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向往的高光时刻 > 十六、雨季

  都说啤酒小龙虾,广大网友是一家。这吃小龙虾,啤酒几乎是标配,考虑到年轻人不喝酒还是巨资向节目组,购买了一些酒和饮料,这下蘑菇屋本来就不多的生活费,一下就见底了,后面的嘉宾估计是不太好过了,但谁管他呢,现在吃的爽啊,汗流浃背,鼻涕直流,过瘾的不要不要的。
  “嗯···这好吃,这也好吃,那也好吃,好吃。”澎澎筷子都不带停的,像只仓鼠一样不停往嘴里塞食物,也不见他嚼一嚼,好像直接就顺着舌头溜进去了。
  “哥,你今晚的运动量跟的上吗?”妹妹瞥了眼澎澎,惊呆了,这么能吃,真是我哥,怕不是猪吧!
  “你可真是我亲妹妹啊!能不能有点眼力见儿,能不能学我机灵点,我这吃的正开心,你就泼我冷水,太残忍了吧!”
  子风吐吐舌头,转头专心对付碗里的食物,一点都不想搭理澎澎的抱怨,日常怼哥系列,每日一怼任务完成。
  “我觉得封哥就像中华小当家里的小当家一样,这就是会发光的料理啊,后期一定要把特效P上去,还要几个会跳舞,拿着扇子的小姐姐以及拉二胡的老人家,完美。”
  “哥,明天早上做小当家里的彩虹粥,中午做黄金炒饭,晚上就凤凰翡翠饺子吧!想想就好好吃的样子。”澎澎陷入遐想。
  “……”
  “嗯,可以,可以,要不小封你开家餐厅吧,我一定天天去,就开我家上上签边上就好。诶,你们慢点,这就是你们待客之道啊,热情好客的宗旨哪去了?给我留点。”薛二谦一看桌上的菜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着,就急眼了,不停抱怨,一抱怨就更少了,如此循环,该,让他话多。所以说啊,这人多了,吃饭都香了,抢起来才有乐趣。
  看见众人对于自己做的菜赞不绝口,方文封表示十分开心很有满足感。至于会发光的料理,那种东西怕是传说级别的厨艺都不知道能不能做到,开餐厅是不可能开餐厅的,也就混混综艺这个样子,这里的人个个是人才,说话又好听,超喜欢这里的。
  ……
  “呼,下雨了,好冷啊,我去拿几件衣服出来吧!”澎澎起身。
  这个雨季,下雨就像一日三餐一样,必不可少,天空中麻麻细雨如绵绵丝线,赶着趟儿似的落下,在地上揉成团儿,抱成捆儿,汇成一股溪流,汩汩涌向田野。一场雨使得本来就十分凉爽的空气变得更加寒冷了。
  “算了,反正已经吃完了,简单收拾下,回屋里去吧!屋里暖和。”何老师道。
  “对,可以用万何热水器洗个澡,智能温控不寒冷。”黄老师趁机打了个广告。
  “无聊的时候还可以用小度听听歌,放松心情,陶冶情操”
  “还可以喝点克伦苏,润润肠胃,促消化。”
  “·····”看着何、黄两位老师不要脸的你来我往,众人无语。
  一套金主爸爸的生硬植入之后,回到屋里继续聊天打屁。
  ······
  “澎澎,来表演下,让谦谦见识下我们蘑菇屋的实力”
  ……
  “要有自信,别那么僵硬,摇起来”
  “跟着音乐,肩膀晃起来,脚抬起来,不是这样,自然弯曲,脚尖着地,起范了,起范了”何老师和方文封在一边大呼小叫,指挥澎澎吹萨克斯。也就澎澎傻,真听他俩的,只是连连领会不到意思,闹出不少笑话。
  ……
  “妹妹看到了吧,我都说我会吹了!我也是练过的。”一曲结束,澎澎傲娇的对妹妹炫耀。
  妹妹不说话,白了他一眼。
  “澎澎,这期播出,你就火了,不愁女朋友、吻戏的了。”
  “真的吗?何老师。”
  “当然,你看你封哥,节目播出之后,是不是火了。人气蹭蹭蹭的往上涨。”
  “澎澎,可能还有点小问题,能改改就更好了。”
  “黄老师,你说,我一定能改得了,为了吻戏。”
  “哥,黄老师应该说的是你那小肚腩和发际线之类的小问题吧!”妹妹也是学坏了,故意在小肚腩和发际线上加重了语气,说完捂着嘴偷笑。
  “······”
  澎澎不说话了,你真是我亲妹妹啊,招招暴击,不留情面,黄老师又在一旁虎视眈眈,根本没有机会报仇,只好默默抱着瑜伽垫走到一旁,小肚腩是凭本事吃的,发际线是自己上移的,凭什么怪我,心疼自己。
  看澎澎郁闷的表情,众人真是乐的不得了,这算是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爽的不要不要的。
  “谦谦,到你了,你要是今晚上没能征服我们,怕是不仅要连夜坐飞机来,还要连夜赶飞机回去了。”何老师开玩笑
  “我是不是走错片场了,这不是向往的生活吗?为什么不是干活就是表演的,这是谁向往的生活啊,简直就是神经病啊。”
  “咋地,这是我向往的生活,你有意见吗?晚上还想不想睡屋里了?”
  一看黄姓大佬说话了,薛二谦秒怂。
  ······
  “雪下得那么深
  下得那么认真
  倒映出我淌在雪中的伤痕
  夜深人静那是爱情
  ……
  爱得那么认真爱得那么认真
  可还是听见了你说不可能
  已经十几年没下雪的上海
  突然飘雪就在你说了分手的瞬间
  ……
  雪下得那么深下得那么认真
  倒映出我淌在雪中的伤痕
  ……
  毕竟那是我最爱的女人
  毕竟我曾是她深爱的人
  ……”
  “啪啪啪!”
  “好听!”
  “真好听!”
  “特别好听!”
  “······”
  “认真的雪,是我的第一张专辑,我那时候没红,属于歌红人不红的尴尬类型,这首歌陪伴我很多年了,对于我而言有特殊意义,尽管如此,还是有人说这首歌是抄袭,我真的是······”薛二谦难得认真一回,感慨道。
  “好了,已经过去了,就不说那些不好的了,未来会更好。”何老师安慰道:“既然谦谦已经出这么厉害的招了,那么我们也不能示弱,要出杀手锏了,关门,放小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