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慕红裳 > 第8章:安国公府

  穆老夫人和安国公正在为了穆红裳的未来操心不已,而家里的孩子们却依旧无忧无虑的样子,也正聚在一处说话。
  这一辈最大的孩子,是国公府二老爷的长子穆征衣,今年已经快十九岁了,尚未娶妻,他眼下并不在国公府,正随着自己的父亲在北境十州的燕州边关驻守。
  安国公府其实算不上是子孙繁盛的人家。大周朝北境与戎狄多年来战乱不断,穆家世代为将,戍守边关,子孙虽多,但折损在疆场上的也不少。老国公爷那一代兄弟四个,但也只有老国公爷活到了四十几岁。
  老一辈的爷们儿中,老国公爷其实并不是长子。老国公爷的长兄战死那年只有二十一岁,妻子刚刚有孕六月余。乍然听到夫君战死的噩耗,年轻体弱的妻子承受不住悲痛,没有保住孩子,经历了丧夫失子之痛,年轻的寡妇没熬多久也去了。
  长兄长嫂离世那年,老国公爷十九岁,跟着自己的父亲驻守燕门关。他是那一辈最幸运的一个,二十岁返京订亲娶亲,娶了赵郡李氏的姑娘,就是现在的穆老夫人。
  老国公爷二十岁返京娶亲,在京中呆了三年,安国公的大姐出生的那一年,老国公爷的父亲战死。这一年,老国公爷的三弟满二十岁,原本应该返京娶亲,然而父亲战死,须得守制三年,因此只得与订亲的人家商议后,推迟了婚期。
  谁想到,三年之期未到,将要成亲的新郎却已经战死沙场,已经订亲的姑娘家,好好地被拖累成了望门寡。
  也是从那年开始,穆家规矩,男子不再提前议亲。穆家男儿都是在京中长大,读书习武,十八岁跟随父兄上疆场,二十岁回京议亲成亲。成亲之后就像是普通的武官一样,依照兵部的调度,该去边关驻守就去边关驻守,换防时该回京述职就回京述职,若是边关不宁,则奉旨接受调度。
  现在的安国公三岁那年,老国公最后一个弟弟二十岁了,回京娶妻,但他也只留下了一男一女两个孩子,就在二十六岁那年阵亡了。
  老国公的幼弟阵亡,弟媳伤心过度一病不起,穆老夫人干脆把他们的两个孩子抱在膝下养着,男孩子就是眼下国公府的二老爷,穆铁衣和穆红裳的二叔穆承芳,眼下他正带着自己的长子穆征衣驻守燕州。
  而四老太爷的女儿,就是安国公口中的小妹,被穆老夫人亲自教养长大,最后嫁去了几千里之外的平安州。
  女儿嫁人之后,四老太爷的遗孀一病故去,这位太夫人亲眼看到了自己的长孙穆征衣出生,又送嫁了唯一的女儿,临走前倒不觉得遗憾。只是她这一走,穆老夫人成了这安国公府里唯一一个老太君,倒显得有些孤独了。
  说起来老国公那一代,唯一还算是有福气的就是穆老夫人李氏了。她的丈夫至少活到四十五岁才战死,而且她也是穆家历史上难得的有福老太太,一共生了四个孩子,三男一女。
  女孩子就是安国公的大姐,早已远嫁。而男孩子就是安国公,国公府的三老爷穆承信、四老爷穆承德。
  说穆老夫人是穆家有史以来福气最大的老太太,可不是因为她孩子多,而是因为穆老夫人膝下养大的孩子们,都平平安安的长大了,也都平平安安的娶妻生子。
  安国公这一代,穆家包括穆承芳在内的四兄弟到现在都还都平平安安的,穆四老爷穆承德今年三十五岁,依旧平平安安地驻守北境十州的朔州,他儿子穆凌衣今年十四岁,比穆红裳还大两岁呢。
  而穆三老爷穆承信今年三十六岁,大儿子穆驰衣今年也快十七岁了,和安国公长子穆铁衣只差两个月,而小儿子穆锦衣则比红裳小四个月,也是十二岁。
  二老爷穆承芳家里也是两个娃,老大穆征衣十九岁了,已经随着父亲上了战场,而小儿子穆青衣今年十五岁,在京中随着兄弟们一起读书练武。只是这孩子身体不大好,练功夫虽然也刻苦,但身体所限,就算再努力也赶不上家中其他兄弟,甚至还不如家里十二岁的小妹穆红裳。
  不过穆青衣倒也并未因此自惭形秽,这孩子骑射功夫比兄弟姐妹们差远了,拳脚兵器也算不上擅长,但却十分聪明,读书读得好。小小年纪就颇有想法。
  穆青衣出身穆家这样的人家,自然不可能科举或者推官入仕,但他却也并不慌,他早就想好了,满了十八岁,他也要像自家兄弟们一样去北境边关。
  他是穆家子,穆家世代为将,驻守边关,护佑一方,他既然出身穆家,就算不能像兄弟们一样上马领军,但守土职责还是要尽的。穆青衣打算等满了十八岁就启程去朔州,入朔北将军府,给自家四叔做幕僚。
  谁说尽守土职责就一定要领军打仗,做个师爷不是也可以嘛!哪个将军的军帐中能缺得了幕僚?
  这样来看,穆老夫人还真是个有大福气的,七个孙子孙女环绕膝下,平日里分散开还好,真到年节聚在一处,七个性格迥异的半大孩子吵吵闹闹,真是热闹滚滚。
  就像眼下,穆老夫人和安国公母子两个安安静静的对坐,而西暖阁那边却闹腾得很,除了去边关的穆征衣,家里所有的孩子全聚在这里,都是跑过来参观挨罚的穆红裳的。从大的十七岁的穆铁衣,到最小的十二岁的穆锦衣,五个半大小子加一个姑娘,快将整个西暖阁挤满了,点心差点都不够分。
  “这些给你!”十七岁的穆铁衣将手中一摞书一股脑地塞给了穆红裳,笑得一脸幸灾乐祸:“好好抄,抄仔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