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慕红裳 > 第13章:儿媳们

  “怎地被你一说,好像我们红裳一无是处似的,”穆老夫人有些不高兴地开口:“红裳不懂京里小姐们那些时兴玩意儿,还不是因为我们拘着她,可怜见的只能跟一群秃小子一起玩。说来说去,都是受了家里拖累。女红不好又怎么了,那就是个锦上添花的本事,我们这些人家的女孩子们屋里的针线自有丫鬟们管着,复杂一些的自有针线房,就算嫁出去也一样,谁还亲手缝鞋裁衣?大户人家的夫人,哪里有功夫做这些?你嫁过来快二十年了,不过也就是得闲了偶尔给丈夫做个腰带,给婆婆做个额帕,给女儿绣个荷包而已。这些事便是不做也没人说你不好。”
  安国公夫人挨了婆婆数落,并不敢顶嘴,低下头急忙认错。刚好二夫人、三夫人、四夫人妯娌几个刚好过来给老夫人请安,刚走到门口就听到老夫人正数落国公夫人。
  二夫人站在门外就开口笑道:“说母亲偏心,母亲还不认。我跟大嫂前后脚嫁进门,快二十年了,家里的男人们轮流守边,哪一次捎去北境的东西里没有我们妯娌亲手缝的衣裳鞋袜。大嫂这个当家主母最是操心,节前给边关捎去的东西里,还有大嫂亲手给征衣裁的素袍。”
  三夫人也不等丫鬟打帘子,直接自己挑了竹帘让二嫂和弟妹进屋,一边进来一边笑道:“可是大嫂又催着红裳学针线,母亲心疼了?”
  穆老夫人一边招呼她们妯娌几个坐下,一边呵呵笑着答道:“见天说我偏心,我又哪里说错了?你们妯娌几个,便是不会缝袍子给丈夫儿子,也各个都是好的。”
  穆老夫人一席话,妯娌几个都笑起来,安国公夫人这才开口,将穆红裳收到节礼的事说给几个妯娌听。
  安国公府二老爷穆承芳的夫人刘氏出身金陵大族,刘家是钟鸣鼎食的大族,祖上有人官拜丞相,后辈也陆陆续续有人科举入仕,却再没出过高官。但虽然这两代刘家仕途艰难,但刘家到底还是世家大族,诗礼传家,家中十七个两榜进士,在整个大周朝,都算数得上的名门望族。
  二老爷穆承芳不是穆老夫人亲生,却是在她膝下长大,刘夫人也是穆老夫人亲自为穆承芳相看的。刘夫人的父亲是两榜进士,但中了进士之后就一直做承直郎,领着六品俸禄,两年后选了翰林修撰待补,这一待就是六年,也没补上个像样的实职。
  刘夫人嫁入安国公府五年后,待补无望的刘修撰干脆辞官回了乡,刘夫人的娘家整个搬回了金陵,逢年过节真是连走亲戚都省了。
  穆老夫人的三儿媳和四儿媳也都和刘夫人差不多,三爷穆承信的夫人出身陇西李氏,是穆老夫人的族侄女,正经的世家大族。只是李夫人的父亲在家掌管庶务,考了个秀才功名就没再进学,李夫人在族中并不受宠,几个平辈的堂姐妹中,她不起眼,并不受太夫人喜欢。
  当时安国公府的当家夫人是穆老夫人,她透了意思想在本家中选三儿媳,李家自然求之不得,要知道安国公府可是难得的高门,攀上这门亲,有百利无一害。
  只是大周朝人人都知道,穆氏一族为国戍边,世代为将,国无战事还好,一旦有事,一定是穆家人率军站在整个大周朝的最前方,穆家男人几乎逃脱不了马革裹尸的命运。嫁去这样的人家,门第是高,当寡妇的概率却也大。
  李家是名门望族,姑娘们就算不嫁入安国公府,也会嫁的不错,因此李家虽愿意与安国公府联姻,选谁嫁过去却也是个问题。而三夫人当年是自愿嫁进来的,她自己去找了李家太夫人,为自己求来了安国公府的亲事。她从陇西嫁入京城,嫁进来这些年,和娘家的走动并不勤,那些堂姐妹们,更是鲜少联系。
  而四夫人曲氏则是武将家的女儿,父亲是安国公旧部,父兄战死,依附叔父叔母在青州长大,十七岁嫁入京城。她的家世比起自己几个妯娌差了不少,并没有像世家大族的女子一般,受过严格的贵女教养,嫁进来时,嫁妆也寒酸得紧。但嫁入安国公府这么多年,也没谁因为门第嫁妆给她眼色看。几位妯娌都是和气人,一个大宅院中住着,十几年来,磕磕碰碰不是没有,但已经算是处的不错了。
  端午节下,妯娌四个坐在一处陪着穆老夫人喝茶,一起商量家中的事务,倒是如京中寻常官家似的,热闹得紧。
  对于顾家节礼的事,妯娌几个加上婆母一通商议,最后还是武将家出身,人情世故一贯不大通达的四夫人说了句实在话:“我其实不懂母亲和大嫂到底在愁什么,但我想着,各家节礼都是提前准备,顾家是,我们家也是。顾家突然送了贵重一倍的节礼过来,也没想着提前打个招呼,自然是知道我们没准备的。让我说,大嫂踏实收了就好,也不必当个事惦记。一年到头需要送礼的节庆那么多,下次加倍还回去就是。”
  “是这么个道理。”穆老夫人和安国公夫人一齐笑起来:“倒是我们想复杂了。”
  “四弟妹是个直性子,”三夫人李氏也笑起来:“这直性子也有直性子的好处。有些事,以不变应万变就再好不过。”
  “红裳给顾家小姐的回礼大嫂也不用烦扰,”二夫人刘氏微笑着开口:“端午节前,我娘家从金陵过来人,捎了不少东西。其中有一匣子泥金包边梅烙柄的素绢团扇,倒是精致得很。我母亲的信中提到,金陵眼下最流行这种素面团扇,小姐们买了去,自己画上花鸟翎虫、或是提上几个字送人,即风雅又好看。可大嫂您知道,咱们家的姑娘就只有红裳,她又不喜欢这个,这匣子团扇就被我随便收起来了,眼下可不是刚好拿出来用?”
  “那刚好!”穆老夫人笑着点点头:“咱们家红裳女红不行,可是字却写得颇具风骨,等下把她唤回来,让她在扇面上随便写几个字,给那个顾家小姐送去。端午赠扇可是上古传下来的习俗,这份回礼顾家挑不出半点毛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