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慕红裳 > 第21章:武将

  时间一晃到了八月,穆红裳的抄书还没有结束,那些兵书早已经又抄了两遍,可祖母还没有发话免了罚,然而穆红裳却没像是之前那样日日抱怨了,原因无他,从五月到八月,每日两个时辰,接连抄了三个月的书,她都有点习惯了。习惯了,也不觉得特别负担,也就没再像从前一样,日日要花些功夫来求祖母免了罚。
  八月十五中秋节是重要的节日,尤其对于穆家来说,中秋节更是像过年一样重要的节日。按照惯例,每年朝廷中秋、过年前都要劳军,穆家捎往边关的马车也会跟着朝廷劳军的马队一起出发。安国公府三位爷并一位少爷都在边关,要捎去的东西不少,因此从七月初开始,安国公夫人和她的几个妯娌就一直在忙着整理捎往边关的东西。
  按照惯例,劳军钦差过了中元节就出发,押送劳军物资走得慢,到边关得二十几日,赶在中秋前到达北境,将劳军物资交割,再带着圣旨将北境每个驻军要塞都走一遍,慰劳军士,之后带着燕北路经略安抚使和各位将军的谢恩折子回来,快马加鞭,差不多八月底回到京城。
  对于安国公府来说,从七月初到八月底,真真算得上是整整两个月都在为中秋这一个节日忙活。七月底往边关捎的东西送走,立刻开始准备府里办节。
  往京中各家送的节礼、家中仆妇下人的赏银、祭祀用的各样物品都得准备,孩子们的新衣要做出来,送礼用的月饼也得提前制,往平安州和梁州两位姑奶奶家的节礼,还有妯娌们娘家的节礼都要赶着送去,还要提前准备着八月十四命妇进宫领宴的诸项事宜。
  事情又多又杂,这些全要在短短十几日之内安排好,不仅安国公夫人这个当家主母从早忙到晚,几个妯娌也是忙得脚不沾地,就连早就不管事的穆老夫人也在忙着,一时忙着看送往女儿家里的礼单,一时又催着开库房,给孩子们找衣料。
  整个国公府都在忙碌,也就孩子们还一如往日,早上起来,六个孩子排成一排练功做早课,接着到书房跟着先生读书,接着是孩子们一起到穆老夫人这里吃午饭,吃过午饭,挨罚的穆红裳留下来抄书。而男孩子们,除了穆锦衣以外,都要回去书房,跟着先生学兵法,为了将来上战场做准备,而十二岁的穆锦衣因为年纪小,还不需要读兵书,撒欢去玩就好,只等着晚上晚饭前,和哥哥姐姐们一起练功做晚课。
  与京中其他世家大族的子弟相比,穆家的孩子们过得十分辛苦,因为他们以后要上战场。为了领军镇守一方,也为了在残酷的战争中保住命,他们必须过得辛苦。
  从五岁学扎马步开始,基本功练两年,七岁开始学拳脚功夫,十岁学兵器,先学长枪。十岁的孩子甚至还没有长枪高,先从最轻的竹枪练起,一点一点换,越换越重。
  穆家世代为将,家传的功夫是长枪,穆家子各个都要练。当然,学了长枪也不一定都要用,只是家传的功夫必须要会而已,最终用什么兵器,还是要家里的武师父按照每个孩子的特点选,擅长什么用什么。比如已经上了战场的穆征衣因为天生力气大,因此用一把分量十足的偃月刀,而穆红裳的亲哥穆铁衣一把铁弓箭无虚发,近身兵器用的是一根略细的双头戟。
  武将都得骑马,因此穆家子用的兵器大多都是适合走马打仗的长兵,倒是很少用京中官家少爷们常学的长剑。长剑是君子之器,用着是好看些,可惜用来打仗不太实用。
  穆家的孩子们十一岁开始学御马,十二岁开始学在马上使用兵器。安国公府这一条街上,隔三差五就能看见安国公府正门大开,安国公或者国公府武师傅骑马带头,身后跟着六七个半大孩子,背后背着兵器,骑着大小不一的马,一个接一个的从安国公府出来,排成一串跑过长街,往城外跑马。
  一大串的未来武将一起出门跑马,看起来真是雄赳赳气昂昂。呃……也不都是未来武将,至少每次都排在倒数第二的那个小丫头以后就不是武将。她也是这一大串孩子中唯一一个背上没有背着兵器的,兄弟们都背着武将长兵,只有她这个未来不需要骑马打仗的大小姐,腰间挂着一柄细长略弯的唐刀。
  京里人都知道,安国公府的宝贝疙瘩,安国公府唯一的女娃娃穆红裳,平生最喜欢的事就是出门跑马。
  穆老夫人实在是太惯孩子了!怎么能把个女娃娃养得这样野,居然允许她隔三差五跟着兄弟们一同出门跑马,将女娃娃养得如此没规矩,将来嫁了人她婆家可要头疼了。京中有许多人在背地里这样说。
  但也有些人,却不这样看。在他们看来,安国公府惯着穆大小姐,那是因为他们惯得起。这穆大小姐母亲是郡主,父亲是皇上倚重信任的公爵,将来她嫁到谁家,婆家也不敢给她委屈受。穆老夫人正是心里有底,才敢这样惯着孙女。这样出身的女孩子,需要德容言功的拘着自己讨好婆家吗?自然是不用的!君不见魏皇后所生的三公主也是个性活泼,喜欢走马,嫁了人也没改了性子,驸马敢拘着她吗?道理其实是一样的。
  但不管旁人怎么议论,这些闲话都传不到安国公府里去。穆老夫人一如既往惯孩子,穆红裳想要什么,想做什么,大多数时候撒个娇就能如意,不过是跟兄弟们出门跑个马,在穆老夫人看来简直不是事儿。
  再说了,京中贵女会骑马的不少,魏皇后所出的三公主爱马,最喜欢春日里穿一身红衣,骑着她那匹雪白的大宛良驹出门赏花,远远看去像是一幅画,因此贵女圈子中走马踏春蔚然成风。凭什么旁人走马赏春可以,她的红裳出城跑马就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