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向往的高光时刻 > 十一、日常2

  清晨,啊呸。
  早上十点多钟,太阳已经高悬,树枝剪碎了阳光,零散的撒落一地,暖暖的温度,笼罩在身上,啊!这是初恋的味道。
  方文封已经醒来,昨天太晚睡了,导致今天晚起,黄老师正在做早饭,而彭彭这只猪还在睡,妹妹安静的待在亭子里,手捧一瓶奶喝的津津有味,看着外面鳞次栉比的青砖,低矮的房屋,还有一亩亩的田地,真就是向往的美好啊,如退休之后的悠闲。
  日出而作,咳颓,日出而歇,日落而睡,当然,要不受节目组的限制,不需要种田拔草做饭就更完美了,住椅子上一躺,聊聊天,吹吹牛,好不惬意。
  正当方文封陷入无限遐想的时候
  “小封,叫澎澎起床,准备吃饭了”
  “好的何老师”
  早上吃的是馄饨,馄饨最早源于北方,起初用于祭祀、祭祖。后来就演变成了现令的美食,我国大部分美食文化都是这般发展而来,馄饨发展到现在已轻随不同地区的发展,有了不同的特色,比如著名的成都抄手,皮薄馅嫩,味美汤鲜,还比如广州一带的云吞、福建一带的扁食、江西一带的清汤,包面和馄饨类似,或者说是同一种东西,有异曲同工之妙。
  而关于馄饨的故事也有多种有,比如有说汉朝时期匈奴部落有浑氏和屯氏两个部落首领屡屡侵犯边疆,百姓民不聊生,恨以食之,于是取“浑”和“屯”谐音。还有道教冬至之日,上表庆贺天尊诞辰,取“混沌“之谐音,故有“冬至馄饨夏至面”一说,还有其他一些说法,这里便不再一一诉说。
  回归正题,几人吃完早饭,不知何时却已下起小雨,于是泡上一壶茶,在二楼阳台的栏杆上,看外面小雨淅淅沥沥,豆大的雨滴像是断了线的珍珠项链不断落下,带着一丝泥土与青草的芳香。
  “好美啊!‘柳絮风轻,梨花雨细’,在山中这样一场雨,格外的清新。”
  “还是何老师有文化,不愧是知名主持人,像我们这种年轻人就只会:卧槽,牛B啊!”
  “你是埋汰我呢,还是夸我呢”何老师哭笑不得的望着方文封,“还有节目录制呢,注意言辞”
  “没事,后期可以剪辑,随意聊,力求真实。”导演
  “当然是夸您了”方文封谄媚的样子,是要多贱有多贱。
  看着方文封毫无破坏气氛的愧疚感,无奈摇摇头。
  “今天天气不好,没有嘉宾来了,不能让嘉宾体验体验农家生活,怪可惜的”,黄老师道。
  “我看就是可惜没有嘉宾帮忙干活了吧。”何老师接茬
  “哈哈!囧囧,这说白了,多尴尬啊!”
  “这天气不能干活,咱就玩点什么吧!要不怪无聊的”
  ……
  “一个3”
  “王炸”
  “……”
  “封哥,你玩过牌吗?我们是队友,队友……”众人也是看的目瞪口呆
  “我知道啊!我可厉害了,赌王风姿,不告诉你,是怕吓着你”方文封一副我骄傲我自豪的表情
  “……”澎澎无语“不要”
  “一个4”
  “我……你不是有4吗?我一个3你就炸,我……我……我……”澎澎抓狂
  “你什么你,我乐意不行吗?这是为了多出点牌,你不懂,有我这么好的队友你就偷着乐吧!”
  众人看傻子一样看着方文封,也是乐的东倒西歪。
  “继续,继续”
  “……”
  毫无疑问,这场角逐,最终的胜利不属于澎澎这一方。
  在澎澎再三表示队友太坑带不动,在大圆脸即将贴满纸条前,方文封终于被踢出队伍,一个人抱着吉他可怜兮兮。
  经过一晚上的熟悉之后,方文封已经差不多掌握脑海中的知识了
  于是深情款款的对着澎澎
  “你说我像云捉摸不定
  其实你不懂我的心
  你说我像梦忽远又忽近
  其实你不懂我的心
  你说我像谜总是看不清
  其实我永不在乎掩藏真心
  ……”
  “……”澎澎
  “哥,能换一首不,影响我打牌了”
  “能啊!咳咳,
  我们之间没有延伸的关系
  没有相互占有的权利
  只在黎明混着夜色时
  才有浅浅重叠的片刻
  ……”
  方文封接着朝着澎澎诡异的一笑
  “……白天和黑夜只交替没交换
  你永远不懂我伤悲
  像白天不懂夜的黑
  像永恒燃烧的太阳
  不懂那月亮的盈缺
  你永远不懂我伤悲
  像白天不懂夜的黑
  不懂那星星为何会坠跌”
  “……”
  澎澎一把抱住方文封大腿,赖在地上,摇晃着,
  “……封哥,放过我吧,我错了,我不该嫌弃你的”
  “错了?”
  “错了,肠子都悔青了”
  ……一阵打闹。
  不知怎么,几人唱起歌来了,牌也不打了。
  “澎澎,到你了!”
  “好的,都让开,我要开始表演了。”
  “特别的爱给特别的你
  你让我越来越不相信自己
  没有承诺
  却被你抓得更紧
  没有了你
  我的世界雨下个不停
  我付出一生的时间
  想要忘记你
  但是回忆回忆回忆
  从我心里跳出来拥抱你”
  “看澎澎,一用力就要闭一只眼睛”黄雷指着澎澎眼角道
  何老师将澎澎的眼角往上提,调子骤然下降。澎澎自己都笑疯了。
  “鹅鹅鹅鹅”
  ……
  “小封,你有没有出专辑的打算,你唱的几首歌虽然都是片段,但也看的出来歌的品质不差,你唱的也挺好,就是你这乐曲演奏怕是还不行”黄雷嫌弃的看了一眼握在方文封手上的吉他
  “专辑?没想过”
  “小封,自从第一期节目播出有不少网友咨询你的歌,倒是可以准备一下”导演插了上来
  “嗯?”
  “可以先录单曲发网上”
  “再说吧!改天有空再录”方文封很是敷衍
  “……”
  “囧囧,你说我们这么上进的节目,怎么请了个这么懒的人,有钱都不想赚”
  “是啊!这样可不行,小封,节目结束后跟我去把歌录了,我说的。”
  “(・_・;”方文封其实没打算唱歌的,最少在不缺钱的时候是不打算的,但何老师是好意,也只能答应下来了。
  ……
  “今晚节目有播出,大家要看吗?”导演
  “要!”
  “看播出的话,要完成一项任务”
  “拿来看看”黄雷倚着何老师道
  “什么!做一份节目组的饭菜。王振鱼,你疯了?节目组多少人,少说十来个吧!”(╯‵□′)╯︵┻━┻
  “黄老师,别急,我们提供食材,做什么你们定,我们要求不高,一、够量,二、好吃,有剩余的食材都归你们,并且我们会视满意程度给予补贴,补贴金额高达1~300元人民币!”
  几人凑到一起,小声商量着。
  “接了,不过有个条件,这么多人,我们的餐具不够用”
  “了解,马上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