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向往的高光时刻 > 十八、挖笋

  “黄老师,客人点了一份油笋面,一份生煎包。”
  “呦,这是谁啊?这么懂事,这是我带过最好的一届。”黄雷有些意外,竟然没为难厨师,简直少见啊。
  “不知道,是个男的,听声音比较沉,好像听过,就是想不起来是谁。”方文封摇头。
  “算了,不管他,来了就知道,先坐会儿,离午饭还早着呢。”
  ······
  “嘎~”好像是众人的聊天声,惊扰到了彩灯,扑棱着翅膀跳到另外一边的栏杆上,继续闭目沉思。
  “嗨,不知不觉彩灯都已经长这么大了啊!”何囧感慨道。
  “是啊,大了好,肉多。”黄雷品着茶,淡淡说道,把即将出现的温馨气氛直接扼杀在摇篮中。
  “嘎~”有杀气,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彩灯小眼一睁,扑棱着翅膀从众人头顶飞过,留下空中缓缓飘下的羽毛,自从这个小家伙想明白了自己原来会飞之后,就没消停过,动不动引得蘑菇屋就是一阵鸡飞狗跳的。
  “尼古拉斯·灯,这回你死定了,耶稣也留不住你,我说的。”黄雷看着茶杯里漂浮着的羽毛,暴怒。
  何老师连忙死死拽住他,“别冲动,自家孩子,别和它一般见识,我在帮你泡一杯。”
  “诶!如果客人点的烧花鸭、啤酒鸭、盐水鸭……那不就可以……”方文封看向外面在田里浪得飞起的彩灯,两眼放着绿光。
  “不可以,我说你们,怎么总是惦记人家彩灯的肉体,这是家人要善待。”何老师连忙打断方文封邪恶的想法。
  “就是,小封,不要老想着吃人家彩灯。”冷静下来的黄老师强烈谴责方文封血腥的想法。
  “不是还有天霸和小不点吗?也可以想想。”前一秒还满是正能量的黄老师立马就暴露出本来面目了。
  “哞~”
  “咩~”
  一声牛叫,一声羊叫从旁边的圈子里传来,众人本能的转头过去,目光触及苏苏和天霸身上,这俩货连忙转过头去,缩起脑袋,像极了上课时老师提问,怕被惦记的同学。
  吃掉蘑菇屋的动物是不可能的,就算有这个想法,也不能在镜头面前实施,毕竟蘑菇屋的动物粉丝数,可要比方文封还多,这是个悲伤的故事,总之就是惹不起。
  顺便说一句,上次粉丝破十万的抽奖,方文封啥也没抽到,为此心痛了好一阵子,果然非酉就是非酉,什么逆天改命,就算穿越了做不到,迷之自信要不得。
  ······
  “哈喽!有人在吗?”
  “没有”
  “·······”
  在为狗狗升级狗窝的方文封习惯性的回了一句,抬头看了一眼,才反应过来,来了嘉宾,连忙叫来何老师迎接来客。
  “欢迎欢迎,靖王和飞流来到蘑菇屋。”
  “何老师好,大家好。”来人正是演员,王恺和三石弟弟。
  “小兄弟,很皮啊,不是不在吗?”介绍到方文封时,王恺问道。
  方文封一听这是刁难我啊,总有刁民想害朕,让朕给他上一课,“这····不出意外,未来几年,我应该都还在。”
  “噗,哈哈”
  这么灵性的回答,让大家的关系又进了几分。
  ·····
  嘉宾来的时间比较早,距离午饭还有两三个小时,于是一阵忽悠,为了让两个年轻人感受下大自然的美好,接受大自然的馈赠,进行体验项目——挖笋。
  准备好工具,扛着锄头,背着竹筐上山去了。
  ……
  “走在乡间的小路上,预备唱”
  “走在乡间的小路上,暮归的老牛是我同伴,蓝天配朵夕阳在胸膛……”
  ……
  来到竹山,顿时被眼前的绿吸足了眼球,放眼望去郁郁葱葱,毛竹林立,绿叶层层叠叠,春风吹过,起伏跌宕,摇曳着绿色的波浪,置身在这片竹海之中,感受过春意盎然。
  于是乎,大家开始低头寻找目标,虽说是已经开始冒尖了,但如果没有仔细看,没有拨开落叶细找,还是很难发现它的。
  ······
  “哈哈!我找到了。”认真搜寻了好一会儿,终于在枯败杂糅的竹叶之中,看到了一根毛耸耸的竹笋。这根刚刚破土而出的竹笋,全身包裹着黄褐色的笋箨,笋尖上顶着几颗晶莹的露珠,嫩黄的笋衣上还沾着几粒新鲜的黄泥,挺着胖乎乎的身子,一副憨厚壮实的模样,活像一个清新玲珑的小胖墩。
  “嘿!嘿!嘿!。”澎澎的情绪马上变得亢奋起来,连忙操起手中的锄头,用力刨开竹笋周围的泥土,几下功夫便挖到笋根和竹鞭的连结处,裸露出许多白生生娇嫩的笋根。接下来,只要将笋根折断,便大功告成了。不过,这些笋根看起来十分柔弱纤细,实则牢牢地扎在深厚的土层当中。
  “小心些,可别挖断了”围观的黄老师提醒道。
  “咔!”真是乌鸦嘴,这才刚说,竹笋就被澎澎拗断了,一脸懵逼的看着黄老师
  黄老师耸耸肩表示不关我的事,你自己拗断的,吹着口哨,赶紧离开案发现场。
  ……
  “我挖到了,就是有点小,大家少吃点,也够吃吧?”三石弟弟看着手上那个仅仅拇指大小的笋,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这个也只够塞牙缝吧!这么点,是谁给你的勇气说够大家吃的,梁静茹吗?”靖王殿下在线吐槽。
  ……
  “哇,好大的竹笋,哥,你快来看!”妹妹大呼小叫的,引来众人,只见一个一米多高的竹笋立在地上。
  “傻妹妹,大惊小怪的,还以为出什么事了!这个不是竹笋!”方文封上去摸了摸,扳开表面的皮看了下,说道。
  “怎么不是,这明明就是笋啊!”子风怀疑。
  “这个已经木制化了,要长成竹子了!不能吃了!刚破土的竹笋依然会汲取土壤中的养分,积蓄竹笋拔节生长的原生动力,只要不过十几天的功夫,就可以长成一竿修长挺拔、亭亭玉立的嫩竹。”
  给妹妹简单科普了一下,敲敲她的脑袋,看她恼羞成怒的挥舞铁拳,要杀人的模样,别有一番乐趣!
  ……
  也许在竹林里待的时间长了,慢慢适应了丛林里面的光线,熟悉了周围陌生的环境,接下来工作便进行得十分顺畅。很快,众人就在竹林的各个角落里,连续发现目标,并且迅速地加以围剿歼灭。
  “好了,回家。”
  等到太阳爬到头顶的时候,众人带着一脸的疲惫和满身的汗渍,嘴角上浮起得意的微笑,背着一竹筐的竹笋,趄趔着身子下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