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慕红裳 > 第14章:顾仪兰

  穆老夫人打发人去唤穆红裳回来写扇面,二夫人亲自回去取团扇,三夫人负责赏午家宴,忙着去花园西北角的乘风楼安排,四夫人小厨房的青州厨娘做了炸糕,忙着张罗端去给花园里放风筝的孩子们,安国公夫人打算继续回小花厅,核对节礼单子。府里内管事还在请对牌,领各房赏下人的粽子和赏钱,妯娌几个都挺忙,一齐站起来告辞。
  临出门时,穆老夫人像是突然想起来似的,叫住了安国公夫人:“老大媳妇,顾家小姐突然给红裳送了节礼这件事,你也想着跟你相公说说,好让他心里有个数。事虽是小事,但也还是给他念叨念叨,哪怕是当闲话听呢。”
  “是!”安国公夫人微微躬身答道:“儿媳知道了。”
  一切就如二夫人和四夫人的主意,赏午家宴之前,穆老夫人就盯着穆红裳写好了扇面,派了个得力的仆妇送去顾学士府了。
  “这样可以吗?”头一次给人回礼的穆红裳望着带着团扇匆匆出门的仆妇,有些拿不准地问自家祖母:“我觉得那个扇子不好看诶……”
  “瞎说。”穆老夫人倒是显得骄傲:“你今年才多大,字写成这样已经算顶顶好了,外书房先生都称赞过。”
  “不是啊,”穆红裳歪着脑瓜眨眨眼:“字好不好是另一回事,眼下我也只能写到这个程度,再好的字也写不出来。我就是觉得素白扇面配上几行黑字,一点都不好看,娘亲拿的团扇上画着花,那个才好看。”
  “这有什么。”穆老夫人依旧淡定的模样:“那些个读书人附弄风雅手里拿的扇子,不也是素扇面写几行字,放心吧,没有不好,风雅得很。再说了,好不好看又有什么要紧,就是个意思。只要是你亲自动手,顾家九小姐拿到这份回礼就一定会开心。”
  “是吗?”穆红裳有些怀疑的模样。但是算了,既然祖母这样说,那就是吧。虽然她觉得写字的团扇真的挺难看的。外头那些读书人的扇子……那不都是折扇嘛?!不好看折起来,反正别人也看不见,这团扇要难看了,真是遮都没法遮。顾家姐姐收到这样丑的回礼,真的会开心吗?
  事实证明,顾仪兰收到回礼很开心,当然,她也觉得素扇面上写几行黑字挺难看的。顾仪兰举起这把黑黑白白的团扇瞧了瞧,又仔细读了读那首前朝诗人贺端午的小诗,忍不住失笑:“这孩子……”
  “小姐,安国公府的大小姐也太敷衍了吧?”顾仪兰的贴身丫鬟芳芷有些不高兴的模样:“咱们送去的那个香囊多精致啊!小姐您一针一线的绣了整整一个月,结果您瞧她送来的这是什么啊?”
  “我瞧着挺好。”顾仪兰心情很好地用那柄团扇扇了扇风:“端午赠扇本是习俗,就像我送她的香囊,都是应景的节礼。而且这扇子又哪里不好,泥金包边、梅烙柄,已经是顶精致的团扇了,还要怎样?”
  “旁的不说,”芳芷鼓起嘴,十分嫌弃的答道:“这素白团扇上几行黑字,真是难看得紧!这样的扇子都没法拿着出门。就算像小姐您说的,扇子和香囊都是应景的节礼,但小姐您送去的香囊多精致啊!再看看这扇子,就随便写几行字,也不能这样敷衍人啊!好歹画两笔花草,瞧着也像个样子。”
  “这怎么能叫敷衍,”顾仪兰心情很好地摸了摸素绢扇面:“穆大小姐今年刚满十二,还小呢!这个年纪能写出这一笔字已经不容易了,可见是好好下过功夫的。穆大小姐也没想到我会送节礼给她,没有提前准备,你让人家临时拿什么出来回礼?这样短的时间,人家亲自动手,仔仔细细写了扇面送过来,怎地就敷衍了?别再让我听到这样的话,这扇子没什么拿不出手的,我就拿着它去赏午宴。”
  “写个扇面才多大点功夫啊……”芳芷被小姐训斥了,不敢再诋毁那柄奇丑无比的团扇,但依旧不服气的小声嘀咕着:“真有心,就算找个平时绣的帕子或者香袋回来也行啊。这算什么吗……”
  “行了!”顾仪兰的另一个贴身丫头芳馨扯了芳芷一把,皱着眉数落道:“小姐的话你没听到吗?闭嘴吧!小姐已经说了,那扇子很好,记清了吗?”
  “是!”芳芷不情不愿地点头:“姐姐教训的是,我记清了。”
  顾仪兰没说话,就这样安安稳稳地坐着看芳馨训斥芳芷。上一世,她被关在王府后院的那天,芳芷疯了似的拦在她身前,又拼了命闯去求郑崇景,之后她就再也没见过芳芷。
  后来还是她拿仅有的金镯子贿赂送饭的嬷嬷,才得了芳芷的消息。芳芷在她被关进那个破败后院的当天,就被打了一顿板子发卖了,罪名是不敬主母。
  顾仪兰还记得,自己刚刚得知这个消息时,其实是笑了。是的,笑了。她这个荣康郡王正妃还活着,郡王府居然已经另有主母。
  而芳馨……稳重寡言的芳馨,自愿陪她关进那个破败的院子。上一世,芳馨是陪她最久的人,但其实也没比芳芷多陪她几个月。
  上一世,她被关进院子的第三个月就重病流产了,芳馨为了给她求医,拍着院门喊了整整一日一夜也没人理她,不得已之下只好冒险翻了禁足的院墙,之后就再也没回来过。
  顾仪兰还记得,芳馨下决心翻院墙之时,叮嘱她一定要撑住,就算为了孩子,也要撑到她带着大夫回来。
  可她撑不住了……
  整整一天一夜,芳馨没有回来,孩子已经保不住了,那么多血,染红了半个床榻。孩子没了,她也不想再撑下去了……
  不知道芳馨后来回去了没有。顾仪兰抬起眼看着正一脸严肃数落芳芷的芳馨,眼眶微湿。其实她清楚,荣康郡王府规矩森严,芳馨敢逃出禁足的院子,应当是活不了了……
  但万一呢?万一芳馨真的带着大夫回去了呢?历尽千辛万苦请来了大夫,却看见悬于梁上的她,芳馨该怎样绝望啊……