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向往的高光时刻 > 十三、秘密

  昨夜的雨,洗刷了浑浊的天地,雨水还积在路面坑坑洼洼的地方,积起一个个小水凼,倒映着湛蓝色的天空。
  已经梳洗完毕的方文封下楼,打开门,一阵冷风袭来,使得方文封打了个冷颤,彻底清醒过来,深深吸一口空气,都带着湿意。又是新的一天。
  一日之计在于晨,一天之中最重要的是早晨,那么早上这顿饭自然也是最重要的,那么问题来了,早餐吃什么?
  方文封的选择是胡辣汤,胡辣汤源于河北逍遥镇上,是北方早餐中常见的汤品,汤味浓郁,酸辣可口,很是开胃。喝汤时配上其他早点,如包子、油条等,那滋味堪称一绝。
  当然,一样米养百样人,一种汤有好些做法,自然也算正常,方文封先是将面粉放入盆内,用清水和成软面团,用手蘸水把面揉上劲,醒几分钟再掂上劲,然后兑入清水轻捂轻溺。如此几次,直到将面块中粉汁全部洗出,将面筋溺拢在一起拿出,浸泡在清水盆内。
  锅内添水加入足量鲜汤,加入备好的配菜,用武火烧沸,然后添些凉水使汤锅呈小开状,将面筋掂起,双手抖成大薄片,慢慢地在锅内涮成面筋穗,大开后,将洗面筋沉淀的面芡搅成稀胡,徐徐勾入锅内,待稀稠均匀,放入调味粉,等汤开就好了。
  单纯喝胡辣汤总会觉得缺点什么,这时候就需要配合其他早点,绝配当然是葱油饼了。
  将面粉揉成面团,醒个十几、二十分钟,趁这个时间,葱切成葱花,备用,醒好的面团揉至表面光滑,之后分成两等份,取其中一块,在面板上撒上干面粉,擀成大片,稍薄些,在面片上撒上少许盐和花椒粉,抹上油,并均匀撒上葱花。从面片的一边卷起,卷成长条卷,将长条卷的两头捏紧,自一头开始卷,卷成圆盘状。然后将圆饼擀得薄些,动作很轻,避免葱花扎破面皮。最后锅中放入少量油,烧热,将饼放入,转中火,边烙边用铲子旋转,烙成两面金黄,切成小块装盘即可。
  ……
  “小封,早啊!”
  “何老师,早!”方文封转头,看见何老师下楼来了。
  “辛苦你了,做什么好吃的?”何老师凑上前来打开盛放酸辣汤的碗,“哟!好东西。小封的手艺是越来越好了。”
  “嘿嘿!还有一份葱油饼,很快就好,何老师要是饿了,可以先吃点东西。”方文封道
  “不用了,我能等”
  ……
  “蘑菇屋,我来了。”大老远便听到远远传来一个贱贱的声音,昨晚点菜的客人来了。
  “谦谦,欢迎欢迎,你怎么来的这么早啊!”何老师抬头看看钟,却是才七点多。
  “何老师好,我连夜赶过来的,听说这档节目很火,推了好几个通告,来露下脸的。”
  “谁连夜来的,体力这么好,可以多干点活了。”黄雷下楼,依旧短裤、拖鞋、啤酒肚,官方标配。
  “黄老师好,开玩笑啦,神经病啊!大半夜的不睡觉赶飞机。”
  “别贫了,来就干活吧,灶台上那个用碗盖着的大碗看见没,对,就那个,拿到外面亭子的桌上去吧。”黄老师大手一挥,直接安排上了。
  “那个,不是,你们节目敢时间吗?这么真实的啊!我行李都没放下呢!就开始干活了!?”薛二谦表示看不懂,我是谁?我在哪?我来干什么?
  “黄老师开玩笑的,怎么能让你不放下行李就开始干活呢,至少也要放下了,再开始嘛,我们节目还是很人性化的。”何老师补刀。
  “后会有期,告辞!”薛二谦作势预走,向后退了几步。
  三人默默看着这个戏精,不发一语。
  对于对手不接招,薛二谦很无奈,又走了回来。“你们不拦一下我吗?我是嘉宾诶,这么不配合,我不要面子的?”
  “反正还没给钱,就不拦了吧!”何老师道
  “……”
  见薛二谦被呛住的表情,也是欢乐无比。
  ……
  “好了,我去叫妹妹和澎澎吧!”方文封将食物端到桌上,转身上楼,去叫妹妹和澎澎。
  “澎澎,起床了。澎澎?”
  “哥,我已经起来了。”澎澎从卫生间出来,看他眼角那一坨不明物质,怕是又没洗脸。
  “去把脸洗了,我去叫妹妹。”
  “哦”
  方文封走到子风的房间外,轻轻地敲了敲门
  “妹妹,起床了”
  “妹妹?”
  “唔,好”房间里传来妹妹软糯的声音。
  而房间内章子风还禁闭着眼,挠挠散乱的头发,伸个懒腰,打个呵欠,一骨碌从床上滚下床。
  “砰!”
  “疼”屋内传来子风的叫声。
  “妹妹,你没事吧?妹妹?”
  “嘎”
  却是门外的方文封听进叫声,因为担心,直接开门进去了,反正在录节目相信妹妹也不会有什么特殊癖好。
  “妹妹,你没……哈哈哈哈哈!”看着倒在地上的子风,方文封不由笑出声来,之后赶来的澎澎也是忍俊不禁。
  ……
  “今天这早餐一样很美味啊!小封的厨艺真是越来越好了。”
  “对了,观众朋友们,征婚启事,我们小封还单身喔,有没有需要的,又帅又能干喔!有需要暖床的,抓住机会啊!”
  “咦?小封,你的手怎么了?一条一条的,过敏吗?”何老师关切的问道。
  “何老师,我跟你说哈……嘶……没……事!”方文封努力保持微笑。
  “奇奇怪怪”何老师看了一眼方文封。见没什么异样便转头不理会。而黄老师却发现身边的澎澎低着头,脸憋的通红,肩膀一耸一耸的,很明显有事嘛!这一下直接勾起了黄老师的好奇心,扯着澎澎,到一边去
  而方文封这边,正处于水深火热之中,不知道是不是所有女生都会一招无师自通的秘技:360回旋拧。腰间有肉的,肉吃不消,腰间没肉的,皮也受不住。
  连连给子风打眼色,表示自己绝不说出早上的事,再签订了一系列不平等条约之后,双方终于可以友好交谈了,却怎么也没想到,另一边却即将暴露,也不知道这最初签订的合约是否能保持一天呢!
  一顿早餐就这样在众人你来我往之间结束。
  ……
  “那我们分配下任务”由于薛二谦点了两道菜,食材都没有准备。
  “我和何老师去买菜,你们几个去抓小龙虾好吧!谦谦,能吃到多少就看你自己本事了啊!”
  “不是说这节目人性化的吗?什么鬼?就这样?”薛二谦翻了个白眼,
  ……
  “那就出发吧!我的口粮就靠你们了。”
  四人换好衣服,准备好工具了浩浩荡荡的出发了,“封哥,你带的这块肉真的能抓到小龙虾吗?”澎澎见方文封往背篓里放了块肉,怀疑的问道。
  “到了,你就知道了。”方文封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