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向往的高光时刻 > 二十一、无话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流淌而过。
  天边的云彩已悄然离去,月儿娇羞的露出了头,渐渐的高挂空中,炎热的季节里,田间飘荡着蛙鸣之声,蛐蛐声,夜晚来临。
  当美食都端上桌,众人坐定。
  清蒸鱼、笋丝炒肉、辣椒炒肉,干煸花菜、酸辣土豆丝,拍黄瓜、玉米排骨汤,炸酱面,六菜一汤一主食
  黄雷率先举杯,“首先欢迎王恺和三石弟弟来到蘑菇屋。”
  “欢迎欢迎”
  众人碰杯,各自饮了一口,黄雷看了眼方文封,笑道“再感谢小封给我们带来的美食,有小封真是太好了,我宣布,我,黄雷,正式卸任了!哈哈!”
  “你不是早就卸任了吗?”
  “哈哈!谢谢小封”
  “谢谢封哥”
  “这不是我的台词吗?黄老师,你这是抢生意啊!”何囧
  “哎呦,这不是小封这菜做的真不错嘛!一下就让我下岗了,总得另谋出路吧!”
  “这就是你抢我台词的理由?”何老师斜着眼看向黄雷。
  “快别聊了,要不菜都被澎澎这只猪吃光了”黄老师看着澎澎的筷子舞的飞起,一个劲往嘴里扒拉饭菜。
  “唔唔唔”澎澎表示抗议,然而并没有人听懂他说了啥。
  两老小孩,赶忙结束了幼稚的争吵,也是投入战场,陷入美食的诱惑之中。
  ……
  晚饭结束,简单的收拾之后,进入娱乐时间。
  “来,三石弟弟,我问你。”彭彭拍着三石弟弟的肩膀,“这个是开,这个是关,这个是开还是关?”
  “开?”(・・?)
  “关!”一旁,王恺信心满满的道。
  “没错,是关!”彭彭哈哈一笑,面对三石弟弟的猜错,感到十分开心,一种智商上的优越感油然而生,“再来。”
  “开?”
  “错,是关。”
  “哈哈哈,我又对了!”
  “啊,为什么??”三石弟弟抓着自己的脑袋,看着彭彭的动作,不解,而后看向王恺,“哥,你知道为什么吗?”
  “不知道!”
  “哈哈哈。”
  “再来!这个是开…”
  ……
  欢声笑语,其乐融融。
  方文封洗完澡,下楼的时候,见到的是被澎澎不断嘲讽的三石弟弟和王恺。
  彭彭得意的大笑,“见证自己的时候到了!黄老师,我要再挑战一次。”
  “这傻孩子真是不禁夸,这么膨胀,让我杀杀他的锐气。”黄雷笑了笑,指着澎澎对大伙说
  “确定!”澎澎坚定的相信,自己这么久健身得来的成果,膨胀的搬来椅子,而后坐了上去。
  彭彭坐在了黄雷对面,用自己的膝盖夹住了黄雷的膝盖,而后气沉丹田,“黄老师,我准备好了。”
  “你确定?”
  “确定!”
  黄雷笑了笑,用力。
  “卡擦。”
  “啊!”彭彭面色通红,又输了,第三季了,又输了,比输更可怕的是,好疼啊!从椅子上倒在地上的,屈成一团,捂着自己的裆部:“喔~!”
  “哈哈哈。”黄雷拍着大腿笑的很开心。
  “哈哈哈哈哈!”其它人也捂着肚子,笑的不行。
  方文封无语,摇摇头,没见过这么缺心眼儿的,明知不敌,还总想着翻盘,不知道三大错觉之一,就是‘稳住,我们能赢’的盲目自信吗?
  这时三石弟弟坐在了另一边的椅子上,“彭彭哥,还来吗?”
  看着三石弟弟云淡风轻的样子,彭彭脸一横,咬牙,“来!我就不信我白练了!”
  晃晃悠悠的站起身,彭彭原地跳了几下,而后又兴致勃勃的坐在了三石弟弟对面,“三石弟弟,我来掰,你来夹。”
  “行。”三石弟弟点头,面对彭彭的要求,一口应下。
  “澎澎哥,准备好了吗?”
  “我喊123就开始了啊。”
  “123开始!”
  三石弟弟率先用力紧紧夹着大腿。
  “啊!”彭彭随即开始发力,可三石弟弟纹丝不动。
  只见彭彭面色通红,青筋暴起,腿上的力道也越来越大,三石弟弟的双腿被掰开。
  “唔~”继澎澎之后,又一个倒地不起。
  “耶!哈哈哈!我赢了!我不是最弱的。”彭彭跳起身,疯狂的笑着。
  “呦!看来我们澎澎也不是真胖,这是虚胖啊!”
  “哈哈!”
  ……
  游戏玩到一半,电话突然响了
  “我去。”终于翻身的澎澎,今晚异常活跃。
  “喂,你好,这里是蘑菇屋。”
  “你好,是何老师吗?”
  “我是澎鱼唱,何老师洗澡去了。”
  “我闷要早何老师”
  “额……”澎澎转头求救!
  “我来”黄雷来救场
  “你好!我是黄雷”
  “喔们早何老师,不要黄老师,何老师,何老师,何……”
  “何老师,洗澡去了,你们跟我说吧!”黄磊按着耐心
  “何老师,何老师,何……”对面完全不给面子。
  终于何老师换了身睡衣,晃晃悠悠下楼了!
  “你可来了,找你的”何囧听黄雷这这语气,谁家醋坛子打翻了,酸的不得了,将电话交给何囧,黄雷就和澎澎悻悻的走得远远的。
  “妹妹,有没有觉得黄老师和澎澎一点存在感都没有,客人完全不理会……”方文封朝黄雷和澎澎那撇了几眼,对妹妹小声说道。
  “小封……”黄雷不知道怎么就出现在方文封身后,幽幽的叫了声。
  在人家女儿面前说编排父亲的伟大形象,真不知道“死”字怎么写的。
  总之,那晚的蘑菇屋呼噜声似乎比平时大了好多倍。
  ……
  “各位,明天是五一劳动节,我们节目组打算给大家准备好了一份礼物,就在今天的竹林里头,明天大家可以去看看。”王导
  “不是吧!王导,咱在竹林的时候咋不说呢?这又要跑一趟。而且这刚打算睡觉的,这是存心吊着我们呐”
  “是的!”
  “……”头真铁,各种挑衅啊!
  黄雷抄起拖鞋。
  “嘿,走你”─=≡Σ(((つ•̀ω•́)つ
  自此,蘑菇屋彻底平静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