”
  “我听听你们的意思”
  ……
  “钓鱼吧!”澎澎率先提议。
  “好”
  “行”
  “……”
  一致通过!
  ……
  午休之后,集齐七人,浩浩荡荡向水塘前进,妹妹抱着小O,澎澎提着水桶,拎着一把小铲子,方文封和三石弟弟一人一个网兜。其余众人,人手一个鱼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