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德鲁伊冒险之旅 > 第四十二章 红龙的窘境

  “狱火”最近很不开心。从长眠中醒来后,自己洞穴里的陷阱和守卫早已不见了,而铺满了金币的密室也被撬开。
  所有的金币就这样不翼而飞了!
  它很生气!就连是哪个该死的小贼偷窃了巨龙的宝藏都查不出来。因为年代太过久远了,预言系法术都失去了效果。
  更让它心烦的是,它不久前放跑的半精灵,他的确给自己找来了许多可口的精灵。
  但是这些晋升到了传奇的精灵还能算是精灵吗?
  如果是1对1,“狱火”保证能轻易的虐杀他们中的任何一人。
  但是你见过一觉睡醒,有10多个传奇盯着自己指指点点,其中还有数人实力和它相近。
  伊姆瓦尔纳奥想起不美好的回忆!
  它上次的长眠就是因为它的“老友”,带了几位“友好”的奥术师同僚来做客。那个老家伙热情的邀请自己参与实验,当然实验对象是自己。
  “狱火”是一个术士,平时的魔法研究也必可不少,但是不意味着它喜欢当实验品。
  毕竟,它自己的实验品就从来都没有一个好下场。
  不过,现在来的这群家伙还算友好,这群德鲁伊只是来催促红龙交“房租”的!
  所以“狱火”没和他们打起来,当然不是因为自己打不过,而是没有必要。
  这可是“狱火”的地盘,它为什么要交房租?
  它以巨龙的财产和领地神圣不可侵犯为理由,“客气”地请这群家伙交钱离开。
  “狱火”是很宽容的一条红龙,只要有钱一切都好商量。
  但它却被告知这里已经是另一条金龙的领地了。他们此行只是来帮忙履行,巨龙的财产和领地神圣不可侵犯条约!
  [・_・?]
  可这里是红龙的世袭领地呀?
  就算它失踪了这么多年,也应该是它的红龙配偶继承啊!
  就算是它的配偶不见了,也应该是它的红龙崽子。
  哪来的一条金龙?
  啊!那*龙又背着我和金龙乱搞了!
  可怜的“狱火”现在没钱又没“房”,还变成了“绿”龙。
  它不想交房租,也不想被群殴。
  它可是邪恶的红龙!怎么可能和一条金龙妥协,它要报仇。
  它打算进行神圣的拉克希尔仪式,和那条偷龙的金龙争夺领地的归属。
  只是宣誓领地所有权,就得给龙神“打钱”。
  呸,是“献祭”!
  但“狱火”现在没钱。
  所以,
  我“狱火”,打钱!
  成,予汝龙脉。(******)
  不好意思,台词拿错了。
  我“狱火”,抢劫!
  不过森林里的这群变态不好惹,它决定去南方看看,记得那里有着很多财宝。
  对,一定是那些该死的小贼偷走的自己财宝!
  现在,伟大的“狱火”回来了,该交出这些金币了。
  吾名伊姆瓦尔纳奥,天命之灭世者,万物的终结者,无可阻挡,无可违逆,吾即大灾变!
  “狱火”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鳞片,兴奋的飞向空中,做一条奋斗的巨龙真好。
  …
  罗德缓缓吐出一口浊气,慢悠悠地转身,享受着早晨的宁静和微风。
  一声巨大的龙吼打断了他的惬意。
  他用金色的眼瞳凝视着天空。自从喝了那瓶魔药后,银色的眼眸中就出现了淡淡的金色,或许是魔药的后遗症吧!
  这几天外面的红龙不知吃了什么药,每天都跑到空中嘶吼。弄得罗德都以为是这里的迷锁失效了,红龙发现了自己。
  可罗德现在没心思理会这条发疯的红龙,自己还没完全睡醒呢。
  一大早就被莉亚拉着,去森林里收集仪式的材料。
  明天就是仲夏节了,重铸仪式必须在今晚完成。到了明天,真形者可不会外借仪式场所。
  仪式所要的大部分材料,莉亚早已备齐了。只是现在还缺一味——薰华草。
  这里奇特的草药朝生夕死,但可以静心养神,这是至高之森独有的草药。
  白天,它生长的时候与平常的野草无异;而一旦到了晚上,它就会瞬间枯死,仿佛不愿生活在黑暗之中。
  但是空气中却会留下淡淡的余香,久久不会散去,因此它也有个诨名叫夜香草。
  这种草药因为其朝生夕死的特性,真形者们一度担心它们会灭绝。
  由于母神的教义,他们也想尽了办法进行移植,但始终不见成效。
  幸好,这些薰华草也从未因此灭绝。
  仿佛只要有野草,它们就一定会存在。但是它们的香气和功效,注定了它们不同于一般的野草。
  有些好事的东方商人在听了这故事后,不行邪的也试种了几次,无一不以失败告终。
  最后只得在游记中记录了这个故事:
  某国在其北,衣冠带剑,食兽,使二大虎在旁,其人好让不争。有薰华草,朝生夕死。一曰在肝榆之尸北。
  这薰华草可不好找!
  尽管二人能和植物交流,但是薰华草平时就是一株野草,简单的交流可筛选不出来。
  二人只好用最原始的方法——闻!
  薰华草的香味虽淡,但是持续时间长久。只要用心闻,还是很容易分辨的。
  莉亚闻着草香慢慢寻找,而罗德闻着少女的体香,心早已不知飘到了什么地方去了。
  他身边有这么一个移动香源,自己怎么可能找到嘛!
  自己可不会傻傻乎乎的,召唤出一条猎狗帮忙。
  罗德卖力的闻了起来,就是不知道到底在闻什么。
  真希望这条路,能一直走下去!
  …
  独角兽之流,静谧树屋内。
  克瑞斯听到巴里特汇报的情况后,陷入了沉思,开始玩弄起了手中的戒指。
  “能吸收神力,还是金瞳,看来是高阶的神裔无疑了!”
  桌前的古籍无风自动,法师查找着有关神魔裔的信息。
  他们不一定是神魔的直系后代。大多数神魔裔的产生是因为,祖先受到了天界或者深渊地狱之类力量的影响,或者是签订了某某契约。
  他们在费伦并不少见,但他们的待遇可一直不怎么好。
  最常见的魔族后裔——提夫林,在大陆上可是人人喊打。即使在最开明的联盟总部——穆雅联邦,它们也经常备受歧视。
  事实上,提夫林也常常做着刺客,小偷等见不得人的勾当。
  神裔的待遇稍好一些,不过多是元素后裔。他们是天生的术士和战术,一出生自带了强大的类法术能力。
  但AO是公平的,如同强大的神孽往往没有理智一样。这些血脉稀薄的神魔裔,也有着天生的缺陷。他们往往更难提升自己的职业等级。
  严格意义上讲,莉亚本身也是一个高级的神裔。但是她已经幸运的点燃了神火,拥有了神职,不用考虑职业等级这件事情。
  “罗德是自然神系的后裔吗?那么他的天赋到底是什么?”克瑞斯抚摸着戒指沉思着。“凡人的时代已经走过了整整1444年,诸神的阴影还未散去。老师的预言真会成真吗?潜藏在北地的黑影到底是什么?而神灵又在背后扮演着什么角色?”
  直系神裔是神灵的宝贵财产,祂们不可会无的放矢。
  “灿烂晚星,高等精灵的星辰之爱!你想告诉我们什么?”
  他玩弄着手上的传古戒指——灿烂晚星,它蕴藏了星辰的奥秘,是预言系法师的最爱。
  历史上,许多先知和贤者都知道观星可以预测未来。但却少有人知道,藉由逆向追踪星辰,同样能发现许久以前的秘密。这正是这枚戒指蕴藏的力量,可惜现在它只是一枚普通的戒指了。
  灿烂晚星是高等精灵的作品,由三千年前的传奇精灵英雄,法师埃尔达尼尔制作。
  传说中,它应是一对情侣戒指,而这一枚是其中的求婚戒指。
  埃尔达尼尔用这位璀璨的钻戒向他的爱人——传奇术士阿列涅亚,求爱并希望戒指的力量能保护他的爱人。
  这对传奇恋人是月光以及星光的魔法的奠基人,而且发现了银对于兽化人的特殊效果,同时也是一对强大的冒险者。
  在某次意外,他们双双失踪以后,这对戒指也就下落成谜。
  因为是精灵的作品,这枚戒指由非精灵配戴,总是会觉得戒指有一点松或紧;而精灵则会发现其尺寸完美。
  只有完成灿烂晚星的三个传古仪式,才能发挥这位戒指的力量。
  奥术师们可不认为自己能完成仪式,获得精灵英雄埃尔达尼尔的认可。
  在精灵因为内部纷争,爆发了几次皇冠战争,导致自身衰弱。
  而耐色瑞尔的奥术师们正是在这之后崛起的,一个精灵英雄会资敌吗?
  答案显而易见,而且奥术师们更喜欢用直接的方式。
  他的老师“盲目者”萨卡在预言到未来的灾难的同时,强行使用了这枚戒指的力量来施展预言禁术——天空的传说,追溯过去的秘密。
  因此这枚戒指现在就和一枚普通的钻戒无异,或许某天回到了精灵的手上后,它又能恢复往日的荣光!
  先知萨卡结合预言和星象,模糊间看到了一种可能——黑影遮天,北地萧条;神祇临凡,生灵涂炭。
  但是未来本身琢磨不定,何况又牵扯到了神灵,徒增了变数。即使是太姬冕下复生,也不可能理清这纠缠在一起的命运丝线。
  克瑞斯现在能做的只有,拿到耐色密卷增强自身实力;找到可能的神裔或神选加以监视。
  作为诸神的对头,奥术联盟了解神灵下凡的规则。祂们降世必须要有合适的载体——直系神裔或神选。
  没了合适的载体,诸神投下的化身掀不起多大风浪。
  除非祂们是真的活够了,敢以自己不朽的生命做赌注,以圣者形态降临世间。
  当然有神灵这么做,奥术联盟会十分高兴的!免费的成神大礼包,不要白不要。
  没有了神国的加持,神灵就是一个大号的传奇,完全可以用人堆死。
  在无止境的血战中,阵亡的高阶传奇和神灵可不在少数!
  数量本身就是一种恐怖的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